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山之石】美国竞选对投资者意味着什么

Capital Group

进入2020年,毫无疑问,美国总统大选将成为今年最大的新闻。然而疫情的爆发彻底改变了这种说法,医保危机引发了大萧条以来最严重的经济衰退,大选被抛在一边。

 

不过,在距离大选还有不到100天的时候,投资者把注意力转回到了11月3日的投票上。在新冠肺炎(COVID-19)感染人数不断上升、经济受到重创、美国几个城市出现内乱的情况下,美国总统特朗普在民调中大幅落后于前副总统拜登(Joe Biden)。

 

Capital Group资深政治经济学家米勒(Matt Miller)说,许多权威人士都预测总统将落败,但投资者现在就下结论还为时过早。

 

他说:“距离大选还有三个多月的时间。这在政治上是一辈子的事,”米勒说。“考虑到快速的发展速度和压缩的新闻周期,从现在到11月,我们可能会有很多转折。在我看来,随着共和党和民主党的竞选活动进入超速发展,竞争将变得更加激烈。”

 

选举情景规划

对于长期投资者来说,美国总统大选的结果不如继续投资和保持多样化投资组合来得重要。无论民主党还是共和党赢得总统大选,市场因素往往会在总统选举过程中的股市表现发挥主导作用,其间会出现一些波动。

 

                 

尽管如此,选举情景规划在宏观经济分析中起着一定的作用,尤其是近年来,政府在危机时期越来越多地对金融市场进行干预。

 

排除有争议的选举(虽然这是有可能的) --我们来简要看看11月可能发生的四种情况以及对投资者的潜在影响。

 

情景1:民主党大获全胜

民主党人赢得了白宫、参议院和众议院的控制权,也就是所谓的“蓝色浪潮”。这种情况将带来最大程度的政治变化,首先可能会逆转特朗普在许多方面的政策议程,包括税收、移民和监管。

 

一个结果可能是全面或部分取消2017年的《减税和就业法案》。该法案包括大幅减税。整体公司税税率从35%降至21%,极大地提振了企业收益。如果税率完全或部分逆转,则会产生相反的效果,促使投资者在预测企业整体盈利前景时将这一点考虑在内。

 

米勒解释说:“我们将看到,税收和监管将得到更大的重视,这将对能源部门、电信和科技公司产生重大影响。”“我们还将看到参议院取消阻挠议事的做法,与今天不同的是,这将允许立法以简单的多数投票通过。”

 


情景2:陷入僵局

拜登入主白宫;共和党人继续控制参议院。这一结果可能会造成重大立法难以通过的僵局。参议院的共和党人可能会阻止民主党的重大提案,就像他们在奥巴马第二任期所做的那样。

 

 “在这种情况下,我认为我们会看到拜登通过行政命令来执政,”CapitalGroup华盛顿特区政府关系主管Clarke Camper说。他说:“两党会有大量积压的挫折感。这是一个很容易预测的结果,但是,可能不那么容易接受。”

 

在这种情况下,联邦监管机构也可能会行使更多权力。从金融市场的角度来看,这可能意味着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将加大执法力度,以及劳工部对监督员工退休计划方面政策再次发力。

 

情景3:维持现状

特朗普赢得连任,共和党保住参议院。这种情况涉及的变化最小,因为它确实是我们今天的处境。众议院很可能继续掌握在民主党手中,因此当前的政治对抗环境将继续下去,以及对批准新冠肺炎救助法案的激烈尝试,包括2万亿美元的医保法案。

 

资本集团政府关系部高级副总裁里根·安德森(Reagan Anderson)解释说:“不管一月份谁入主白宫,在疫情国后,将有很多清理工作要做。”“现在我们处于稳定状态,希望到2021年进入复苏状态。”

 

情景4:不太可能的分裂

特朗普赢得连任,民主党拿下参议院。这种情况可能会引发比过去两年更大的敌意。虽然这样的结果在理论上是可能的,但考虑到参议院竞选的政治动态(参议院选举越来越多地跟踪每个州的总统投票),这一结果不太可能出现。

 

米勒解释:“例如,如果共和党人在亚利桑那州、科罗拉多州、缅因州和北卡罗来纳州的关键参议员竞选中失利,那么这就明显表明出现了‘蓝色浪潮’。”“如果那样的话,很难想象特朗普会赢得白宫。”

 

涉及特朗普连任的任何一种情况都会带来另一种风险: 米勒警告称,如果特朗普在没有像2016年那样获得多数选票的情况下获胜,可能会导致更多的内乱,并引发废除选举团制度的要求。

 

选举对投资的影响

 

鉴于政治往往会引发强烈的情绪,选举季对投资者来说是一个保持长期视角的艰难时刻。竞选言论往往会放大负面和分裂问题。尤其是这次选举,在现代社会是前所未有的,其特点是致命的流行病、全球经济衰退、广泛的内乱和极端的市场波动的结合。

 

对于那些喜欢静观其变的焦虑投资者来说,转入旁观是可以理解的做法。然而,历史表明,这往往是错误的。最重要的不是选举结果,而是继续投资。

 

看看标普500指数过去80年的历史表现。在19次总统选举中,有18次在每个选举年开始时投资1万美元,10年后就会增值。这与哪个政党的候选人获胜无关。在其中的15个10年期间,1万美元的投资会翻一倍以上。虽然过去的业绩不能保证未来的回报,但大选年的不安不应阻止投资者保持长期眼光。


 

唯一的10年负值时期是在2000年小布什当选之后。在这10年中,标普500指数在2000年网络股灾和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这两个遭难事件中出现了负收益。

 

相比之下,最大的选举年回报应该是在1988年,老布什当选总统,到1997年底,1万美元将增长到52567美元。

 

选举有赢家和输家,但真正的赢家是那些坚持不懈、避免市场时间诱惑的投资者。


声明:本资料从公开信息渠道,由个人进行整理翻译。本人不拥有其内容版权,内容版权归信息所有人所有。该资料仅供个人学习交流使用,不能作为个人及公司商业用途。在任何情况下,报告中的信息或所表述的意见并不构成对任何人的投资建议。在任何情况下,本人不对任何人因使用报告中的任何内容所引致的任何损失负任何责任。

雪球转发:0回复:0喜欢: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