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财务造假(包装)的一些手段

 生意好坏是关键,分析造假只是验证手段。

造假的方法太多,防不胜防,少搞黑马、回避财务异常、过度复杂的公司即可。


此文原型是2000年代初的某学术刊物。

 造假(程度严重的叫造假,不太严重的也叫财务包装,这里不区分)和其他干坏事一样,偶尔为之可能发现不了,时间长达两三年甚至更就,出问题的概率就大了。

比如,乐Shi网、尔康制药  $獐子岛(SZ002069)$ 

  造假, 通常既有内部和外部配合,是有成本的,有些手段也有税收成本。 

有强烈融资需求的企业,融资前更换会计师事务所的,融资后高管就提出辞职的企业,大股东频繁减持或质押股票的企业(想想,贾某的all in质押,其实就是卖出)。。。,

这些是造假的常见信号。

 分析造假的框架是“资产=负债+期初所有者权益+收入-费用”。

造假需要造出净利润,从而需要各科目都配合。

 1、虚增收入,虚增资产。 

 虚增了收入后,应收账款会相应增加。  稳健型造假的企业,每年都虚增一部分收入,应收的增加不那么明显异常,一年可能很难马上发现,但是累积几年之后很明显,特点就是缺乏相应的现金流,容易被发觉。

 2、虚增收入,虚减负债。

 收入增加了,不想让资产增加,那就只有把等式右边的负债压下来。

一般企业很少采用这种方法,因为减少负债往往要债权人同意沟通,成本高。

 采用这种方法,往往是同一实际控制人下面的关联公司。 

 3、不增(或者少量增加)收入,以虚减费用为主。 

收入造假,需要客户的配合,所以造假企业一般找的都是熟悉的代理商或隐秘的关联公司。

所以,有公司将手段放在了减少费用上。

最常见的是当期费用资本化。

(科大讯F经常采用,恒生电子等公司就不会这样。请注意, 没说科大讯F一定是造假)

例如,有的企业把当年发生的管理费用和研发支出,转进了无形资产和长期待摊科目,分十年折旧和摊销,这样就凭空增加了当年的税前利润。

或者把成本费用直接虚增到存货当中,减少了费用,当年的利润就会相应提高 。

还有企业不结转当期费用,而是在预付账款科目挂上个几千万, 税前利润就增加了几千万。 

也有公司几千万(或几亿)应收账款已经挂账好几年年,本应一次性计提50%甚至更高比例的坏账准备。但公司管理层先找一笔钱打进来,入账后就再通过各种方式转出去,账面余额依旧,税前利润增加了。 

4、有现金流支撑的利润虚增。  识别难度很大的类型。

有合同,有客户,有收入,有现金流入,与真实业务几乎一模一样。 

这种造假公司的老板往往经营多项产业,能用自己的其它产业公司来帮助上市公司虚增收入和现金流。反复倒腾。

 比如说,一是有些客户与目标公司的业务基本(或者完全)不相关,甚至是一家新设立的公司(公司就是 托)来进行大量采购。 等融完资后,就把钱从上市公司转出去。

因此,融资后的当年或者次年,上市企业的固定资产和在建工程科目会异常增加。

比如在购买固定资产时,价格巨高;或者通过在建工程,把钱转走。

这种手段隐蔽,投资者很难判断采购价格的公允性

稳健的造假公司可通过折旧、减值等方式,把虚胖的资产负债表逐渐减下来。

对于有些轻资产公司,为了把大笔的钱转出去,他们往往通过对外投资进行。

对于这种类型的,有外部现金流做帮凶的造假,难度很大,需要很长时间。


财务造假的财务指标分析

1、虚增收入的企业,通常会出现客户异常。虚增收入的常见手段是虚构合同。

 客户异常包括,A行业的公司大批购买B行业的产品,而且二者明显不搭界;或者通过新注册的公司进行大批采购;还有的就是公司客户既是上市公司产品的采购者,同时供应商。往往体现在预付账款异常上,很可能合同是虚的,虚增的收入返还给了客户(代理商),

对于关联公司收入占比过高的 上市公司,要高度警惕。 

 2、虚增收入的企业,通常毛利率会异常高。 虚增收入的企业,因为没有相对应的成本支出,毛利率异常。因此,需要和同行业龙头公司、公司历史对比。 

毛利率高,需要对上游(或者下游)都有较强的话语权。 如果公司的毛利率高,但是现金周期(应收账款周转天数+存货周转天数-预付账款周转天数)却过长,那就是有嫌疑。

 3、销售费用与收入明显不配比。 企业的收入增加,销售费用占收入比可能会下降一些,但是运费、包装费、销售提成等费用应该是随收入增长而大致同等比例增长的。如果销售费用占收入比出现异常下滑,要分析原因属实否?

类似的,还包括电费等支出。多年前,有个严重造假的公司收入几亿,电费却只有几千元。

4、现金净流量长期低于净利润。 可能是应收账款异常, 存货异常, 其他应收异常, 预付账款异常。

注意,现金流也是可以调节的,只是更困难些。 有的公司用承兑汇票的方式支付货款,现金流就可能变得正常,要高度注意企业的报表附注。

 5、账上货币资金很多,却去银行贷款、向其他公司大额借款等。 

6、7.。。。。 要发现企业造假,往往需要多管齐下。



后面是市值风云的文章,  

控股股东挖空上市公司 的方法   

一、 控股股东直接违规占用资金

$欣泰电气(SZ300372)$ 明目张胆的在年报中直接披露控股股东占用资金,实属罕见。敢这么做的潜台词是:我就是占用资金了,你们能怎么样?欣泰电器2015年披露,截至2014年12月31日,其他应收款中销售人员及非公司人员的个人借款为8231.15万元。其中,实际控制人温德乙占6387.79万元。

死不承认的联创电子(SZ002036)在2016年1月至4月两次违规非经营性占用上市公司资金共计5940万元,分别于2016 年5 月、9 月份归还,但是公司在一季报披露称不存在控股股东对上市公司非经营性占用资金的情况,半年报披露称不存在关联债权债务往来。

机关算尽的三房巷(SH600370)公司控股股东2014年至2015年间,采用期间占用形式违规占用非经营性资金累计10.13亿元。三房巷控股股东规律性的采用了每季初的时候借钱,季末还钱的手法这样上市公司年报、半年报、季报无非经营性占用资金余额。

上述这些披露出来的控股股东直接占用上市公司资金的例子有很多,但是我觉得没发现得肯定更多。

小额多次的转账,而且期末金额较小,确实在审计过程中不容易被发现。

二、 利用应收或应付占用资金 

深交所也很疑惑给乐视发了问询函,但是小编截至发稿时依然没有看到乐视回复。

关联方销售,应收账款期末余额是正常的,但是应收账款的增长大幅高于销售收入的增长就令人怀疑了。

另一个例子就是*ST华泽(000693.SZ)。其子公司陕西华泽镍钴金属有限公司2013年至2015年主要通过开出的应付票据中银行承兑汇票和本票虚挂往来款,后通过票据公司贴现、回款转入关联公司,年末用无效应收票据冲减往来款,从而形成关联方资金占用。

2014年、2015年、2016年末占用余额均在14亿元以上,而*ST华泽2016年12月31日净资产只有8.53亿元。可以说*ST华泽已经被掏空!

这个操作伪装性很强的,但是金额这么大,被发现也是早晚的事。

三、 利用预付款占用资金

即便已经亏得披星戴帽、眼看就要退市了,*ST海润(SH600401)依然逃不过控股股东的魔爪。

截止20161231日,海润光伏预付给关联方供应商的预付款期末余额合计3.85亿元;

此外201612月,海润光伏的子公司海润光伏(上海)有限公司未经海润光伏董事会审批即签署《股权转让协议》,并随即向关联方支付100%的股权转让款1.53亿元。

一般情况下,预付款是因为购买的商品很紧俏,所以需要提前付款预定。可是这*ST海润到底是为什么?股权转让款1.53亿元这么着急预付,难道还怕到手的鸭子飞了吗?

四、 上市公司收购控股股东资产

2015年华润双鹤(SH600062) 购买控股股东子公司华润赛科药业100%股权。截至2015228日,华润赛科未经审计的账面净资产为3.09亿元,预估值为37.01亿元,增值率高达1,099.12%

事实上,华润双鹤在前年也与大股东发生过关联交易,当时向大股东子公司转让资产溢价为3倍。2013年5月11日,华润双鹤称,拟将所持有的长沙双鹤医药66.954%的股权转让给控股股东子公司,转让价格为3.78亿元。

为什么两者溢价差异这么大?!

2017112日证监会通过$兰州民百(SH600738)$ 溢价630亿收购大股东旗下杭州环北丝绸服装城有限公司100%股权。

在电商冲击下,这样高溢价收购服装城,真的能给股东带来福利吗?

五、 上市公司出售优质资产给控股股东

2016一汽夏利(SZ000927)向控股股东中国第一汽车股份有限公司出售持有的天津一汽丰田汽车有限公司15%的股权。

一汽夏利母公司亏,子公司最赚钱的就是一汽丰田了,结果也被卖了这是为什么?这是崽卖爷田不心疼?

六、 购买理财资金

深华发于20141226日向中信信托有限责任公司购买5亿元中信乾景绿色星城投资基金集合信托计划

但是,谁也没有想到啊 ,该笔信托实际为中信信托有限责任公司向深华发控股股东控制的其他关联方——武汉新东方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发放5亿元贷款而发行的信托资金本金!

原来一切都是套路,直到2016年4月披露的15年审计报告中公告,公司净利润也由预报的盈利转为亏损。

七、 上市公司担保

按照中国证监会2000年6月6日发布的《关于上市公司为他人提供担保有关问题的通知》第2条,明文禁止上市公司以公司资产为本公司的股东、股东的控股子公司、股东的附属企业或者个人债务提供担保——记住哦,是明文,禁止!

那怎么办呢?

那就偷偷的担保呗!控股股东的智慧岂是你一个小小证监会文件可以阻挡的?

*ST大控(SH600747) 2016年年报披露最近5年为控股股东及其关联方8次违规担保,担保金额合计在9亿元以上,所有担保均未及时履行信息披露义务。

正在退市的新都酒店(000033.SZ)多次违规为控股股东提供担保:

其中2011年3月29日,深圳光耀与张文勋签订《借款合同》,约定深圳光耀向张文勋借款1.3亿元,新都酒店继续承担连带保证责任。原董事长李聚全代表新都签字并加盖公司公章。

这些担保事项未经公司董事会、股东大会审议,是在上市公司及董事会不知情的情况下擅自以公司名义所做的对外担保。

其实这两个上市公司的违规担保,之后控股股东偿还了借款人资金也就不会有人知道了。问题是这两个上市公司的控股股东没有钱还,然后借款人就把控股股东和上市公司一起告上法庭。这样偷偷的担保就变成了众人皆知的违规担保。

当控股股东没有钱还债的时候,承担担保义务的上市公司就必须付出真金白银替大股东还钱。新都酒店2015年暂停上市就主要是因为这个原因

(“新都退”的十亿启示录:一个会计科目引发的炒壳血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