青年节,中年人绝不该悲观!

文/杨国英

青春已逝,写篇随笔,以寄未来。

近来,与身边年轻人交流,悲观者居多。

不仅年轻人,乃至部分中年人,也大都对未来迷茫得很。

年轻人的悲观,这是可以理解的。

尤其在安居成本仍然企高、且就业预期下降之下,年轻人对未来抱以悲观,这并不反常。

想想,在我们年轻时,又何尝不一度是悲观主义者,只不过,年轻时的悲观,在自己的努力之下、兼以时势的造化,这种悲观渐渐消解了。

但是,对部分中年人的悲观,我不甚理解。

中年人的悲观,往往是意志衰退,寄希望以守成之法获往日之利却又不可得的悲观——这是保守主义者的能力与欲望不匹配的必然心态。

中年人不应该悲观。

我们这一代中年人,现在看,乃至在一个更长跨度的历史长河中看,其实都是享受到罕见时代红利的一代人。

任何时代的时代红利,总是会消减的,但时代红利的消减,绝不应该成为我们这代中年人悲观的理由——不仅不是悲观的理由,相反,我们更应该意识到我们这代中年人的历史担当。

我们这代中年人的青春岁月,是在中美关系整体融洽、是在中国全面融入全球化、是在中国生产力要素在全球化溢价持续上扬中度过的,我们享受到中国历史长河中罕见的时代红利。

所以,我们应该感谢过去的二三十年,我们应该感谢过去二三十年的中国国运。

但是,在这一时代红利消减之后,我们这代中年人,如何只知道悲观,那是与事无补,如何频频抱怨,那更是对历史的无知。

对以下几点,我们一定要确认:

今天的中国经济,所遭逢的全球动荡,这不是中国导致的。

今天的去全球化,是美欧主导的,并不以中国意志为转移。

今天可能发生的新冷战,这更不是我们想回避,就可以回避的。

事实上,在过去的500年,无论西班牙之于荷兰,还是英国之于法国,乃至美国之于英国,原苏联之于美国,这任一经济体的崛起,均伴随以凶残的军事行动。

唯有中国,在崛起过程中,是如此温和,是如此崇尚和平。

但是,只要你崛起了,哪怕你再怎么和平崛起,推崇丛林法则的西方世界,都绝不会容许。

今天的中国经济,制造业全产业链全球第一,贸易总量全球一,购买力平价(PPP)GDP全球第一,科技研发总投入也已与美国并驾齐驱。

这就是现实,这是中美博弈不可逆的现实,因为,只要我们再保持惯性增长,可能不需要10年,综合国力就能晋升全球第一。

但是,美国不会让我们再保持惯性增长,美国不会坐等我们综合国力晋升为全球第一——所以,美国对我们的打压,从2018年就开始加速,现在,更是有可能进一步升级为新冷战。

试问,面对美国的刻意打压,难道我们干脆不发展,以避免美国的打压?

试问,面对美国的刻意打压,难道我们自发沦为二流国家,以换取美国的包容?

试问,难道我们干脆不发展、或者自发沦为二流国家,我们这代中年人的日子,就会更好过了?

这是无知,更是痴人说梦。

所以,当下中国的压力,当下我们这代中年人的压力,本质上都是大国博弈的必然,都是历史进程的必然,这并不以单一国家意志、更不以每一个体意志为转移。

所以,我们这一代中年人,是时候承担历史担当了,而不是去做年轻人悲观的应声桶。

创业的中年人,瞄准科技方向和区域方向,科技方向就是国产替代,区域方向就是东南亚、中东、非洲和南美等,一切非美欧的区域,都应该成为我们更重要的经贸方向。

事实上,最近两年多,东盟与中国的贸易额,早已取代欧盟和美国,在我国贸易占比排名第一,接下来几年,其贸易占比,大概率还将连续上升。

这对A股的行业和公司选择,当然是有反射性的,有机会,我们会专门做一期深度行业分析。

就业的中年人,专一精神是必备的,在全球动荡的时代,唯有不断精进,才能彰显自我的价值感。

投资的中年人,对中国经济和中国国运,要有底线之上的自信,不论美国对中国如何打压,中美之间关键的还是比拼韧性,中美贸易、乃至中欧贸易或许消减,但是,中国与东南亚、与中东、与非洲、与南美的贸易可以渐进上升,何况,欧美之间也从来不是铁板一块。

当下的A股,短期悲观氛围终将消散,在这一消散过程中,也必将蓄积一个之于中长期的牛市。

当下的A股,除了生活和生命,还有部分领域,从中长期看,其实早已处于历史的底部。

全球观,大历史观,是我们这代中年人所欠缺的,现在应该补上。

在全球动荡之当下,我们这代中年人,更应以乐观积极之态度,去做当下年轻人的表率。

雪球转发:1回复:5喜欢:3

全部评论

老虎战歌05-09 14:48

并不年轻的青年节。

周文王2cd05-05 20:04

说的很对,我们中年人很多事情都经历,所以我们更清楚

君子郑05-05 15:06

中年人就是红利本身,谈不上享受红利

cdj950427cdj05-05 11:55

为什么不看看,高科技上的差距

路人甲新新05-04 22:42

好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