价值投资与投机,互为反面的悖论(一)

1、司马懿是做价值股的,已经占据了最大的市场份额,慢慢加深护城河就是了,看的是长线,求的是确定性。诸葛亮做的是成长股,面对龙头领跑者必须另辟蹊径,不断挑战。按照老大的节奏去发展,长期来看必死无疑,搏一下也许还有逆袭的机会。

做成长股就是投机吗?巴菲特说过:“成长其实就是价值的组成部分,它构成一个变量,这个变量的影响范围可以从微小到巨大,可以是消极负面因素,也可以是积极正面因素。”可惜诸葛亮英年早逝,让可能的“积极正面因素”变成了“消极负面因素”。

结论:谁活得久,谁一定是价值投资者。中道崩殂的,不管怎么做,都是在投机,这就是历史。


2、在追求胜率的前提下,尽量提高赔率,这是投资;在追求赔率的前提下,尽量追求胜率,这是投机。一阴一阳谓之道,没有投资的市场就是赌场,没有投机的市场也只是一潭死水。投资和投机,是交易的正反两面,互为矛盾,也互为促进。


3、赚企业成长的钱是价值投资,赚市场交易的钱是投机,二者并无高下之分,只是风格不同。不理解投机,也很难理解价值投资。任何时候,价值投资都是正确的,而投机只能在“有机可乘”的时候进行。水无定形,什么样市场有什么样选择,是为自然。

市场大部分时间都是错的,所以才会有人赚到交易的钱。在A股这样大波动率的市场上,纯粹的价值投资是件更难的事情,所以赚钱者一直都是少数。其实,价格投资者才一直是市场的主流,只不过他们自己都以为是在做价值投资,也不太会寻找时机,最后只能负责买单。


4、任何投资都是有概率的,价值投资是以企业的盈利能力为基石,以股票估值为关键指标,这都是相对可靠的部分,概率会比量化或者技术分析等模式大,但也没有绝对。譬如现在的估值比合理估值低了一半,但后面企业的业绩出现下滑,价格越跌反而可能估值越高。

一些自以为是在做价值投资的人,遇到这种情况,往往还会继续持有甚至加仓,最后越陷越深。知人者智,自知者明,价投和投机原本没有高下之分,但明明是投机却总觉得自己在做价投,这就很危险了。

所谓的估值,是对企业过去经营行为的一种描述,并不代表着企业未来仍然会保持这样的发展态势。估值的各种指标都是对过去的总结,拘泥于此,无异于刻舟求剑。最重要的还是企业的经营,脱离了企业成长,仅仅因为便宜就去买入,这仍然是投机,而且比一般的投机风险更大,亏损程度往往也会更严重。


5、买股票,就和我们在现实中投资企业是一样的,和对方沟通过程中发现人品有问题,或者是双方的理念不合,这个合作是无法成功的。但在股市上,很多人都买了不该属于自己的股票,这就是投机。

买自己看得懂的价值才是真价值,以此为基础的投资才是价值投资。买贵州茅台这样的价值股做投机的,一样大有人在。他们对茅台的基酒和渠道一窍不通,风吹草动就溜之大吉,追涨杀跌总会有他们的身影。

价值投资和是否满仓、是否长持、是否做波段、买什么股票都没有线性关系,这是一种理念而不是一种行为。价值投资者也只是一种客观描述,并无褒贬含义。事实上这个定义本身就有些模糊,很多人心目中的巴菲特,根本就是自己想象出来的。

雪球转发:87回复:209喜欢:127

精彩评论

黄岭春秋10-05 16:15

这是对估值的错误理解,估值最基础原理模型是DCF,未来现金流的折现,指的是未来,所以投资和人生最终要的都是洞察未来的能力,离开这个基础原理去估值都容易犯错/所谓的估值,是对企业过去经营行为的一种描述,并不代表着企业未来仍然会保持这样的发展态势。估值的各种指标都是对过去的总结,拘泥于此,无异于刻舟求剑。

北国原野10-05 13:11

价值投资属于阳春白雪,和者众,行者寡。

老鬼不老10-06 10:22

曹操不纠结理念审时度势杀伐果断,做成龙头,风光一时,靠的是个人能力,后人不济,自然難享国祚。司马借力上位,多阴谋,三代强人,也难免后人毫无理性杀人,国有胜于无,晋胜蜀吴,趋势延续而已。刘备扛大旗加丞相及时投机,不记成本主动出击,导致劳命伤财。一个真正的强大趋势交易者,一个捡漏苦心经营者,一个满嘴理念实际投机者。都只能胜一时,都是历史力量中的强者。

散户乙10-06 10:33

你其实并没有真的理解什么是价值投资。

歌神Knight10-06 09:28

投机和投资绝对不是矛盾的,也不是对立的。而是相同事物的不同角度,它们描述的是同一回事。事实上投资应该是投机的一个子集,投资是价值的单一锚定,投机是相机抉择锚定,其中也包括价值。 只不过由于投机者耐心有限,除了价值,还会找其他锚定,题材、消息等等。

全部评论

老马10X8711-15 21:46

买自己看得懂的价值才是真价值,认知度变现。

主控10-17 23:24

1.作者所举司马懿与诸葛亮的例子虽不是百分百妥帖,但要表达出的背后理念与逻辑,个人还真的蛮认同的:“司马懿是做价值股的,已经占据了最大的市场份额,慢慢加深护城河就是了,看的是长线,求的是确定性。诸葛亮做的是成长股,面对龙头领跑者必须另辟蹊径,不断挑战。按照老大的节奏去发展,长期来看必死无疑,搏一下也许还有逆袭的机会。”
2.类比一:如果李某诚自己确实判断未来三五十年他有一定概率被“归零”,那么他即使腰斩甩卖,也定会出走到他认为毫无“归零”概率的地方,因为对其而言,某个阶段最重要的是不要被“归零”,增值在其次,亏损也在所不惜。
2.“千金不垂堂”,你一个种田的放牛娃、一个都市普通市民,也东施效颦“不垂堂”?
3.打天下与坐天下,需要的也是不同的管理风格与企业文化。对大多数普通小散开始,投资也许就颇类似于穷小子创业,这时你也去效仿高度科层化(亦即官僚化)的管理套路?也会效仿稳重如山的风格?
4.也说下慢慢变富:穷小散们被抨击得最厉害的一点是不愿意慢慢变富,常用的例子之一是,就算你只有1万本金,如果你买的是格力万科茅台伊利等,一直持有二三十年后也有大几百万了。这初听很有道理,再听还是颇有道理且不太好反驳,但总感觉是幸运者偏差和后视镜的成份偏多。

潘智文10-07 16:34

基本上是这样的,除非你培养出自己的能力圈。

潘智文10-07 16:16

在下认为价值投资必须在能力圈范围,估值相对靠谱才行。即使这样还需,还要设安全边际,以免计算不够精确而导致的误差。这些都做对了,还有黑天鹅事件,不能满仓以免黑天鹅事件发生。最后还要请上帝保佑你,让你活得够久来享受胜利成果。

野马奔奔10-07 02:58

他在扮演一个道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