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票大作手利弗莫尔》连载——7.不要试图买在最低点卖在最高点

简评:本章的对话部分极其精彩,核心就是试仓,想测试市场是否有人在吸纳,就要先抛出股票,看看吸收速度,用这一部分的亏损来确定交易的方向。永远不要想着买在最低点,抛在最高点。利弗莫尔有一句话说的很经典,“不要企图抓住行情最后的八分之一美元——或者行情最初的八分之一美元。这两个八分之一美元,是世上代价最高的八分之一美元。它们令股票交易者付出的代价加起来何止千百万美元,足以修建一条横跨美洲大陆的水泥高速公路。

告诉别人我是看多的还是看空的,我从不犹豫。但是,我不会告诉别人买进或是卖出任何具体的股票。在熊市行情中,所有股票都走低;在牛市行情中,所有股票都走高。我当然不是说,在战争引起的空头行情中军火类股票不会走高。我是从一般意义上说的。然而,一般人不愿意别人告诉他到底是牛市还是熊市。他一心盼望的是,别人告诉他具体买进或卖出哪个股票。他热衷于不劳而获。他不愿意亲自动手。他甚至懒得动一动脑子。让他从地上捡钱,要他数一数,他都觉得太麻烦。

噢,我倒没有那么懒,不过,我觉得琢磨个别股票比推敲总体市场更轻松,所以过去总是从个别股票的波动入手,而不是总体市场运动。这一套不改,就没有前途,因此我痛改前非。

要掌握股票交易的基本要领,似乎并非易事。我常常说,在正处于上升状态的市场中买进,是最舒服的股票买入方法。请注意,关键在于不要一门心思想着买得尽可能便宜,或者卖得尽可能最高,而是一定要买在或卖在正确的时机。当我看空并卖出某个股票时,每次卖出的价格都必须比前一次卖出的价格更低。当我买进的时候,情况正相反。我必须按照步步上涨的方式买进。我不按照步步下降的方式买入做多,而是按照步步上涨的方式买入做多。

试举例说明,假定我正在买进某股票。我在110买进2000股。如果在我买进之后,该股票上涨到111,那么至少暂时我的操作是正确的,因为现在该股票己经高了1点,我的头寸表现为账面利润。好,因为我是正确的,所以我再度进场,又买进2000股。如果市场仍然处在上涨状态,我再买进第三笔2000股。假设股价己经上涨到了114。我认为,到此时为止,买入这么多己经够了。现在,我已经具备一定的交易铺垫,下一步就从这笔头寸开始。我有6000股的多头,平均成交价为110 3/4,当前股票价格为114。这会儿我暂时不打算再买进。我一边等一边观察。我推测,在上升过程的某个阶段,市场可能出现回落。我希望看一看回落之后市场到底如何处置这轮行情。或许市场回落到我第三笔买进的价位。假定市场走高之后跌回到112 1/4 ,然后市场上涨。好,就在市场涨回113 3/4 的时候,我立刻下指令买进4000股——自然是按市价方式。好,如果我得到这 4000股的成交价为113 3/4 ,那么我知道什么地方有问题了,于是我发出一份测试指令——也就是说,我要卖出 1000 股,看看市场有什么反应。但是,如果当初我在113 3/4 时发出的买进4000股的指令中,有2000股成交价为114, 500股的成交价为114 1/2,余下的股票越买价格越高,最后500 股的成交价为 115 1/2 ,那么,我知道我是正确的。正是这4000股成交的具体情况,告诉我在这个时点买入这个股票到底是否正确——当然,上述做法的前提是,假定我己经认真仔细地研究了总体市场状况,并且大市看涨。我从不希望买进股票的价格太低廉,或者到手太容易。

我记得别人跟我讲过一则S.V怀特执事(Deacon S.V. White)的故事,他曾是华尔街最大的股票作手之一。他是一位很雅致的老人,练达睿智、行动果敢。从我听到的情况来看,他在他的时代曾经有过一番了不起的作为。

过去曾经有一段时光,糖业股份是为市场持续提供“焰火表演”行情的最大“供货商”之一。H·O·哈夫迈耶(H.O. Havemeyer)时任糖业股份董事长,风头正劲。我从老一辈零散的聊天中拼出的情况是,H·O·和他的死党们坐拥大把现金,再加上他们诡计多端,足以在他们的股票上随心所欲、翻云覆雨。他们告诉我,在这只股票上曾经被哈夫迈耶鱼肉的中小职业交易商的人数,可能超过了其他任何一位内幕交易者的记录,以及发生在其他任何一只股票上的记录。通常,场内交易商更可能破坏内幕交易者操纵市场的阴谋,而不是推波助澜。

有一天,有位认识怀特执事的男士急匆匆闯进营业部,满脸兴奋之色,说,“执事,你叫我一听到什么货真价实的消息就赶快向你通报,要是你采纳我的消息,你会提携我也做上几百股。”他停下来喘口气,看看对方点不点头。

执事先生一边打量他,一边暗暗思忖着,然后说,“我不知道是不是的确这么答应过你,不过,如果消息能派上用场,我愿意付钱。

“好,我现在就有消息告诉你。”

“哦,那好啊!”执事说,语气如此温和,那线人听得大受鼓舞,回道,“是,先生,执事大人。”然后,他凑上前,不让旁人听到,嘀咕道,“H·O·哈夫迈耶正在吃进糖业。”

“是吗?”执事相当平静地询问。

疑问让那位线人有点不快,于是他加重语气,说,“是的,先生。有多少、买多少,执事。”

“我的朋友,你的确有把握吗?”老S.V再追问一句。

“执事,我知道这是板上钉钉的实情。那帮内幕交易团伙正在四处伸手,吃进他们摸得着的每一张股票。这事肯定和关税方面有关,看来他们要在普通股上痛下杀手。它会超越优先股。这意味着,头一把它必定先涨30点。”

“你真是这么想的?”老人略低头,越过眼镜上缘看着他。这是一副老式的银丝眼镜,他戴着看行情纸带的。

“我真这么想?不,我什么也没想;我是知道这事。绝对没错!嗨,执事,H.O.哈夫迈耶和他的同伙吃进糖业,他们现在就在买,绝对是来者不善,要是没有40点的净赚头,他们决不罢休。市场随时可能从他们手中脱缰,不等他们买满仓位就一飞冲天,要是这样,我也不会吃惊。现在这只股票剩在经纪公司营业部之间倒来倒去的数目己经比一个月之前少多了。”

“他正买进糖业,嗯?”执事心不在焉地哼道。

“买进糖业?嘿,他使劲购买,快得来不及自己动手填写价格。”

“这样啊?”执事回了句。就这几个字。

但是,那位内幕消息提供者这一回真急了,他说,“是,先、生!我这消息如假包换。嘿,绝对第一手。”

“是吗?”

“是,这消息应当值一笔整数。你用还是不用?”

“噢,是的。我要用的。”

“什么时候?”贴士提供者怀疑道。

“马上。”随即,执事喊道:“弗兰克!”这是他那位精明透顶的经纪人的名字,当时他正在隔壁房间。

“是,先生,”弗兰克说。“我要你替我跑一趟交易所,卖出1万股糖业。

“卖出?”线人惊呼。从他声音中透出的痛苦如此尖利,弗兰克刚开始一路小跑,忍不住停下脚。

“哎呀,是的!”执事和蔼地说。“但我告诉你 H·O·哈夫迈耶正在买进!”

“我知道你是这么说的,我的朋友,”执事心平气和,回身吩咐经纪人:“赶紧,弗兰克!”经纪人冲出去执行指令,贴士客脸憋得通红。

“我到你这儿,”他火冒三丈,“告诉你我有史以来最货真价实的消息。我巴巴儿地送信给你,一心以为你是我的朋友,而且为人公道。我指望你能用它办事——”

“我正在用它办事。”执事平静的声音打断了他。“但我告诉你的是H·O·那帮家伙正在吃进!”

“没错。我听你是这么说的。”

“买进!买进!我说买进!”贴士客尖着嗓子喊。

“是,买进!我确实听你这么说的!”执事向他保证。他正站在报价机旁,眼睛盯着纸带。

“可是,你在卖它。”

“是,卖了1万股。”执事点点头。“当然是卖出它。”

他停住话头,全神贯注察看纸带,贴士客也走近身,看看执事看什么,他知道那位老人老谋深算。就在他从执事肩头上张望的时候,一位职员走进来,手拿一张单子,显然,这是弗兰克发来的交易回单。执事几乎瞥都没瞥一眼单子。他已经从纸带上看到了自己单子执行的情况。

这让他吩咐那位职员,“叫他再卖1万股糖业。”

“执事,我向你发誓,他们真的在买进那股票!”

“是哈夫迈耶先生亲口对你说的吗?”执事轻声问道。

“当然不是!他从来不向任何人透露半个字。就算只要他眨眨眼就能帮他最好的朋友挣一个子儿,他都不乐意。但是,我知道这事千真万确。”

“不要着急上火,我的朋友。”执事举起一只手。他正看着纸带。贴士客语调苦涩:

“早知道你会和我以为的反着来,我宁愿不浪费你、我的时间。但是等你买回那些股票、亏得一塌糊涂的时候,我不会开心的。我为你感到惋惜,执事。实话实说!如果你不介意,我要到别处去,按我的信息自行其是了。”

“我正在按你的信息行动。我觉得,我对市场总算略知一二。或许赶不上你和你的朋友H·O·哈夫迈耶,不过,我的确知道一点。我正在做的,是我多年经验告诉我的,根据你告诉我的信息,只有这么做才是明智的。如果哪位在华尔街摸爬滚打的时间和我一样长,他就会对任何为他感到惋惜的人心怀感激了。冷静,冷静,我的朋友。”

那位仁兄两眼直瞪执事,他对这位执事的判断力和勇气怀有极高敬意。

很快,那位职员又回来了,递给执事一张回单,执事看着单子,吩咐,“现在叫他买进3万股糖业。3万股。”

职员脚不沾地走了,贴士客一边嘟嘟嚷嚷,一边看着这位老狐狸。

“我的朋友,”执事好心解释道,“当你说你亲眼看到的时候,我不怀疑你告诉我的是实情。但是,即使我听说是H·O·哈夫迈耶亲口告诉你的,也还是要像刚才那样办。因为唯有一个办法可以查实有没有人正在买进那个股票——正如你说 H·O·哈夫迈耶和他狐朋狗友正在买进那个股票——就是照我刚才做的那样试一试。第一笔1万股相当容易脱手。这还不足以得出结论。但是,第二笔1万股也被市场吸进去了,而且行情上涨没有停步。市场吃进这2万股的样子向我证明,的确有人愿意照单全收卖方的股票。就此刻来说,到底是哪位在买进并没有什么干系。所以,我轧平空头头寸,再买进1万股做多,我认为,到目前为止你的信息货真价实。”

“货真价实到什么程度呢?”贴士客问道。

“你在这间营业部有500股,按那 1 万股的平均成交价计算成本价,”执事说。“日安,我的朋友。下次冷静点。”

“哎,执事,”贴士客不好意思了,“当你卖掉你的股票时,可不可以请你替我也卖掉?我明白,我那点三脚猫功夫远没有自以为的那么高明。

故事讲完了。这就是为什么我从来不愿意低价买进股票的缘故。当然,我总是力图有效地买进——也就是按照最有利于我选择的这一边市场的方式。应当卖出股票的时候,很显然,除非有人想要这些股票,否则没人卖得出去。

如果操作的盘子大,就必须把这些话始终牢记心间。他首先研究总体市场,再审慎谋划交易策略,最后按部就班付诸实施。他动用相当大的头寸,并且积累了一大笔利润——账面的。好,这位先生不可能随自己的意愿卖出。你不能指望市场在某只股票上吸收5万股就象吸收100股那么轻巧。他必须耐心等待,直到市场行情有胃口收纳这笔股票。当时机成熟时,他感到作为先决条件的市场购买力己经具备了。当机会到来的时候,他就必须抓住它。一般说来,他必须随时做好准备,等待这一刻的到来。他不得不在他能够卖出的时候卖出,而不是在他想要卖出的时候卖出。为了拿捏分寸,他必须观察、试探。要识别市场何时有能力消受你要卖出的一大笔,没什么大不了。但是,开始行动的时候,一上来便满仓操作是不明智的,除非你确信市场条件完全合适。记住,股票永远不会因为价格太高而不可买进,或者因为价格太低而不可卖出。然而,在你第一笔交易之后,除非第一笔交易有利润,否则就不可做第二笔。等待并观察。这正是你的纸带阅读技巧派用场的时候——帮你抉择合适的时机来开始行动。良好的开端是成功的一半,交易成败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精准选择合适的时机来开始行动。这一点的重要性,我是经历多年后才认识到的。为了领悟这一点,我付出了千千万万美元的代价。

别误会,我并不是叫你只认金字塔式加码一条路。当然,通过金字塔式加码,你可以挣大钱,不加码,就挣不到这么多钱。然而,我要说的是:即使某人最大投资限额只有500张股票,我认为,也不应该立即一笔满仓买进,如果他真是做投机生意的话。如果他只是想赌一赌运气,我只给他一个建议,别玩这个!

假定他买进了第一笔100股,但马上出现亏损。为什么还要雪上加霜,再买进更多股票呢?他应该立即看出,他做错了,至少暂时是错了。

@今日话题

Android转发:1回复:1喜欢:7

全部评论

郑华明10-17 09:40

盈利加仓,亏损砍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