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产城、选择华夏、选择幸福

人和人之间有竞争,城市和城市之间有竞争吗?

要是问大家这个问题,肯定都笑了。改革开放之后东南沿海经济飞速发展,安徽、河南一度成为“孔雀东南飞”的民工输出大省,而最近几年却不断的回流,郑州更是逐步崛起为中原的核心城市,其实这些现象的背后不就是城市竞争的结果以及城市竞争力的最好体现嘛。那郑州的崛起靠的是什么呢?

答案可能会是五花八门,众说纷纭。但我们可以看到,新中国成立70周年以来,东莞、义乌、晋江、昆山、江阴、太仓等等一些较早之前甚至只是县级编制的城市,如今的经济总量,却是富可敌国。最典型的如昆山,其经济总量连续14年居全国百强县首位,2018年人均GDP3.48万美元,高于韩国、接近日本。这些中小型市县崛起靠的是什么?毫无疑问,当然是强大的产业与产业集群了。而刚才提到的郑州,“富士康”这个巨人的进入也同时引发了相关产业的发展,产业集群的聚集,提升了城市的经济发展和竞争力。

所以说,发展出强大的产业与产业集群,吸引优质的企业与优秀的人才,印制独特的城市名片,才是激烈竞争的现代社会中,城市得以脱颖而出的不二法门。产业及产业集群对城市经济的发展与竞争力的提升具有强大的向心力作用;犹如滚雪球般,越滚越大,越滚越强。

现在全国大大小小的地方都在发展产业新城或者规划产业园区,但实际上,成功的少,失败的多。很多地方发展产城或园区的过程都是地圈了,政策给了,招商来了;但最后由于没有好的配套、运营管理与长久发展之计,最后的结果是圈的地又荒了,企业又离开了,一地鸡毛。

专业的事情需要交给专业的人去做。有这么一个上市公司,其主营业务就是帮助小城市和县域发展产业新城,并已经取得了相当不俗的成就,这就是华夏幸福,创立于1998年,是中国领先的产业新城运营商。公司聚焦核心城市群,重点布局中国五大潜力都市圈的核心圈——京津冀、长三角、粤港澳大湾区、以武汉为核心的华中片区、以成都为核心的华西片区。截至2019年中期,公司在全国范围内布局了15个核心都市圈,形成了“3+3+X”的战略格局,如下图所示。

在已经建设运营的产业新城中,比较有代表性的有例如位于浙江嘉兴市嘉善县南部区域的嘉善产业新城。2013年4月,嘉善县人民政府与华夏幸福签订了合作协议,开始打造嘉善产业新城。以“全球创新城市、宜游魅力水乡”为发展愿景,围绕科创新经济,聚焦科技研发、软件信息、影视传媒、商贸服务四大产业集群,至2018年,嘉善产业新城累计新增就业岗位2000个,建设项目超100个,签约企业超160家,营业收入超100亿元,有效带动了嘉善县的经济增长与城市发展。不久前,嘉善产业新城和嘉善县双双被浙江省评为高质量发展优秀案例。

(上图:嘉善大道)

又如武汉国家航天产业基地,2017年5月,华夏幸福与武汉市新洲区人民政府签署PPP项目合作协议。武汉国家航天产业基地是继上海、西安后的第三个国家级航天产业基地,是我国首个商业航天产业基地,也是武汉四大国家新基地之一,已入库湖北省发改委重大项目库、国家财政部和社会资本合作(PPP)中心项目库等。基地招商成果丰硕,已累计引入航天科工火箭技术有限公司、航天科工空间工程发展有限公司、航天科工行云科技有限公司、和泰新材料等十余家企业,成为助推区域经济高质量发展的排头兵。基地将打造商业航天、新材料、高端装备等产业集群,计划用10年的时间,形成近600亿产值的产业新城。2018年湖北省委领导赴新洲区调研,强调要举全市之力,大力推进武汉国家航天产业基地建设,将产业基地建设作为武汉市发展高端装备制造业的重中之重,努力使其成为武汉乃至湖北东部重要的增长极。

(上图:武汉国家航天产业基地效果图)

还有如位于无锡梁溪产业新城,地处无锡老城区与太湖新城空间发展轴上的梁溪区城市核心地段。2012年6月,华夏幸福携手原无锡市南长区人民政府,开始打造无锡梁溪产业新城。致力于将其建设成为苏南都市型“小精全”产业新城样板,无锡梁溪产业新城以物联网、医疗器械产业为主导,形成了以中物达、华润智慧燃气、新里程、积高电子、无锡西佩意、天和电子、七维测试、健寿医疗等一批先进企业为代表的产业集群。预计2020年,无锡梁溪产业新城将成功打造出以传感设备为一体、工业物联网和智慧医疗为两翼的“专而特”的产业集群,成为长三角物联网产业高地。

作为专业的产业新城运营商,华夏幸福开发运营成功的产城例子比比皆是。除了上述几个典型的例子还,还有诸如北京的华夏幸福创新中心;河北固安、大厂与香河产业新城;长三角的南京溧水、安徽来安产业新城;浙江南浔、湖北团风产业新城;中原地区的武陟、舒城产业新城及东北的沈水产业新城;大湾区的江门高新产业新城等,可以说是遍地开花。其中有多个新城被财政部列为PPP示范项目

华夏幸福产业新城成功的秘籍在于独特的PPP模式。PPP,全称 Public-Private-Partnership,即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模式。华夏幸福与地方政府确立的 PPP 合作模式,基于“政府主导、企业运作、合作共赢”的核心原则,充分尊重政府在合作过程中的主导地位,并发挥市场化效应,把“伙伴关系、长期合作、利益共享、风险分担”等公私合作理念融入产业新城的协作开发和建设运营之中。该合作模式如下图所示:(图片数据来源于东吴证券研究所相关报告)

在合作期间,地方政府是产业新城规划的审批者、产业项目的决策者和服务质量的监督者;华夏幸福是产业新城项目规划、设计、建设、运营服务的直接提供者。双方各司其职,通力合作,实现1+1>2的效果。政府将经济发展与社会服务等方面的非行政功能整体委托给华夏幸福,通过设立管委会确保项目的公共属性以及供给效率。华夏幸福则遵循整个区域的城市开发规划和产业政策,从全生命周期角度,为合作区域顶层设计产业发展方向,规划幸福宜居城市蓝图,并有效统筹产业和城市关系,提供了一个完整的公共产品,也就是产业新城。华夏幸福产业新城各环节主要服务内容如下所示:

可以看出,这样合作产生的产业新城,它不是单一的、孤立的PPP项目,也不是简单的单体项目的累加,能有效地克服单体项目短期效应的弊端,确保整体效益和长期运营的效果。华夏幸福产业新城模式被称为开发性PPP,它是一个“自我造血”模式,内含一套“激励相容”的合作机制。自我造血功能——政府不用投资,不用担保,不用兜底,社会资本通过为产业新城引入高端产业、高新技术和高端人才,在合作区域内创造出增量财政收入,为政府增加新的财政支付能力。政府从新增财政收入中,提取一定比例作为“产业新城发展服务费”用于支付PPP相关服务费用,实现合作区域内部财政收支的自平衡。这种“自我造血”模式,政府原有财政收入不变,只用合作区域内新增加的财政收入支付开发性 PPP 的服务费,增强了政府年度财政的支出能力,更有利于地方政府整体财政收支更加健康平衡。

在激励相容的机制下,社会资本在合作区域内新创造的财政收入越多,所得回报就越大;如果社会资本没有创造新增财政收入,政府不用支付社会资本的服务费。企业有动力,政府无风险,双方目标一致、利益趋同,最大限度发挥出各自优势。

华夏幸福产业新城开发性PPP模式也受到了世界银行的认可;9月18日,应世界银行邀请,华夏幸福基业股份有限公司作为中国唯一PPP社会资本代表,参加了由世界银行和财政部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中心共同在世界银行总部举办的“中国PPP经验分享交流会”。华夏幸福执行总裁张书峰在会上表示,产业新城开发性 PPP 模式是华夏幸福学习借鉴发达国家 PPP 先进经验,结合中国实际,针对中国县域经济发展的痛点难点问题,寻找到的一条市场化全面解决中国县域经济发展问题的路径,是植根中国土壤的PPP前沿创新,对经济欠发达地区系统补齐短板,实现跨越发展有借鉴意义。这种模式会上受到世界银行及参会相关国际组织广泛认可。

充分的践行社会责任也是负责任、敢担当的企业能力的体现。作为社会发展不可或缺的一员,其实企业要比个体承当更多、更大、更广的社会责任;在研究企业竞争力的著名学者殷格非所著的《责任竞争力——解码企业可持续发展》一书中,其明确指出“企业履行社会责任的根本目的是实现可持续发展,而责任竞争力则是通往可持续发展的路径和密钥”。可以说,践行企业社会责任,也是一种竞争力和可持续发展的体现。对于以产业新城为核心业务的华夏幸福而言,社会责任可以说是它与生俱来的使命。无论是从“产业新城助力幸福生活”的责任理念,还是其对经济社会发展的贡献,都可以印证这一点。下图一组数据(数据截至2018年)显示华夏幸福的社会贡献:

通过产城合作这种业务模式,华夏幸福有效提升了合作区域公共服务供给效率和经济发展水平,增强了人民的幸福感和获得感,改善了当地的区域价值和生态环境,把产业新城所在区域发展成为所在核心都市圈的微中心城市。最终达到企业、政府与人民各方共赢,社会和谐发展。

选择产城、选择华夏、选择幸福!

利益披露:截至文章发布,作者持续关注但暂未持有文中相关个股;未来3个交易日暂未有交易计划。


@今日话题@大包整多两笼大包

$华夏幸福(SH600340)$ $中国平安(SH601318)$ $华侨城A(SZ000069)$

雪球转发:19回复:31喜欢:64

精彩评论

四正为罡10-09 12:35

幸福的模式很复杂,但核心很简单,就是住宅预售。固安的成功是靠这个,现在的困境同样是因为这个。
这么大的产城,投资是天量,纯靠负债谁也背不起,地方政府都不行,遑论企业。所以住宅预售现金流非常重要,非常关键,是命门。
而产城的住宅,主要是卖给投资者,自住需求很少。政策又不可能给你网开一面。所以销售端的问题恐怕会长期存在。融资端,榜上平安后倒是问题不大,就是成本不容易降下来。
至于招商引资,至少目前工业园区是严重过剩的。等下一波产能扩张期,也许情况会好点。

南京星辰10-10 20:33

嘉善新城,我去过,除了孔雀城的房产营销中心,四周一片荒凉,不知道谁会选择住这里。

金生10-09 13:03

并无实际内容,像是公司宣传页

容正则10-09 11:53

长电教主已经入驻华夏幸福。
每座新城就是一个水库,四菜一汤等基建就是大坝(净往进砸钱的),拍地就是发电机组,拍地不停,来钱不止。产业招商就是来水,长江水流可以域联调,招商资源也可以人为调配。

全部评论

我要的style10-22 00:26

你是没看过环京当年吧,那才叫一片荒凉

我要的style10-22 00:25

产城的住宅最终面对的是核心大城市的溢出人群,未来围绕核心城市形成城市圈是趋势。目前周边配套不足自然买的肯定不会大部分是自住的。
至于产业园过剩,那得看是什么产业园,怎么定义现代产业园。大量十几年前的老式产业园那也叫做产业园。

南京星辰10-10 20:33

嘉善新城,我去过,除了孔雀城的房产营销中心,四周一片荒凉,不知道谁会选择住这里。

JuCary10-10 20:25

好文,$华夏幸福(SH600340)$ 雄安前我在,今天依然在,并且从没有卖出的打算,虽然现在有一些不确定性,但底色没变。

平帆爸爸10-09 22:08

华夏已经快要厚积薄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