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之浪在于春,虎年的市场有点浪

农历新年的元宵过完,骨子里的中国人,才会觉得新一年的工作和交易正式开始。(本文于2月6日首发于三思知识星球)

冬奥唯美的开幕了,也立春了,一切的一切都在告诉我们,新的一年和新的一页,已经开启。春江潮水连海平,孤篇压全唐;一年之浪在于春,春季里肥厚的波动,如果把握得当,也会力压无数平庸日子里的交易收益。

在春节前,三思社写了一篇文章《旧叙事破产与浪的推论》。很幸运的是,目前海外市场正在慢慢验证我们开年文章的一些思考,我们在知识星球和内部脱口秀中提及的一些交易线索在这个新春已为读者奉上了大大的交易红包。

年后,我们撰写这篇文章,一是自我总结梳理同时也提醒大家一些海外最新的交易动态;其次是进一步展望基于“巨浪,巨浪,不断增强”的高波动宏观背景下的潜在交易。

上一篇文章中,我们总结道:“传统的货币周期上有联储的加快货币政策正常化;传统的财政周期上有中期选举、通胀和大举支出之间的角力平衡;……宏观数据的波动和资产价格的波浪的确在理论上存在越来越浪的可能性。”

而今年以来,我们的确看到了通胀的进一步坐地飞升和全球经济增速的下行。

图:全球GDP预测 与 全球CPI预测

从上个月到现在,几家大央行的说法和人们对于其货币正常化速度的加快的担忧已经愈演愈烈,各大类资产价格也出现了可观的调整。

我们在上一篇文章中很详细的介绍了鲍威尔的处境和选择,市场也在不断的调高FED的加息预期:美国STIR现在在年底前以5次加息定价(3月份加息50bps的可能性为25%)......

图:市场对美国加息节奏的定价

而被视作全球资产价格之锚的美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更是已接近2%的重要关口。

图:美国的10年期国债利率已接近2%的重要关口。(黄线为万得wind‘茅指数’、蓝线为美国10年期国债)

注:现在的国债利率交易经常都通过全球龙头的芝商所(CME)进行。芝商所上周宣布,在推出近半年后,其微型国债收益率期货的交易量在2月2日突破了单日100万份。芝商所利率和场外交易产品全球主管Agha Mirza表示 :“在货币和财政政策发生转变的环境之下,美国国债风险管理依然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重要。借助这些合约,各种规模的交易商都能以高效且具成本效益的方式,参与交易直接挂钩美国国债收益率的期货产品。”

更值得注意的是FED的西方同行们:欧洲、日本、英国央行。因为欧日英的经济前景并不如美国乐观,但是依然在通胀和经济增长的天平两端,选择了开启货币政策正常化,以对付高位的通胀数据。

(但换个角度:从金融条件指数来看,似乎有政策空间收紧的只有美国,见下图。即使如此,欧日英央行也采取了收紧的步伐。)

图:全球主要市场的金融条件指数

在欧洲,彭博社报道称,欧洲央行决策者“如果通货膨胀不缓解,欧洲央行决策者‘在3月份的会议上将令政策变化’,这是记者无意中听到的鹰派偏见。”欧洲债券市场的加息预期正在飙升......利率也大幅走强。

图:市场对欧洲央行的加息节奏的定价

图:德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三年来首次转正(而这也给以意大利为代表的‘欧猪国家’带来了额外压力)

图:来自官媒的点评,原文标题为:《德国十年期国债收益率三年来首次转正》

图:欧元区的2年期隔夜指数掉期利率

日本也是类似,

日本的2年期OIS(投资者对未来政策利率预期的代理变量)自2016年以来首次突破零,见下图;

图:日本2年期隔夜指数掉期利率

而5年期的日本国债收益率也自2016年以来首次高于零——要知道,2016年是日本银行推出负利率政策的那一年。

图:日本5年期国债收益率

市场猜测日本央行将最终追随发达市场同行开始政策正常化。IMF上周表示,日本央行应该考虑缩短收益率目标的期限,以使其宽松框架更具可持续性。

更值得注意的是,日本的10年期国债收益率已飙升至日本央行“收益率曲线控制”(YCC)走廊的顶部。

自2016年9月以来,日本央行一直保持着所谓的“收益率曲线控制”(YCC)政策(即允许10Y JGB收益率在0%目标的范围内波动——最初为+/-10bps,但现在+/-20bps)。

关于这种市场异动,要么是市场参与者认为黑田行长的继任者取消负利率的可能性越来愈大,要么是市场参与者在测试日本银行控制其债券市场的决心。

但是,无论怎么想,目前的情况都是,日本央行至少在没有口头干预的情况下让债券市场走到了这一步——即暗示,日本央行可能不会试图强行将10年期收益率控制在0.2%,因为它可能希望市场为潜在变化做好准备。

图:日本10年期国债收益率

而英国就更不用说了,英国开启这一加息浪潮的时间还要更早,并且最近再一次加息。

图:市场预期的英国央行加息节奏

看来,世界各地的交易员都已意识到,央行行长这一次是玩真的,而当他们抛售债券时,全球负利率债务存量大幅骤降......

图:全球负利率的债务情况(以美元计)

而这还没有达到必须 “就此打住”的程度。

如果我们用最简单的泰勒规则来衡量目前各国的政策利率,那么,政策利率的上升还有一大段空间。当然,这个空间也大大受制于央行的耐受能力。【三思注:如果没听见台上的人讲话转向,那就一条路走到黑……】

图:用泰勒规则(Taylor Rule)来衡量各国目前的政策利率

那么,市场对上述行为的反应又是如何呢?

市场的脑回路无疑是简单而粗暴的,如果要通过货币政策正常化来实现对通胀的有效控制,那么首当其冲的是HYG ETF(美国高收益债ETF)

毕竟,市场当前的价格走势正在暗示一个朴素的想法:即如果不扩大信用利差,那么如何收紧金融条件以遏制不断上涨的价格呢?毕竟,在HYG的定价中,信用利差的权重为40%,长期债券收益率的权重为45%。

而我们在三思知识星球去年12月的文章中就已预告给大家,从技术指标来看,HYG已经到了可以沽空的技术时间窗口。

两图分别为:HYG(美国高收益债ETF)与金融条件的相关性,以及HYG的移动平均线指标。

那股市的情况呢?

目前市场虽然有些反弹,但是请大家注意,当面对需要收紧金融条件的美联储时,与信贷一样,如果没有较低的股票价格,FED就无法收紧金融条件,只要美联储需要他们收紧,你就逢高卖出。

下图中金融条件和纽交所综合指数之间,在白线附近,分久必合,合久必分,基本上呈一种反向运动的关系。如果金融条件在利率和信贷的作用下继续收紧,那么股指的下行空间依然十分的可观。不过呢,也不要奢求三成以上的跌幅。

图:金融条件与纽交所(NYSE)综合指数

而更加令人警惕的一个事实是,目前全球各路投资者总体上现金配置比例非常之低(见下图)。

能逢低做多的必然条件是要么:1.现金配置比例适合(大家手里有余钱);2.要么融资炒股很便宜。显然,这俩条件目前第一个并不符合,而随着利率的提升和市场波动的加剧,第二点也会不符合。

图:全球投资者的现金比例

有朋友可能会问,那美国企业手里的现金呢,它们会不会拿出大笔资金用于回购,来填补投资者撤资出场的窟窿?

这个问题,是一个玄学。但是我们最起码可以知道,除了现金充裕的美股权重企业之外,大家手里的余钱真的不多了。在上图中,每次投资者手中的现金达到低点,市场都会面临一段时间而不是几天的动荡期。

短期内的欧美股市,反弹是可能的,但更安全的决策显然是逢高卖出、将过去两年在疫情行情中获得的收益落袋为安;而非再继续像以往那样逢低买入,下图为纳斯达克的关键点位,请各位读者注意留心。

图:纳斯达克指数的近期走势。

不过呢,上述的讨论不见得适用于中国,中国的股市先前已经提早于全球主要市场进行过了一轮调整,而且更重要的是,女足也夺冠了。

新年之际,还是祝大家在虎年里牛其中天,作一只虎牛的同时,别在龙腾虎跃的过程中给浪下来~

若希望收到更有时效性的更新,欢迎加入知识星球^_^

雪球转发:0回复:0喜欢: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