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发!恒大之后,又一个百亿大拆违?

文/杨国英

有令不行,

有法不依,

政信何在?

半月之内,又一个百亿级别的大拆违,已经浮出水面。

上一个,是恒大的海南海花岛项目,39幢高层大楼被要求限期拆除。

这一次,是济南南部山区的违建别墅,多达数千栋,在舆论压力下,再次迎来拆违风暴。

1月13日上午,经济参考报刊发《多年拆违岿然不动 数千栋“坚挺别墅”野蛮侵蚀济南泉域保护区》。

随即,济南市委、市政府召开专题会议,强调“对涉及违法违规的建筑,一经查实,坚决拆除,对相关责任人严肃查处,绝不姑息。”

山东省委、省政府也高度重视,立即成立调查组对有关问题进行全面彻底核查。

拆除违建,守住生态,这当然是正确的。

但是,还是有一种声音,比如司马南,就为恒大海花岛的39幢大楼叫屈,认为“拆除固然惩罚了违规者,但也造成巨大经济损失”。

说实话,这是一种混蛋言论!

这种混蛋言论的背后,是违建“建成不拆”“以罚代拆”的潜规则,更渗透着一股只讲得失不讲规则的恶俗文化。

恒大的39幢大楼,济南的数千栋别墅,一拆之下,确实都意味着上百亿的损失。

而如果不拆呢?或以罚代拆呢?

上百亿的损失,确实是没有了,甚至还能增加数十亿、近百亿的罚款,以补充地方财政。

但是,更大的,乃至无数计量的损失来了。

1,当地的环保损失,这还不是重点。

2,负面的从众效应,违建不拆(或以罚代拆),那么更多的人,就会有样学样。

比如,这次的济南南部山区的数千栋违建,就是因为2017年拆违不到位,导致当地农民有样学样,疯狂跟进进行别墅违建。

这种负面从众效应,是适合心理学特征的,别人花100万建一个价值500万的违建,你不违建,是不是感觉吃亏了?!

比如我们小区,我初略统计了下,差不多有一半的业主存在这样或那样的违建,这种负面从众效应,一度对我也产生了强大的诱惑,当然,最终我还是抑制了这种诱惑。

3,政策信用,这是尤其重要的。

有令不行,有法不依,政策(或政治)信用又何在呢,这其实是国之根本。

所以,我很讨厌类似只讲得失、不认原则的言论,而部分国人尤好于此。

这或许也是中国文化糟粕的一部分,好像万事都可以从权,而不必拘泥于原则。

这种论事论人的倾向,是极有问题的。

讨论拆违,有建成不拆、或以罚代拆的言论。

讨论教培,也有打击教培、会导致上百万教培人员失业的言论。

讨论教育,惟成绩论,其他诸如诚实(原则)、爱心之类的好像都不重要。

近日,为了给即将出生的孩子做书单,重读古文。

读到唐宋八大家,尤喜韩愈和苏东坡,一性刚直、一性旷达,但论做事讲原则、做人有温暖,则均一以贯之。

关于韩苏宁遭贬而直言,这就不多讲了。

韩苏二人的内心温暖,今人远甚,韩愈追忆侄儿的《祭十二郎文》、苏东坡思念弟弟的《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至情至性至切,而这恰恰是为人之根本。

与古人相比,当下的功利教育太缺失了,过于偏功利,过于重得失。

这导致孩子年少时与同龄人计较,青年时与公司或单位计较,中年时则必与父母计较,这种惨恶的案例,旁观周围还少吗?!

关注时代思潮,与之相伴而行,并付之以温暖,必有正向反馈。

这一次打击拆违,虽百亿亦不足惜,这某种程度上,对过去几年擅长文娱汽车等手段违规勾地的开发商,将构成又一次冲击。

而疫情的再起,还如前天所言,资本市场会有短暂的“一业兴、百业哀”。

在短暂的“一业兴”之后,对金域之类的管理松懈、乃至恶劣发国难财者,未来也必将迎来清算。

凡事,以正道为上。

偏好捷径歧路者,正义的清算,或许迟到,但绝不会缺席。

雪球转发:0回复:1喜欢:1

全部评论

不懂君01-16 23:54

这和销毁非法走私象牙不一样吗?名人的认知我看也就那样。没水平也就别出来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