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仙桃口罩厂春节提前复工 4天后被叫停生产

出品|网易清流工作室

作者|刘培 主编|赵妍

爆料邮箱:

stoolpigeon@service.netease.com

在全国抗疫的紧张备战中,位于武汉西南100公里之外——仙桃被委以重任。1月26日在湖北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工作例行新闻发布会上,湖北省省长王晓东称,湖北仙桃在防护服和医用口罩生产领域具有优势。

仙桃,被誉为“中国最大的无纺布基地”,聚集上百家成规模的无纺布生产及加工企业,出口量占全国的近三分之一。仙桃市政府网站曾披露,2010年上半年,无纺布制品出口7192万美元,占全市出口总值的62%,是支撑仙桃市出口在高基数上持续增长的主要力量。

口罩的主要原材料是无纺布,仙桃也因此成为抗击新型冠状病毒疫情、供应防护物资的重地。然而在疫情的持续扩大,市场对口罩资源需求的大幅增加,几乎“一罩难求”的情况下,网易清流工作室从仙桃多地口罩厂商处了解,为严查假冒伪劣口罩产品,仙桃市监督局“一刀切”叫停了所有民用口罩生产商。

而这个被誉为全国最大无纺布生产基地,拥有口罩生产的天然优势的地方,陷入更为复杂困境:作为疫情重地,在工人不愿意上班、交通管制,许多口罩商难复工、原材料高度紧俏环境下,全部关停民用口罩厂商,使得市场流通民用口罩大幅减少。而未被关掉的、拥有医疗器械资质的厂商自身口罩产能较低,更难以满足需求,将加剧市场口罩的大幅缺口。

仙桃市“一刀切”叫停所有民用口罩商

2月1日,仙桃一家大型口罩生产商负责人王义(化名)收到工商局的电话通知:没有医疗器械资质的口罩生产商全部关门停止生产。

多位仙桃口罩生产商向网易清流工作室确认了这一消息。

仙桃市紧邻武汉西向100公里,同样属于疫情重灾区,这里不仅是全国最大的无纺布生产基地,也承担全国重要防护物资供给任务。

因此,春节后没几天,仙桃市政府相关部门开始鼓励宣传辖区内无纺布企业做好复工生产准备。王义就是较早复工的一批口罩生产商。

王义他们大年初四复工,以3-5倍的工资,吸引员工上岗,加班加点生产口罩。4天的时间里,他们生产差不多300万只口罩。

随着口罩资源需求增加,市场口罩价格攀升,导致市场涌现各种五花八门的假口罩,甚至出现没有任何“滤材”的三无口罩。

正是在这个背景下,仙桃市政府在2月1日关停了本地所有的民用口罩生产商。市场监督管理局官方网站报道称,1月28日,为开展防护用品质量安全检查,保障口罩和防护服正常生产,由市市场监督管理局班子成员牵头,分为10个检查组,出动执法人员300多人,对全市无纺布企业及有关经营单位进行全面检查。

2月2日,仙桃市疫情指挥部发文通告。通告称,要加强市场监管,从严查处违法。要对通过巡查、检查、举报投诉等各类渠道发现的违法行为,要迅速组织力量从快从严从重查处,涉案产品一律依法扣留。

但是多位民用口罩生产商称,“政府可以查处假冒伪劣,但是不能一刀切,不能因为个别不良商家行为就把整体生产口罩商都关闭。”

王义称,“监管部门现在一刀切,要求所有的没有医疗器械资质的口罩厂商都停止生产,忽略的问题是,在目前口罩紧缺的情况下,民用口罩停产会导致大幅口罩缺口,老百姓买不到口罩;而且仙桃市本身拥有医疗器械资质的企业就不多,他们的产能很低。口罩的产能会大幅降低”。

多位仙桃市口罩生产商也向网易清流工作室表示,生产医用口罩的机构需要医疗器械资格证,民用口罩生产根本没有资格证,整个仙桃市拥有医疗器械资格证、生产口罩的企业估计也就10来家,大部分口罩生产商都没有资格证。以医疗资质卡脖子,相当于一大部分口罩产能都被掐断。

仙桃市口罩商的难以复工困境

然而即便没有前面的“叫停”,仙桃也远未恢复平日的产能。

华北瑞康医用耗材有限公司的负责人李宏宇称,“我们现在原材料紧缺,工人因为担心安全也不愿意上班,我们现在的产能只是平常的1/10。”

华北瑞康医用耗材有限公司拥有医疗生产资质,却没有能力实现产能的恢复。

多位厂商表示,早在春节前期就已经停止生产。除了员工复工艰难外,主要是原材料紧缺。因为一般到年底,大家都是处于清仓处理货的状态。如果年前没有备货,年后预订根本排不上队。

王义的公司早在春节前就预订30吨的无纺布材料,很幸运的是纺布陆陆续续地进入仓库,而高效滤材却是高度紧缺。他们年前从大连一家供应商预定了5吨高效滤材。

1月29日(大年初五,复工的第二天),王义开始催货,对方称,现在货物不好发,你要不再预定10吨的粘纺布,到时15吨一起发货比较容易。

王义随后又把10吨粘纺布的款项全部打给对方。2月3日,王义再次催货时,对方则表示难以发货。他们属于医疗器械资产企业,所有生产由地方政府监督,以先供给本地为主。“如果有仙桃市政府跟大连政府联系和沟通获得大连政府的明文规定才能尽快安排外地滤纸生产。”

此后,对方又补充道,“不过还有其他办法,就是你们先免费提供给我们防护口罩,我们也不是自己用,是捐给大连市政府,这样也能早点安排生产”。

王义称,“这仿佛陷入了恶性循环,原材料厂商不断增加附加条件,也是因为口罩紧缺,利用口罩获取地方政府支持,却不愿供给原材料,没有原材料,怎么生产口罩啊”。

王义的公司日产能在100万只/天。4天的复工时间生产了300万只。停工后,多家下游商要求拿货,王义很无奈,只能拍摄空荡荡的厂房告诉对方,“已经停工了”,言外之意是并不是不给供货,而是实在没货。

多位中小企业口罩商称,我们早在几天前就关闭了,主要是怕员工感染,出事担不起责任。我们自身的产能也比较小,每天也就20万只,不够一个客户的量,出力不讨好。我们就提前关闭不生产了。

“希望政府引导厂商生产”

仙桃民用口罩产能下降,也带来一系列后遗症。

“医用(口罩)不让卖,民用口罩不让做,更加买不到口罩,口罩价格从五毛到一块,从一块到二块,只用了几天的时间”。王义大吐苦水。

多位仙桃口罩生产商称,现在市面上根本买不到口罩。一只口罩价格1.6元、甚至2元,高的不可想象。正常情况下,口罩的出厂价格也不过几毛钱一只。

网易清流工作室以购买口罩为由拨打仙桃市长兴塑料制品有限公司下查埠分公司一员工电话,对方称,现在价格2元/只,很贵,你要不要?如果需要运输,另加运输费3毛/只。

“我们希望政府能够统一定价,规定零售价和市场价的上限,有利于指导厂家加大生产,否则这个价格炒作会离谱,市场也会更加混乱,现在不是发国难财的时候。”王义称。

多位口罩厂商表示,目前疫情高度紧张情况下,希望地方政府能够引导中小微企业生产而不是一刀切的关闭。从生产角度来说,民用口罩虽然没有医用口罩要求标准那么高,但是在民用领域,如果民用口罩也使用高效率滤材,可以起到和医药口罩一样的防护效果。 在资源高度紧缺的情况下,政府引导鼓励民用口罩生产商加工生产,甚至可以进驻厂区监督生产。

@今日话题 @lomycat

雪球转发:23回复:104喜欢:23

全部评论

火山飞扬02-09 11:39

我就是仙桃本地的,要知道以前仙桃大部分产能都是出口国外的,口罩利润本来就很低,年后的人工成本现在是3到5倍,小厂说实话开了也基本没赚

带阁楼的小屋02-09 08:35

缺高效能无纺布滤材。

肥嘟嘟dd02-07 23:06

做口罩

一休盏02-05 08:33

他们当老官旧官的思想太顽固了,跟不上时代,最惨是苦了老百姓

永不消逝的勃勃02-05 08:31

要求所有的没有医疗器械资质的口罩厂商都停止生产。这有啥问题?没防护作用的口罩和不带有啥区别?媒体真能煽风点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