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渐行渐远的医药分家—漫谈药品降价史

前几日,因部分医药企业存在使用虚假发票、虚构业务事项套取资金等问题,财政部近日对19家医药企业作出行政处罚, 剑指药价虚高、“带金销售”顽疾。药费/药价高、以药养医是我国医药卫生领域的顽疾,历经数十年斗争仍不得根除。

欧美的“医”与“药”好似一对情侣,虽然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为了一个共同的目标而努力,但经济上各自独立,少有利益链相连,“医”通过医疗技能赚钱,金钱收益与开药多寡无关。

中国的“医”与“药”恰似一对因利益而联姻的夫妻,感情基础薄弱,却形成了紧密的利益联盟,双方通过相互依存而赚取收益,导致药费越来越高。

虽然医药分家是国际公认较好的降低药费解决方案,但夫妻分家何其难,分家不易,降价更难,且看药品降费/降价史(大话漫谈,难免以偏盖全,不必对号入座):

第一阶段 医药监管部门的分家

专家:为顺应医、药分离的改革需求,需要有独立的药品监管部门。

领导:那就分嘛,独立出来。

政策:1998年,国务院批准成立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将卫生部药政、药检职能,国家中医药管理局中药监管职能,原国家医药管理局药品生产流通监管职能移交给国家药监局

结果:医药监管部门分家与医药(利益)的分家是两回事,此医药分家非彼医药分家,但总算走出了第一步。

第二阶段 药价常常降、药费节节高

专家:现在药品价格过高,医药分家不仅是监管部门的分开,欧美国家成功的关键在于医生的医疗行为和药物销售完全分开,斩断二者的利益链!

领导:既然如此,那就医药分家吧,医院/医生不再能靠药吃饭。

政策:2000年,国务院公布《关于城镇医疗卫生体制改革的指导意见》,将医药分家作为医改的重要指导原则。意见中明确“实行医药分开核算、分别管理。解决当前的以药养医问题,必须切断医疗机构和药品营销之间的直接经济利益联系。要在逐步规范财政补助方式和调整医疗服务价格的基础上,把医院的门诊药房改为药品零售企业,独立核算、照章纳税。”(说得多好,现在都不过时!!)

结果:医药分家太难,不就是药价高吗,直接限价就ok了:药品价格由政府定,面对高价药的质疑,国家发改委进行了24次药品降价,大有“药价不降死不休”之势。直到有一天患者发现,真正降价的药品在医院已买不到了,新的天价药却屡屡从医生笔下开出,大家才看清了这个障眼法!2015年,多部门联合发出《关于印发推进药品价格改革意见的通知》,取消绝大部分药品政府定价。

第三阶段 医院药品零加成 不养医院养医生

专家:过去医改不成功,要启动新一轮医改,要推动医药分家。

领导:加快推动医药分家!

政策:2009年1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出台《关于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的意见》,新一轮医改方案正式出台。方案中再次重申要“推进医药分开,积极探索多种有效方式逐步改革以药补医机制。要求药品加成政策改革全覆盖(医院对药品加价15%后销售,意味着药品卖得越贵越多,医院效益越好),实行药品零差率销售。”

结果:没有足够的财政支出,医生就还得靠检查费、药费等来增加收入,转换概念,把“取消药品加成”当作“医药分家”,2015年,全国开始试行并全面推广药品零加成制度,医院名义上不能从药品销售上拿到一分钱,看似不再以药养医(院)。

第四阶段 控制药占比

专家:零加成与医药分家是两码事,由于医院处方不能外流,药房没有独立,二者利益没断,不是真正的医药分家,不再以药养医(院),却仍然以药养医(生)。经合组织平均药占比16%,而我国的药占比超过30%。

领导:单纯降药价不行,那就降药占比!

政策:2000年城镇医药卫生体制改革文件正式推广总量控制结构调整政策。随着医疗费用的快速增长,政府部门对药占比指标的重视程度不断增加。2015年《关于城市公立医院综合改革试点的指导意见》提出,正式全面推出药占比,要改变公立医院收入结构,降低药品收入的比重,要求医院药占比总体降到30%左右。

结果:“降药占比也不难,只要我多用些耗材、多开些检验检查单,其他收入也多了,药占比也下来了,一举多得。”于是,药占比下来了,总费用却高了。2019年1月,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加强三级公立医院绩效考核工作的意见》,设立55个医院考核指标,但不再考核药占比。

第五阶段 药品两票制

专家:卫生系统太强大,太难搞定了,药价高的还有个原因就是中间环节多,层层加价。

领导:那就流通环节入手,减少中间环节,最多一个中间商!

政策:2017年1月,国务院医改办会同国家卫生计生委等8部门联合下发通知,要求医改试点区域的公立医疗机构要率先推行药品采购“两票制”,以期进一步降低药品虚高价格,减轻群众用药负担。2018年“两票制”在全国全面推开。

两票制就是:药品从药厂卖到一级经销商开一次发票,一级经销商卖到医院再开一次发票,没有层层分包代理,减少流通环节的层层盘剥,只有一个中间商。

结果:只要医药不分家,医生那份就少不了,以前药厂底价开票,这部分费用由中间商消化支出,现在两票制后只能由药厂开高价票(底价+费用)了,中间的费用只能由药厂想办法消化,风险转嫁给药厂了。

第六阶段 医保局横空出世,控费出大招

专家:两票制杜绝不了回扣,控制药占比降低不了药费,医保基金受不了了!!

领导:成立国家医保局,由这个最大的“买家”来控制药费!

政策一、医保局吸取发改委价格司的教训,发改委是只管价不管量,导致降价后的药物没有医生使用,采用带量集中采购模式,医院必须得采购规定数量的降价后药物,并且成功地将纳入集采药品价格打到“地板价”,但毕竟纳入集采的品种还是少数。

政策二、医生不是想开大处方、多检查吗,那就采用DRGs(按诊断相关分组付费),就是根据患者病情将疾病分为若干个标准组,确定每组的费用标准,医保机构根据这个标准向医院打包支付相关费用,超出标准费用部分由医院负担,结余部分由医院享受,利益捆绑。2018年底,国家医保局正式发布《关于申报按疾病诊断相关分组付费国家试点的通知》,目前正在试点中,即将全面推开。

政策三、……

结果:只要医生和药品之间的利益链不斩断,医院/医生总是优先会从自身利益,而非从患者利益来用药,产生出各种对策。至于对策是什么,结果是什么,欢迎大家在下面留言补充!

声明: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药智网立场,欢迎在留言区交流补充;如需转载,请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

责任编辑 | 听  白

排版设计 | 惜  姌

投稿爆料 | 18523380183(同微信)

转载授权 | 18523380183(同微信)

媒体合作 | 18323856316(同微信)

期待你的

分享

点赞

在看

雪球转发:0回复:0喜欢: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