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之道 -- 穿越"内卷"的世界︱投资道

发布于: 修改于: 雪球转发:0回复:1喜欢:6

引子

"内卷"可能是因为资源稀少(比如进入名校的机会),可能是由于规则带来的"同质化"竞争(比如高考),也可能是由网络效应(network effect)造成的赢家通吃(比如互联网行业)。"内卷"的副作用,一会降低成功率,二会加大成本,三会减少幸福感。如果找到了"反内卷"的配方,则幸福感和成功率都可能大幅提高。

BY——季卫东V投资幸福生活

以下,祝开卷有得。

提示:本公众号所发布的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和销售要约。如您对重阳产品感兴趣,欢迎咨询。

图文来源/ 微信公众号【季卫东V投资幸福生活】

作者/ 季卫东

本图文已获得转载授权,如需转载请联系原作者,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独立观点。

1何以“内卷”

"内卷"(involution)的本质是同质化竞争,多起源于商业模式的雷同、产品的雷同和路径的雷同。"内卷"是时间的黑洞,"内卷"是资源的陷阱;越"卷"的行业焦虑越重,越"卷"的时代幸福感越低。如果能发现突破"内卷"的路径,也就找到了通往成功和幸福的钥匙。

"内卷"的特征之一,是越来越多的人,争夺越来越少的资源 -- 比如,高考是以标准答案为基础的"求同"的考试,是一种同质化的竞争,因而"内卷"几乎不可避免。2023年高考,211大学录取率约为5%,985高校录取率不到2%,而最终能进入清北复交四所名校的幸运儿仅千分之一!

如果说入校是"卷"的开始,那就业则是"卷"的升级 -- 被称为"中国第一考"的国家公务员考试(即"国考"),计划招录3.7万人,却有260万人报名,录取率只有区区1.4%! 这种令人叹为观止的"内卷",不仅盛行于中国,世界其它地方也是如此 -- 作为常春藤盟校之首的哈佛,其录取率在1990年时还高达14%,现已雪崩式地跌到了3%! 全球化让世界变得更平,但也使资源之争从本地扩大到了全球;而人工智能的来临,使竞争不再局限于人和人之间,甚至会扩展到人和机器之间,在可预见的未来,"内卷"的速度和强度会指数级上升,前所罕见。

"内卷"在财富积累中也体现得淋漓尽致 -- 比如,作为国内最大私人银行的招商银行,其金葵花客户(拥有100万人民币以上存款)和私人银行客户(有超过1,000万元存款)虽仅占客户总量约2%,却拥有了81%的总财富! 以前我们熟知"二八定律",即20%的人掌握了80%的财富,另外20%的财富由余下80%的人来分配;而现在,则升级为20%的财富需要在98%的人当中分配 -- "内卷"之剧烈,可见一斑。

如果说财富的"内卷"在普通人中十分明显,那在富豪中是否就会好转呢?事实远非如此 -- 根据美国Visual iCapitalist和WealthEngine的数据估算,在全球所有百万富翁中,约90%的个人财富在500万美元之下,99%的富豪财富不到3千万美元;而财富超过一亿美元的个人,不到百万富翁总量的千分之一 -- 由此可见,能在财富"内卷"中脱颖而出的佼佼者,几乎是凤毛麟角。

产业端的"内卷"也十分显著,多数企业在创业的道路上,被"内卷"而边缘化,根本无法获得资本市场的青睐 -- 据我们的估算,能在海外上市的互联网企业,仅占中国科技创新企业总量的四万分之一! 即便有幸上市后,"内卷"还会继续,比如在标普500强企业中,前七大科技企业占了其总市值的30%,几乎是5年前的两倍,创了历史新高! 而在香港上市的企业中,据我们估算,不到5%的公司占了近80%的总市值和交易量;其中三分之二的上市公司,每天股票交易量不到区区5万港币,令人惊诧。

在许多"新经济"市场里,存在着赢家多吃、甚至赢家通吃的现象,行业领袖往往会占据七、八成的市场份额 -- 比如美国的谷歌亚马逊脸书,以及中国的腾讯百度美团和滴滴等。"内卷"的结果,是除了少数领袖外,多数企业为争夺少量资源(包括客户、资金和人才等)而苦苦挣扎。

"内卷"可能是因为资源稀少(比如进入名校的机会),可能是由于规则带来的"同质化"竞争(比如高考),也可能是由网络效应(network effect)造成的赢家通吃(比如互联网行业)。"内卷"的副作用,一会降低成功率,二会加大成本,三会减少幸福感。如果找到了"反内卷"的配方,则幸福感和成功率都可能大幅提高。

2十大路径破局“内卷”

面对"内卷"的不断升级,究竟如何破局? 除了掠夺式的变革、颠覆秩序或破坏规则,是否还有更好的"反内卷"的路径?相信多数人和我一样,都在寻找答案。

首先,如果说"内卷"源于同质化竞争,那么"反内卷"的重点是要敢于不同(dare to be different)-- 走差异化路线,思考不同,道路不同,方法不同。

如果"内卷"是人云亦云,那么"反内卷"则强调独立思考和反向思维,巴菲特的名言"别人恐慌,我贪婪",讲的就是这个道理;如果"内卷"起因于随大流,那"反内卷"则要做极少数、变得稀缺而难以复制,正因为与众不同,毕加索、齐白石和赵无极的作品才会价值连城。

又比如,犹太人为何成功?为什么他们以不到世界千分之五的人口,却获得了近20%的诺贝尔奖? 作为比较,中国的人口约占全球20%,迄今为止获诺奖者仅两位,如算上华裔也仅有11位,而犹太人中,获得诺奖者已超过200多位,着实令人惊叹。很大程度上,就像他们的祖先亚伯拉罕那样,犹太人甘于成为极少数,拥有独特的信仰、独特的文化、独特的理念和独特的行为方式,造就了他们独特的成就。

第三代广告学大师、发明"定位"理论的艾尔.里斯(Al Ries)曾指出,在人类心智的每个品类里,最多能容下1~2个品牌,想要占据心智份额、进而占据市场份额,必须成为"品类领袖"(或创造一个全新品类,使自己成为第一),或成为"品类杀手"(category killer)。而"品类杀手"需要做的和品类领袖恰恰完全相反,须要拥有反向思维、反向操作,比如在咖啡行业里,星巴克曾是品类领袖,而这几年突飞猛进的瑞幸就是"品类杀手"。

敢于不同是创新的前提,才能避开拥挤的竞争、突破不断升级的"内卷",才能穿越令人望而生畏的"红海"。

第二,选择往往比努力更重要 -- 在我们的世界里,往往过度强调努力,但轻视选择;而选择了错误的道路,往往越努力,离目标越远。除了原生家庭无法选择外,无论是错误的职业、错误的婚姻、还是错误的偏好(比如赌博),其结局往往在选择那一刻,就已经注定。

有些行业,因为过度竞争,会不可避免地陷入"内卷",比如餐饮业;而另一些行业,却罕有竞争,恰好规避了"内卷"。

查理.芒格曾对喜马拉雅资本的创始人李录提到,价值投资的道路十分宽广,却车少人稀,而投资的偏门邪道上却十分拥挤,因为多数人无法忍受慢慢变富,多希望能找到捷径,尽快致富。在投资的世界里,种树的心态是一种稀缺品,而多数人则抱着开车的心态,过度分析、过度杠杆、过度交易,最终陷入过度"内卷"和过度风险之中(参见作者的文章: "投资之道 -- 种树还是开车?"和"选择的艺术")。

不夸张地说,"内卷"一部分是选择的结果,正由于巴菲特和芒格选择了价值投资的道路,因而独步天下,避开了"内卷",创造了投资史上的奇迹。

第三,击败"内卷",要靠减法,而不是加法 -- 只有简单极致,专注聚焦,去掉生命中的可有可无,将最宝贵的时间、资源和精力,all in于你最热爱、最擅长、又最有价值的领域,才是突破"内卷"的良方(参见作者的文章: "投资之道 -- 极简才能极致")。

网球巨星大小威廉姆斯姐妹,是体育史上的传奇 -- 姐姐维纳斯.威廉姆斯,曾同时排名世界单打和双打第一号种子选手,而妹妹赛雷娜.威廉姆斯曾319周排名世界单打第一,并且获得过23次大满贯,是自1968年以来唯一一位获得如此傲人成绩的网球明星。但很多人未必了解,这对姐妹出身于贫民区,周围充满了帮派、贩毒、甚至械斗,但她们的父亲理查德.威廉姆斯始终保持聚焦,在她们出生前就制定了宏伟计划,立志要把她们培养成全世界最好的网球巨星,这看似荒唐、无法完成的使命,却在威廉姆斯一家人的专注聚焦下得以达成,这对姐妹最终脱颖而出,成就了他人不敢想象的奇迹。假设他们也像多数家庭一样,崇尚通才教育而样样做加法,那就注定会面临多重竞争,摊薄有限的时间和资源,如此一来,想登上网球世界的巅峰,岂不成了天方夜谭? -- 减法让我们学会取舍,极简帮助我们聚焦。看看周杰伦和姚明,他们的成功,并不是因为面面俱到,而是因为他们聚焦于最热爱、最擅长的领域而结出了硕果。

做减法是反人性的,事实上,大多数聪明人更愿意做加法,能征服越来越多的领域、积累越来越多的财富和获得越来越多的爱慕,既满足了自我虚荣,又能获得粉丝的掌声、媒体的关注和各种炫目的荣誉。但加法的光环背后,是战线的拉长、资源的摊薄和能力的稀释,在奥运历史上,从未有一个十项全能的冠军,最终能获得奥运的单项冠军。加法的另一个副作用,是幸福感会逐渐消失,规模过大会造成对生活的失控,时间已不再属于自己,而是属于员工、合作伙伴、甚至是政府,无法再把宝贵的时间和资源,留给最热爱的事和最热爱的人。加法是顺人性的,人人都想做;而减法是反人性的,只有少数人愿意做,但这恰恰是突破"内卷"的路径。

减无可减,才会出精品,艺术中如此,生活中也是如此。极简是资源的集中,幸福感的聚焦;极简既是成功的动力,也是幸福的根源。

第四,想突破"内卷",需要在如下维度 -- 包括速度、宽度、强度、深度和高度里,挑选你最具优势的,注入精力和资源,将你的优势最大化。

对于聪明的年轻人而言,他们的接受能力强、学习速度快,可以凭借速度和宽度建立领先优势,创新尤其要靠这些能力;而那些"专家型"选手,可以借助在某一领域的学习强度和深度,建立自己的门槛。如果你不幸像我一样,在各方面都缺乏明显特长,那就只能凭高度了-- 尽量在小处不计较、在局部不纠缠,看大局、看长远,以种树的心态看待生活,而不是天天开快车、更不能时时弹钢琴,否则心态(temperament)没把握好,很容易成为"内卷"的牺牲品和战利品;而好的心态,虽不能保证成功,但肯定会增添幸福。

第五,突破"内卷",要借助资源错配(mismatching)和"错峰",进行错位竞争 -- "田忌赛马"讲的是资源的优化配置,充分利用自己的长处,去战胜对手的短处;"错峰"是在拥挤时避开高峰,在低峰时出行、在淡季时出游,在别人放弃时进取,才会得到最好的机会 -- 外出交通中如此,旅游中如此,投资和生活中更是如此。

魔术师约翰逊(Magic Johnson)被认为是篮球史上最伟大的控球后卫,他就是个错配的绝佳案例 -- 魔术师身高2米06,是美国篮球史上身材最高的控球后卫,远超同一位置的对手(比如同时代的知名后卫约翰.斯托克顿和以赛亚.托马斯,身高都仅1米85,连贵为"篮球之神"的乔丹,身高也不到两米;只有知名大前锋"邮差"马龙,才有这样的身高)。以大前锋的身高打后卫,使得魔术师拥有开阔的视野、并且难以防守,他以生涯平均每场11次助攻的纪录位列历史第一,创造了湖人Showtime时代,并带领球队赢得了5次总冠军。

如同魔术师的身高,任何人一旦拥有如此结构性的资源优势,就要反复利用,使之转化为战胜"内卷"的利器。

如果"内卷"意味着很多人争夺极少数的资源,那么"反内卷"就需要将极少数的资源,投放到最有价值的事上,才能使幸福感最大化 -- 资源绝不能平均分配,平常的时候可以低配,但在人生的关键节点,需要投入几倍于平时的资金和资源,形成资源的绝对优势,如《孙子兵法》所说的"十则围之,五则攻之",才能降维打击、突破"内卷"。

第六,只有善于运用杠杆,才能以有限的能力、有限的资源,突破"内卷"。

常用的杠杆包括别人的金钱(other people's money, 或OPM),别人的时间(other people's time, OPT)和别人的智慧(other people's wisdom, OPW)。楚汉相争中,项羽无论从个人能力、资源和影响力,都远超刘邦;但刘邦善于运用杠杆,招募了萧何、韩信和张良等杰出人才,充分发挥了别人的智慧、财富和战斗力,以47岁高龄起兵,击败了各路军阀(包括项羽),55岁一统天下,开创了大汉王朝。

最天然的杠杆,往往来自于家庭和师生关系 -- 领受方得益于知识和经验的无私分享,还有资源和路径的传承,往往容易脱颖而出。比如,诺贝尔奖获得者往往是师徒关系,而且集中在名校 -- 据我们观察,世界排名前20的大学获得了约90%诺奖;30%左右的诺奖是师徒相传的,其中最为人称道的是居里夫人的家族,前后共获得四次诺奖,包括她个人得了两次(第一次和她先生共享),大女儿伊雷娜·约里奥-居里获得了一次,小女儿的丈夫亨利·拉波易斯作为联合国儿童基金会(UNICEF)的主任,又领取了诺贝尔和平奖。肯尼迪家族和布什家族屡出政治家,也大大得益于家族经验的传承和几代人的资源共享。

中国文化中,常强调贵人相助,而"贵人"也就是生命中的重要杠杆。"贵人"要符合两个特质,一是要有能力,二是愿意为你付出,两者缺一不可。最好的"贵人",首先是父母和老师,他们是天然的给予者,并且多数会尽其所能;其次是配偶,他们愿意配合你成功,帮助你幸福,但令人惊讶的是,近10年来,中国的结婚人数跌了一半,而大城市的离婚率又上升到近50% -- 可见,要获得这一杠杆,你可能需要很好的运气,再加上很多的勇气。

另外是朋友,尤其是有能力、又关爱你的朋友,恰如人生中的珍宝 -- 不同于父母,他们并没有天然的义务来帮助你;而上帝安排他们到你身边,帮你完成逆天改运的奇迹。这样的朋友,生活中能遇到一个,已属幸运,应该充满感恩、倍加珍惜。可惜的是,多数人既不会识别"贵人",更不懂得珍惜,而宁可把时间、精力投入到"无效社交"和精致利己的生活里 -- 这样的方式,终究会影响他们的命运,既缩小了成功的半径,也降低了幸福的天花板。如同项羽的结局,历史一再证明,不能善用杠杆,成功也难,幸福也难。

第七,与普遍的认知相反,想摆脱"内卷",要从小处着想(think small),而不仅从大处着想(think big) -- 要注重微创新(micro-innovation),在微小的细节里突破,日积月累,会产生巨大的差异。

两个个体,两家企业,如果每天进步1%或退步1%,一年365天后,经过复利效应,其差别会达到惊人的1,200多倍!

大家熟知的苹果公司,自从2007年生产了第一款 iPhone手机后,迄今又发布了近42个版本的 iPhone,每一款都有微创新,既帮助公司提高了竞争壁垒和定价权,也牢牢占据了消费者的心智份额和市场份额。

宁德时代是动力电池的全球领袖 -- 电动车电池的制造共约20道⼯序,若每道⼯序不良率为1%,整体良率会降到82%;若每道⼯序不良率为2%,则整体良率会跌至仅三分之二。⽽宁德时代整体良率⾼达94%,这意味着公司从小处着手,通过"微创新",使多数工序能接近满分。

成功的捷径不多,向其它文化学习是少数之一 -- 梵高曾从浮世绘中吸取灵感,高更的画作充满了波利尼西亚的风味;中国近代大师吴冠中、林凤鸣、徐悲鸿、刘海粟、常玉和赵无极,都曾生活在欧洲艺术之都的法国,通过借鉴西洋画法的理念与技巧,完成了微创新,使他们的作品有很高的识别度,赏心悦目又与众不同,每一件市场价值动辄千万甚至上亿。

微创新的核心是"单位经济"(unit economics) -- 对于企业而言,如果能做到每件产品、每次服务、每家店、每个城市都能盈利,整体就一定会盈利;反之,如果每件产品或每次服务都亏损,整体就会有更多亏损,并且放量越多,亏损就越大。当我们讨论宏大格局时,一定要从小处着手,做好单位经济 -- 如果每天能成功,一生很难不成功;如果每天能幸福,一生也往往很幸福。

第八,毋庸讳言,创新是突破"内卷"的重要法宝 -- 无论是理念创新、技术创新、商业模式创新、还是前面提到的"微创新",都可能让你在拥挤的赛道中弯道超车、脱颖而出。

至2023年底,全球十家市值最大的公司,有七家是高科技公司,包括家喻户晓的苹果微软亚马逊谷歌特斯拉等,而十年前仅有三家。全球前十大富豪里,现今有八位来自科技行业,十年前仅两位;同样的,中国目前的十大富豪,有六位来自于科技行业,而十年前只有区区两位!

相对于传统行业的对手,创新企业往往拥有天然优势:它们多数是轻资产,因此资本投入更少、成本更低,远比线下需要砖瓦的同行(brick-and-mortar peers)扩张速度快。

创新企业有规模效应 -- 尤其对于平台化的领袖,平台一旦建好,可以视作沉没成本(sunk cost),此后从服务100万客人、到200万甚至1,000万客人,边际成本增加并不太多,而单位成本(即服务每个客人、卖出每个产品的成本)却会下降,使平台公司享有杠杆效应,一旦过了平衡点,利润增长会大幅超越营业额的增长。

创新企业往往具有抗周期性 -- 在存量市场遇到挑战时,它们的创新产品会吸引新客户,创造新市场和新需求;另一方面,因为它们拥有传统同行无可比拟的成本优势,在市场下行阶段,提供的产品和服务性价比更高,更有竞争力,提升了老客户的粘着度和回头率,不仅长期会降低获客成本,并且客户的人均支出会稳步增加。

创新企业具有"赢家通吃"的特点 -- 得益于网络效应和知识产权的壁垒,创新公司如微软亚马逊英伟达(Nvidia,人工智能芯片的主导者)等,往往拥有碾压式的市场领袖地位和超级定价权。

第九,要通过掌握稀缺资源,变得难以复制,才会拥有话语权和定价权。

茅台酒、爱马仕和苏格兰的单一麦芽威士忌(如高年份的麦卡伦),可以不断涨价,而不担心失去客人,因为其工艺、原料和品牌等很难被复制。而多数中国企业,因为产品缺乏差异化,只能卷入凶狠的价格战,没有最便宜,只有更便宜,只有像小米拼多多那样的成本领袖(cost leader)才能最终胜出。

稀缺性可以来自很多层面 -- 有些是天生的,比如姚明的身高和奥黛丽·赫本的美貌;有些是地理因素造成的,比如中东的石油和马六甲海峡(美国控制)、巴拿马海峡(美国控制)、苏伊士运河(埃及控制)和霍尔木兹海峡(伊朗控制),谁掌握了这些天然资源,谁就拥有更多的话语权;还有一些是稀缺的社会性资源,比如名校、顶级医院,和高端会员等。稀缺性也可以通过后天努力获得,比如日本剑圣宫本武藏,一生战绩惊人,共经历了60多次决斗,竟获全胜,其总结的《五轮书》也被认为是一本军事和自我修炼的奇书;朗朗和王羽佳的琴艺、老虎伍兹的高尔夫球技,均属同行中罕见,天分之外,很大程度上得益于后天的刻意练习。稀缺性也可能来自于政府的宏观规划和资源聚集,比如台湾作为一个人口仅2,400万的小岛,却生产了全球约60%的半导体芯片及90%以上的高端芯片,从iPhone到人工智能、电动车、智能电器和高端武器,均离不开台湾的供应,使其在全球拥有独特的供应链价值和战略地位。

稀缺性多是由于供需不平衡造成的,而如果要制造稀缺,可以通过减少供应或增加需求来实现 --比如,电影院里的可乐和爆米花,卖得特别贵,是因为在此场景下形成了情景垄断(situational monopoly),客户别无选择,只能依赖这唯一的供应。小米创业初期常用的"饥饿营销",也是属于人为减少供应,造成产品的稀缺性和轰动效应。耐克曾想与维纳斯.威廉姆斯(也就是日后成为网球巨星的大威)签约, 最初愿支付三百万美元,这对于年仅14岁、出生于贫民区的大威而言,无疑是一笔巨款;但她父亲理查德.威廉姆斯居然不为所动,坚持要大威打完人生的第一场职业赛再签约,结果由于大威表现出色,比赛后阿迪达斯把报价直接提升到了一千二百万美元! -- 不得不说,大威的父亲深通人性,知道如何营造稀缺性和定价权。

在现实生活中, 美女多是稀缺品,往往具有话语权;但在电影圈里,由于过度竞争,她们可能只算大宗产品(commodity),众多美女为争取有限的机会,不惜付出代价,而造成了各种荒唐的潜规则,成为稀缺性的反例。

最后,想超越"内卷",要多专注于利他,而不是利己。世上的生意,一般可以分为三个层次,即利己、共赢和利他 -- 不幸的是,多数人注重的是利己的生意,"众人熙熙,皆为利来;众人攘攘,皆为利往",讲的就是这个道理,这类生意往往半径最窄、天花板最低。"共赢"的生意则提升了一个层次,利益大家共享,赚钱你我都有份,自然而然会吸引更多的伙伴和合作方。生意的最高层次是利他,伟大的企业往往具有"利他"的使命和价值观,能帮助的人越多,社会价值就越大,商业价值往往也越大,这一类事业半径最宽、天花板最高。

精致利己是"内卷"的必然产物,压力之下,个人的得失、利益往往会被放在首位。专注于利己,"内卷"就无法避免,因为这是多数人的倾向和偏好,但只有重视利他,才能通过帮助他人,来改变环境、改变社会,最终也改变自己的命运。

利己是人的天性,利他恰恰是反人性的;利己是容易的,而利他则注定是艰难的。利己还是利他,是你人生的重要选择 -- 容易的道路人人会走,但一定充满"内卷";利他的道路会十分艰辛,但正因为走的人少,才可以超越"内卷"。如圣经上所说的,进入天堂的路是一条窄路,只有依靠信心走过,无怨无悔,不离不弃,才能如跨越红海一样,最终到达你的应许之地。

作者简介:

季卫东博士为“全明星投资基金”的创始人和管理合伙人,该基金专注于投资中国新经济行业的冠军,并通过其吸引的“明星投资人”为企业带来增值。目前管理超过百亿人民币等量的境外资产,已投资的领袖企业包括小米、滴滴出行、商汤科技满帮陆金所、Grab(东南亚的“滴滴打车”加"美团")、途家(中国版的Airbnb)、哈啰出行、丰巢、天鹅到家(即“58家政")和Fiture(中国智能健身业领袖)等。季博士曾任摩根士丹利董事总经理及亚洲互联网和科技行业的投资研究负责人,参与众多知名企业的上市工作,包括腾讯阿里巴巴等;他在机构投资人(Institutional Investors)排名榜上名列前茅,并被“金融时报”评为亚洲软件与服务产业第一的选股专家(No. 1 Stockpicker)及Asiamoney软件和互联网业的亚洲第一团队。他拥有哈佛大学博士学位和宾夕法尼亚大学沃顿商学院MBA学位(院长名誉榜),他从复旦大学获得学士学位。

- The End -

提示

本公众号所发布的内容仅供参考,

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和销售要约。

如您对重阳产品感兴趣,欢迎咨询。

公众号改变了推送规则,

我们的文章可能会迷失在茫茫的信息流中,

你的一个分享、点赞、“在看”,

能让我们之间的距离更近一步,

为了更好地相遇,

星标置顶也是极好的。

重阳投资,始终和你在一起。

全部讨论

月是太阳明01-31 18:25

每次新的开局都是源于利他,每次走向组织终点都是利己。这就是一种被动的可持续,只有把利己贪婪关进群众的利他的笼子里,才是主动可控的可持续。——然而从个人和组织葱白到人人平等的意识形态进化,亚洲是地球末班车,所幸地球只进化出山海级武器,还没有进化出行星级伤害武器,否则一旦进化失败,地球都得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