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功惊弓--再发精功集团旧文《暴风雨前夜的精功系》

今天是7月15日,在朋友圈看到一篇关于《精功集团10亿短融违约》的文章,精功大厦终于倾塌。而就在一年前的今天,我发了一篇关于精功集团的文章《暴风雨前夜的精功系》,再第二天不断遭受精功集团工作人员的压力性留言,迫于压力,删除了原文。

今天再发一年前的原文《暴风雨前夜的精功系》。

--------------本文撰写于2018年7月15日----------------

精功集团是经常听到的一个“如雷贯耳”的大企业,是绍兴响当当的一块招牌,因为他控股三个上市公司精工钢构,精功科技,会稽山。而如今这个企业却面临着严重的财务危机。让我也不得不联想到10年前,2008年10月8日,胡润百富榜又推出年度百富榜。浙江纵横集团董事长兼总经理袁柏仁作为绍兴唯一一位本土企业家,以70亿元的财富,首度入围百富榜。然而,仅仅过了15天,浙江纵横集团就陷入财务危机,轰然倒下。精工会不会是下一个纵横。。。


明星小镇杨汛桥镇

浙江资本市场的明星乡镇,一直是绍兴县的杨汛桥镇。杨汛桥位于杭州、萧山、绍兴的“三角地带”,距离绍兴县城15公里,离杭州市区25公里,离萧山国际机场只有15分钟车程。其面积不足38平方公里,常住人口只有3.2万人。杭州、萧山、绍兴本是工业发达之地,而杨汛桥同时受到三个地方的辐射,因而其产业形成常常具有“三角地带”的“杂交”优势。

有案可查的是,1981年6月,一批湖北宜昌人来到杨汛桥针织机械厂,要求试制3F网扣机,用以生产经编织物。这一要求最终在尚属乡镇企业的针织机械厂获得成功,由此开创了杨汛桥在经编纺织产业上的发轫。至1991年时,杨汛桥已经拥有了经编机150台,产值6400万元,一度占到了当地工业产值的50%以上,并由此衍生出一个巨大的产业。

另一方面,居于三角地带的特殊环境又决定了,杨汛桥的产业结构不像绍兴县只有纺织业那么单一。在杭州、萧山的辐射下,建筑、建材等产业则成为杨汛桥的另一个支柱产业。

一个流行的说法是,30多年前,一批杨汛桥的木工和泥瓦匠被铁道部武汉大桥局招工到武汉搞建筑。而这些第一次乘坐火车、经过上海到武汉闯世界的杨汛桥农民建筑工,返乡后,走了两个相反方向的路线:一些人进入许多自己根本不熟悉的行业,摸着石头过河,形成了一个壮观的企业群落,如展望科技则在萧山汽车配件业的影响下,成为该行业的优秀者。还有一些则执著坚守,并不断提升自我,成为建筑业的领军者。先后上市的浙江玻璃、宝业集团、永隆实业等则属于此类。

从2001年12月到2006年9月不到5年时间,该镇先后有浙江玻璃、永隆实业、宝业集团、展望股份、精工科技、中国印染等6家企业,在香港联交所、深交所、新加坡交易所IPO上市。但此后即后继乏力,尤其自2009年“华联三鑫事件”之后,这些企业或倒闭、或亏损、或将总部迁移,“杨汛桥神话”几近破灭。

同样具有鲜明的产业集群特点。这些聚集于一镇之上的上市公司, 他们既能抱团取暖、相互照应并在本地特有的企业圈“潜规则” 中野蛮生长, 同样又难免遭遇一个喷嚏、全家感冒的尴尬怪圈。


大咖金良顺

《福布斯中文网》:和许多杨汛桥人一样,20世纪70年代中期的那次武汉之行,改变了金良顺的人生轨迹。当年,一批杨汛桥的木工和泥瓦匠到武汉搞建筑,他们多是第一次乘火车,经过上海,到武汉闯世界、做工程。等他们回乡时,已是20世纪70年代末,改革开放刚刚迈出第一步。这些杨汛桥人后来许多都创办了乡镇企业,不少还成为上市公司老总,金良顺就是其中之一。精功集团的前身,是绍兴经编机械总厂。1968年建厂时,企业只是个作坊;回乡后的金良顺,成为这个作坊的负责人,他干的第一件大事就是技术革新。1983年,在缺乏设备和资金的情况下,金良顺率领一批技术精英,克服种种因难,经过无数次的失败,终于试制成技术含量和性能领先的ZJ4-1经编机。

2000年11年,原该厂厂长金良顺接手了浙江宝业建工集团(当时精工集团的第二大股东)所拥有的股权。次年3月,杨讯经济实业总公司(当时精工集团的第一大股东)也将其所持有的的股权,分别转让给杨讯桥镇集体资产经营管理公司以及金良顺等七位自然人。这样,以金良顺为实际控制人的精功集团的由此形成。

精工投资的实际控制人金良顺先生直接控制和间接控制的企业达27家。


精工系版图


从会稽山IPO招股说明书,找到精工系的版图

根据招股书,金氏三兄弟及他们的亲属们如今共同掌控着这个庞大的"资本帝国",其中:金良顺与金建顺、金越顺是兄弟关系,金良顺、金建顺、金越顺与孙建江、孙卫江、陈水福、陈水富是表兄弟关系。高国水是金良顺的妹夫。

另:精功科技总经理 金力(金良顺之子),包括 轻纺城的二股东也是表兄弟。(金力美国回来在上海工作,2015年回精功科技,2个月后直接升任总经理,2个月对公司的业务管理等肯定没法这么快熟悉,对公司能否更好管理也非常质疑。)

(如此纠结的家族关系极可能牵连着各种担保关系,资金拆解关系等等)

生于资本--风光岁月

正是在进入资本市场后,从经编机开始发家的精功集团如今形成了以钢结构、装备制造、黄酒业为三大主导产业,汽车(重卡)、通用航空、房地产为三大培育产业的格局。承接了奥运主场“鸟巢”、上海环球金融中心、广州新电视塔及上海世博会标志性建筑阳光谷等重大项目的钢结构建筑——精工钢构正在自己的轨迹上飞速发展。而精功科技,立足“新能源和建筑节能专用设备”产业,也是精功支柱产业之一的装备制造产业核心所在。集团看似多元化的布局,始终围绕着最核心的装备制造业开展,保持着相当高的关联度。

精工随着资本的壮大而发展,同一时代很多企业没有接着资本力量而倒下的很多,比如当时叱咤绍兴地盘的纵横集团,远东集团,永通等等比精工大很多,没有选择上市这波变革,资金链断裂而倒下。剩下现在做房地产为主业的宝业,中诚,永利集团等还生存下来。所以精工的发展与资本运作不能分割。金老大也是风风光光的场面人物。


死于资本--疯狂质押

以下为精工系主要控股公司公告的质押情况(截止2018年7月):



汇总质押情况如下(截止2018年7月):


更为严重的问题,在随着监管机构对股权质押的收紧,上市纷纷降低股权质押比例,可是精工系股权质押却在不断上升,最近一个月股权质押变化情况,令人咂舌。其中精工钢构的质押全是大股东,精功科技和会稽山也是在6月增加质押,基本上能质押的都质押了,足见其最近资金面的紧张程度。如此高比例的质押,加上股价的大幅下跌,均快接近平仓线。

并且会稽山在7月上旬进行连续质押,可以猜测:1、自己非常紧张,需要连续质押的资金获得补充,2、精工钢构已经没有可以质押的了,精功科技质地不好没法质押,会稽山这样的优质资产现在质押还是可以的。

岌岌可危的财务状况

根据最新公告,精工钢构 目前负债71.77亿,应收账款15.77亿, 存货42.13亿,长期借款3亿,净资产42.9亿,存货和应收账款就超过了净资产。

应收账款计提,按照2017年审计报告,应收计提如下,平均计提20%


2018年一季度,应收账款就达15.77亿,并且2017年一年内账款计提比例将提高,单项计提很难降低(从数量众多的诉讼案来看,这些账款收回难度很大),而且加上45亿的存货计提,处在资不抵债的边缘。

蹊跷的货币资金:2017年底,货币资金12.38亿,在资金面如此紧张的情况下(基本全盘质押),如此多的货币资金,非常质疑这个资金是短期资金拆接?或是用来做存兑汇票质押?这么多的利息要支出,居然不去还钱?宁愿支付高利息!!!

畸高的存货:在销售额没有提升的情况下,这么大库存为什么不尽量减少(同地区同行业的杭萧钢构每年库存都在减少),而要加大生产,不禁有增加库存来减少单位变动成本(单位产品成本 =单位固定成本+单位变动成本)的嫌疑,从而虚增利润的嫌疑。


可疑的定增质押


到账后马上办理了质押,可见资金捉襟见肘,简直是变幻戏法,以钱生钱。自己玩的,关键是把钱玩出来。


更换会计师事务所,财务总监

精工钢构 2016年10月26日公告,会计师事务所由 立信会计事务所 更换为 众华会计师事务所。

情况说明:公司原聘立信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以下简称“立信”)为公司的 2016 年会计及内部控制审计机构。但由于立信业务繁忙、人手不足等原因,其 对本公司 2016 年度的年报审计时间与公司规划无法匹配;同时,鉴于其已为公司提供 8 年的审计服务,经双方友好协商,决定终止审计合作关系。经公司董事 会审计委员会沟通与建议,公司现拟改聘众华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以 下简称“众华”)为公司 2016 年会计及内部控制审计机构。

合作8年,因为业务忙而不做审计,这个原因明显过于牵强,难道是会计审计忙死了立信,还是立信吃不消这个做账难度?

董事会于 2017年 6 月 8 日 收到公司财务总监张小英女士的书面辞职报告, 张小英女士因个人原因 申请辞去公司财务总监职务。(证明财务确实有难度啊~~~~(>_<)~~~~)后来是原来的监事会主席做了财务总监。

高管频频辞职

精功科技董事会于 2017 年 4 月 17 日收到公司副董事长俞锋华先生的书面辞职报告,

会稽山董事会于2017 年 9月 22 日收到证券事 务代表应铭先生提交的书面辞职报告,

会稽山董事会于 2017 年 12 月 29 日收到公司副总经理茅百泉先生提交的书面辞职报告。

精工钢构董事会于 2018 年 4 月 26 日收到公司董事、联席总裁钱卫军先生、公司副总裁陈志江先生的书面辞职报告。


变卖优质资产

15年打造的碳纤维项目,可谓是精功科技的前景项目,居然在不久前进行变卖,注意又是6月份!!!更加担心精工系的资金紧张程度。


高位减持,收购韭菜

2015年5月25日,在股价最高位进行减持,用高分红10送12派0.4这样的高送转来拉升股价,在分红后的第二天进行减持!!!根据大宗交易情况当时减持价格是9.6元,9.6*66000000=6.3亿,简直动用大型割草机来收割韭菜!!


在去杠杆的大背景下,资金面将完全趋紧,银行每个月来催利息就是精工的头痛问题之一,不管如何变化财务手法,雷暴只需要最后一根稻草,可以想象精工如果倒下,会牵连多少企业,不敢想不敢想啊!!!

寅吃卯粮终不长,

风声鹤唳难安宁。

半夜催款铃声响,

怎能坚持到年根。


以上数据均来自各公司公告信息,中国证券登记结算网,福布斯中文网,凤凰财经等。

本人不持有精工系股票,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END


-------------怎能坚持到年根,真的刚好一年,危机露出水面,-------------

精功集团所持会稽山和精功科技全部股份分别于2019年4月4日和4月11日被上海金融法院和上海市高级人民法司法冻结,冻结期限为3年。其中,精功集团所持会稽山全部股份被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轮候冻结,期限为自轮候冻结日起3年。5月15日,又被浙江省绍兴市越城区人民法院轮候冻结,轮候冻结期限为三年。最近一次轮候冻结,主要系招商银行绍兴分行因其与精功集团之间债务纠纷一案,向浙江省绍兴市越城区人民法院申请财产保全。

看来基本是zf接盘了。

$XD精工钢(SH600496)$ $精功科技(SZ002006)$ $会稽山(SH601579)$

@今日话题 @雪球达人秀

雪球转发:3回复:9喜欢:5

全部评论

xiaogao050107-19 21:52

民企倒下千千万,国企倒下廖廖无几

吃面群众07-17 19:14

这个世界多没办法

牛奶德芙07-17 08:21

我不相信,而且长江精工的业绩那么好。高管辞职也正常。那个不是铁打的江山流水的兵

独享一个世纪07-16 19:29

去过精功

麦兜兜兜兜兜兜兜07-16 17:53

$精功科技(SZ002006)$ 说的太多了。我也没看明白他想说啥。我的文学太浅。K线一个字,这里不是入的机会。需要等底部突破。因为这个股票被玩了好几次了,玩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