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辅仁(辅仁药业)的空城计

$ST辅仁(SH600781)$(辅仁药业)的空城计

(图片来源与网络 仅引用)

空城计(一)

上周在6元以内的范围,我们开始建仓$ST辅仁(SH600781)$

初衷是

1、市场环境利于短线操作;

2、$ST辅仁(SH600781)$刚收购开药集团两年,即使造假应该不会差值太大(玩脱了也并非不可挽回),我们可以保守对其资产进行5折处理、营收虽然会受影响按3-5折计算——只要经营正常——应该不至于仍会踩雷;

其近期年报与半年报中除了现金违规拆借、担保总额过高(有隐藏嫌疑 总是安排在年报最后列示),不过我们可将担保全部算进负债,这样计算的漏洞就不会太大,而且其2019年半年报中虽然现金资产减少但担保记账总额减少更大;

如此也就可短期忽视资产减值、经营波动的风险,认为其报告中并不存在其他的重大短期可暴露的风险隐患,另外申万宏源的承销保荐、监管部门的把关、国融兴华的评估应该还是可以信任的,“毕竟离完成合并还不到两年”,能出多大的乱子呢?

按此种前提计算——最坏不过就是净资产为0或-10亿左右,但只要经营维持 年净利保守仍有3-4亿水平,那么股价在市场恐慌连续大跌之际 完全就是白送给投资者的介入良机;

——如此,在没有尽调的前提下,我们开始了第一波买进操作——市场也如我们在9月9日建仓预案中预期的一致 在9月11日撬开了跌停板并于当日尝试冲击涨停——一切好像都在计划与预期范围之内。

9月11日第一波建仓后我们准备去开药集团(78亿并购案的核心主体 覆盖上市公司几乎全部的营收与利润)调研——才发现董秘与公司电话已经联系不上——联系上的不接受调研(结合网上的一些流言与传闻)我们觉得问题有些严重,心跳 开始加速。

9月12日夜,到了开封——第一站,准备先看看开封药业的大本营,路上我就在想,只要开封药业的各主厂区仍在维持正常运转——那么我们预期的业绩就有保证、只要了解清楚规模、状况即可——短期即可保证安全度过。

开封老火车站的夜,除了一盏路灯——黑的真像包公的脸

开封老火车站的夜,除了一盏路灯——黑的真像包公的脸

时值中秋前夕,中原地区的夜已经有了侵人的寒意,还时不时下着小雨,此情此景要是能去清明上河园转转就好了

到达开封已是凌晨,我还是决定让司机先带我们到开封制药厂兜一圈——日思夜想 见一面总是迫不及待的——禹南街1号——集大成之地(以下数据皆引用并购案具体公告中的2016年末数据 小数点后一位),开药集团的大本营、开封恒宇制药、开封豫港制药(总资产9.8亿、所有者权益7.0亿、营收6.7亿、净利0.9亿 后续将主要产区搬迁至郑州中牟县官渡工业区,后文详述)、东润化工(总资产1.4亿、所有者权益0.6亿、营收3.4亿、净利0.0亿)全都在这一个厂区之中;希百寿药业(禹南街4号)在其背面深藏的一条断头弄堂中(如下图)

整个厂区占地面积预估为3-4万平米左右,面积上说的过去,虽然是凌晨 但厂区内除了路灯外仅有主办公楼或配电房等处偶尔的星星灯光在闪烁,我们有些失望,不过从厂房与布置来看,只要满产、仍有达标的合理性

据周边人讲,工厂的烟囱好久都不冒烟了,更有甚者说他们快要倒闭了

开封市里的人对现在的开药是失望的,十几二十年前那是他们的骄傲——国企效益好员工福利多——以后就越来越不行了——不单单是近两年——好多员工的上班状态更像农忙时节大户人家的短工,过了农忙还要外出去寻找养活一家的办法——对于一个净利1亿营收10亿级的企业,这种情况很不正常(公司可以通过递延成本与统计的口径来解释这种情况 所以无法就此说有问题),对于任何企业,这都不算正常。

中午下班时分

中午下班时分

大部分员工从工厂西门这边进出,从周边的停车(各式统计)数量与上下班进出数量来看,印证了当地人的说法——目前在上班人数100-200人左右,但从我们对现场人流的目测预估,加上厂区内部就餐的人数,应该不足200人,150人左右算是较大值(遗憾的是,面对访谈大家并不积极 我们所获不大,毕竟要赶回去吃饭 可以理解)。

据观察预估,工厂的厂房利用率当日在30%以内(如果其他厂房或全部厂房都是高度机械化生产、对人工依赖少甚至不用亮灯,那我们的判断有误;这种情况 恐怕不单单是近几个月,此预估数据与其报告披露产值、总人数比例符合、与其厂房规模与所需人数比例也符合)——起风了 雨还是不停——心情的承重已经逐渐向紧张与亢奋转变。

这是希百寿药业,在开封制药总厂后面的弄堂中,简介是贸易型的——不知道公司近年来的“贸易增长”是不是出自这家公司——大门紧闭,不见人烟,门口阴湿斑驳的墙体与荒草似乎都在讲述另一个故事——门口不远处还有一个较大的垃圾堆——尽管飘着细雨 仍不能阻挡其用气味像四周宣示自己的存在。

既然进不去,不能了解真实的生产运转与库存情况,沟通又很不乐观,我们只能凭外表来对其进行臆测——恐怕很不好——但考虑到厂区中的核心主体“开封豫港制药(总资产9.8亿、所有者权益7.0亿、营收6.7亿、净利0.9亿)搬迁到郑州豫港制药厂区”——那么剩下的“禹南街1号”就可以解释的通——1亿左右的产值、几无净利贡献——合理!

也就是说,2013年之前的“禹南街1号”开封豫港制药的真实生产情况在目前的报告中完全是个谜!我们不知道2014下半年的开工后情况如何——可我们看到了2019年9月12日的开工情况。

关键,就在郑州中牟县了——因为“禹南街1号”已经空了——空城计(一)。


空城计(二)

午饭没吃,我们决定立即动身去郑州中牟县官渡工业区——去看看开药集团的另外几家经营主体(以下数据同样引用其合并报告书中2016年末的数据 取小数点后一位)——郑州豫港(总资产5.5亿、所有者权益1.0亿、营收0.2亿、净利-0.2亿)、开封豫港制药(总资产9.8亿、所有者权益7.0亿、营收6.7亿、净利0.9亿)搬迁至此复产、郑州远策(总资产0.7亿、所有者权益0.5亿、营收没有、净利-0.0亿)、豫港之星(当时并无实体、只有名字与地址)。

官渡工业区距离开封制药厂25公里左右,在开封与郑州的连线中点位置上,隶属郑州管辖;车子从开封一路向西,司机说跟做侦探一样——刺激就不觉得饿了,天上还是飘着小雨,我还是短裤短袖,有点凉。

随着红绿灯、人烟与建筑物的逐渐减少,我们很快看到了“中牟界”碑,一半的路程已经结束,我催促司机快一些,很快 官渡工业区出现在了我们的视野——与一般工业区的凉气相比 形容这里时要在前面加一个“荒”字,除了路上的奇瑞与中联重科像是在正常经营外,我们更多看到的只是有些孤立的厂区与厂房,连当地人引以为傲的“空分厂”主厂区的工厂利用率都不足10%,很多厂房空空如野——我的心头有种不好的预感——大家都不讲话了。

很快我们来到了目的地

郑州豫港制药有限公司、郑州豫港之星制药有限公司(开封豫港制药有限公司现在也在这个厂区),三家公司的土地上超过一半的面积都是满满的树木(好像是杨树)郁郁葱葱——很有生机——突然感觉ST辅仁的股票颜色原来也是有底蕴的——我们亏的钱都是用来种树的吗?

这是三家公司公用厂区的另一半,有两栋宿舍楼(带红飘带但有的墙皮已经剥落 这还不是最惨的);整个厂区是一体的,中间并无分割——绿色工厂的典范——多半森林小半厂区与生活区,而且小区与生活区同样植被丰茂。

同样——这里也是禁行区,我们被保安拒之门外,不过他们除了不给我们进去外,倒是挺热情,我连忙上前给二位同志递了烟,并给他们点上——他们让我进入了保安室——朴素的保安室朴素的农民——老旧的办公椅后面的角落放着四五个礼盒——宋河酒赫然在列,不论怎么交谈回答都较为一致“好、公司经营好、有5-6百人呢,工资今天还发的呢、一切都好、吃饭的时候员工都到这边可热闹了,每天还从开封拉来两大客车100多员工上班、老板有钱,马路对面(两栋早已停工的水泥框架建筑矗立在旷野上)也是老板的,跟奇瑞合伙的(另一种说法是那就是郑州远策)”。

荒草丛中这两栋废弃了一般的低矮小建筑框架我们没有拍,怕与年报(2018年)对比显得过于滑稽。

除了门卫两人(他们很称职)外,在近20分钟的时间里——包括在整个厂区范围内——我们只遇到了、也只看到了一个人——一位年轻的妈妈,保安说她是回来给孩子喂奶的,我立即上前打招呼,她只说自己在那边肿瘤厂区上班对其他事情一概不知不要问她——翻找一了下门卫室仅有的几件快递后骑上电动车匆匆离去。

与我们在开封时遇到的口径基本一致——应该有过统一训练。

这附近荒无人烟,不同的公司、厂区相距较远而且多数雷同,所以我们找不到第三者来问询。

我又点了根烟,该撤出了,股票再不卖不行了;各项事情完毕后,我们抽烟休息了一会,司机师傅说这哪里有5个亿的收入——我们都没讲话——5、6个亿那是开药集团的净利——刚停了一会又开始下雨了 还有风,我好冷 发觉自己有点发抖——这怎么对得起自己跟朋友们的投资与信任——我们以为自己做了最坏的预期——其实远远不止这样。

很快,我们沿着厂区兜了一圈

从背面看去,两栋宿舍楼空空荡荡——阴暗的天气几无灯光——背面看去不超过20户有明显的晾衣服痕迹;从前面看去——更少;另外一栋楼同样无人 空置状态一样——我们不想知道那是什么楼了,整个背面,汽车数量——1辆,未发现其他电动车、汽车等——倒是厂区内的水泥地——经雨水的冲刷 干净的很。

三排厂房耸立,我们已经没有心情去预估其满产状态的盛景能否与并购时宣称的那样有10个亿的营收了;

这是厂房外能看到的唯一的 灯光 ,其他的——不论是大门紧闭或者半开——里面都是黑漆漆的;

又发现了一辆车子,以及厂房门里晾晒的几件衣服;

此处厂房的门上还贴着两道快褪色、碎去的封条;

——种种迹象表明——该厂区停产已经不是短期的事——那么其2019的半年报数据是从哪里来的——触目惊心!并购案中的盛景 以前是否真实存在过?!我想谁都可以如此怀疑。

2016年——这个荒凉的地方在其报表与并购书中的总资产是——16亿——现在更多,我们懒得去算了。

这就是上面厂房里唯一的灯光来源,也是唯一的汽车集中地(超过了1辆 全区发现汽车6辆)——由于条件所限,我们拍不出厂房内部的情况——我们目力所及是空空如也的货架(谁知道里面是不是满满的存货呢)。

这是厂区另一侧对角位置的辅仁药业集团熙德隆肿瘤药品有限公司——不在上市公司纳税主体——不做细讲——上面讲到的年轻妈妈就在这里上班,这里面是可以看到几个人与几辆车的——灯光依旧少的可怜——结合上面的内容可知上市公司的“宿舍”内多数住的是此处肿瘤药品有限公司的人。

触目惊心!

触目惊心!

触目惊心!

我们又停止了说话,连同司机师傅,我们下车抽了根烟——从早上到下午我们没吃饭只是喝了几口水,但并不饿;雨还在下,风裹着雨硬是往你身上砸,冷飕飕的——谁在意呢?——上市公司的小半壁江山几乎全部沦陷——这可是其头孢类产品的核心产区——报表中依旧形式大好(相对)——并购发生时又是何情景呢——空城计(二)


半个空城计(三)

我们准备去怀庆堂制药再看看,位于信阳的同源制药(同样取2016年合并案中公告数据 小数点后一位)(总资产15.3亿、所有者权益7.1亿、营收8.4亿、净利1.3亿),武陟怀庆堂制药(总资产12.1亿、所有者权益6.5亿、营收6.8亿、净利1.2亿)总体情况又是如何呢?

马不停蹄,跨过黄河后 于当日傍晚我们便赶到了焦作市武陟县——雨停了,天却黑了,街上稀疏的人群都是长裤加一到两件的外套了——冷的更厉害。

我们没敢耽搁,还是决定第一站先去怀庆堂制药(图中1所标记位置)看看,出租车司机给我讲了一下沿途的情况,别的我没上心 但对于经过的巨大的待开发新区时,还是很吃惊,如此的小城——缺乏实体支撑居民收入不高(正常月工资2、3千元即算很不错)——仍然要集中再造新城——巨大的负债过后是否有足够的能力来支撑当地经济的循环运转?其中华夏幸福圈地最大(司机师傅所述 并且带我们穿过其所圈地范围),当然同全国多数地方一样 以停工或圈地状态为主。

小县城并不大,很快我们就到了怀庆堂制药

此时早已过了下班高峰,场内并无多少灯光——但门口两侧都有车——远处的住宿区也有灯光,不过鉴于中秋将至 所以此处我们无法用灯光等表现来判断其人员上班情况,门卫不搭理我们,没有办法,人员也已散尽,我们决定明日再来碰碰运气——停雨了、真好。

晚上吃砂锅时,跟同桌的先生聊得热闹,聊到怀庆堂制药时 恰巧他说“有个朋友好像就在这个药厂上班,听说药厂效益不好停工了 前一段时间忙着考什么证准备等药厂倒闭就转行呢”,我问他确定吗?他说给问问(如下图)

哦,除信阳同源制药外,我们了解到工资停发与五险一金停交在开封、郑州、焦作的药厂为普遍现象(如果所了解皆属实);

而后对方很快又补充了两条信息“公司有钱”“运转很好的”——这都成标准用语了——而后同桌的先生接着说“你可真能吹 工资都发不出来 好啥啦”——对方回“哈哈”。

第二日,天晴了,温度适中;我又去了怀庆堂制药,是从酒店出来直接过去看他们有没有上班的——发现在上班(中秋节上班 好消息),而后我返回高铁站等人,一起再过去;这次我们在离厂区与宿舍区较远的位置等着,因为在人流量稍多的地方他们往往不愿意跟我们多聊,正好等到了一位员工,据称“厂子越来越不好,停工很正常 最近又开工了,他的部门今年停了有3个月吧,上班时多的也有2、3百人,其他的他也不清楚,反正不算太好——说不好讲太多”——半个空城计(三)

这些对于我们来讲,已经足够了——中牟县官渡工业区内的情况上市公司并未如实的在报表或公告中呈现给我们,一些停产与减产也不如实的告知——不论是郑州中牟县的情况还是焦作武陟县的情况都足以说明整个公司隐藏着巨大的风险,就像其在报告中叙述的郑州远策专家聚集一样——根本就没有;因为考虑到其整个集团目前的核心产品“技术含量”并不高,如果真有巨大风险或负债较重时,收购方完全可以新建厂而不会去选择收购现有负债较重的厂(土地价值也不高)——更有远在内蒙开鲁县2016年总资产为1.9亿直到现在仍在建设未有产出的已投入6.7亿的开药集团(开鲁)制药有限公司——马上四年——可能要同郑州远策或“老板与奇瑞合伙的项目”一个结局了。

(同源制药)

(怀庆堂制药 此两张图皆来自其官网,怀庆堂的体量可能是有的,同源的不知道)

我们不准备深入了怀庆堂制药的其他情况了,同源也是,开鲁制药更是——这家企业并不诚实且很不诚实,在其现有负债规模与经营现状下 我们无法选择相信。

中秋节了——昨晚的月亮我没有注意到——但白天的太阳——真圆。

微风、微凉——稍事休息,适宜回程。

此番在没有尽调的前提下贸然买进,给自己与朋友们造成了第一波建仓亏损7%左右、第二波建仓亏损2%左右的后果——这不是自责就能解决的,还需要后续的弥补——刚并购两年、大机构与监管把关 就算玩脱了也不该有其现在不好的程度,这远远超出了我们的预估——衣服被溅了水 有点沉。

我有时也在想,当年并购案发生之际或发生之前——这些公司的业绩是真的吗——怎么就78亿被并购了——辅仁怀庆堂制药与信阳同源制药的业绩真实度又有多少——这是判断其价值的核心——我们不想对此费心,这家公司不在我们的可信度范围之内——最外的那一圈都不在。

太阳会照常升起——看 天晴了

迟到的祝福:祝中秋节快乐!

雪球转发:5回复:25喜欢:8

全部评论

一毛十分2019-12-26 22:54

St

吃瓜的群众乙2019-12-03 23:27

才看了辅仁,都没有亏损都st了,这么好的业绩,成长性又好,一定是低估了。从报表上没有发现大问题,看了楼主的报道吓了一身冷汗,以后还能信啥?16亿的现金一下子都没了,证监会,可以改名证包贿,独立董事即使辞职也应该抓回来枪毙,苦了我们这些韭菜。感谢作者去实地调研!

东海有猛龙2019-10-26 02:10

国庆节那天上午,同学有事找我,我需要去单位给他拿点东西,同学说以前没去过我们单位,顺便去参观一下。去了科室发现只有两三个人在加班,冷冷清清的。同学说:你们单位才这么几个人加班啊,效益不行吧,你不如尽早换个好点的单位吧。 擦,我们月工资一万多!

阳戈9872019-10-23 08:04

金贵至今未开板

小乌龟资本2019-10-23 06:42

楼主有没有考虑,会不会是买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