捋一捋房产税【科普夹带私货帖】【与股市交易无关】

这个周末大家很关心房产税...但其实这并不是个很时髦的东西甚至在理论界有一丢丢的过气,它简直就是最近几届全人常五年立法规划的钉子户...捋一捋这个功能有点鸡肋,立法路径复杂的房产税。主要是个观点输出的帖子有那么一丢丢的科普性质,全文就是看了文献前半部分自己瞎想瞎推瞎写瞎记录后半部分用比比的方式进行综述,暂时没有结论,有结论也不一定会分享,所以没办法帮您赚钱,但您一定会有自己的结论,我的快乐在阅读和码字的过程中已经收割完毕不要杠不要杠不要杠,杠就是我垃圾我垃圾我垃圾。

首先是个众所周知但必要的开篇。

新征一个利益覆盖面如此之广的税种,你得说服你的人民,至少在法理上必须自圆其说。在漂亮国,房产税其实是为土地征税,作为社区的居民和土地的所有者,需要为周围公共基础设施的维护升级付费。但在华国的逻辑变成,作为使用权人为所有权人的土地增值买单。

我们还有一个问题…就是在土地租批的时候,我们已经一次性缴纳了70年的税收,这部分税收应当是覆盖了居住年限期间公共基础设施建设以及维运的成本才对,有一部分人,被薅了两次羊毛…所以房产税征收的时候会很痛苦,真的很不讲唔得…

回归正题:房产税的作用

房产税的功能,其实是很鸡肋的。很多人希翼房产税能够抑制房价,emm怎么说,想和大家分享的一个观点就是,税率是稳定的,一次性增加税负短期当然能够平抑房产的交易冲动,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房产价格会逐渐吸收掉这部分成本和预期,价格最终由其供需关系来主导。租金价格的转嫁同理。一个有效的房价调控工具必然,也应当是一个灵活的机制,通过动态影响供需进行平衡。

另外一个,关于财政收入,这个是分析的主战场。某种程度上说,它可以鸡肋也可以不鸡肋。

受制于不平衡的资产价格,房产税必然是一个地方税…而房产税在房产存量市场时代肯定是能够开辟一个税源的。

但是,如果将房地产市场作为一个系统性的税收工程来考虑,税负会在建设环节、流通环节、保有环节进行分配,而这些税负最终都会转嫁到终端的商品房消费者身上。如果这个世界是公平的,那么按理来说只要建设环节税收没有降低那么保有环节的比例也不应当有太大的提升,这也解释了为何房产税试点在渝沪两地虽然会鸡肋可本不该如此鸡肋但竟然如此鸡肋,同时解释了房产税试点只能在经济发达地区展开,因为这些地方的政府地还在卖而且依旧卖得很贵,而且这些地区的政府财政收入不错地方经济成绩单优秀所以还有一点良心,如果dfzf真的换一个地方薅羊毛0 0.,真的会很痛苦很痛苦0 0.

那我们能信任其他地方尤其是欠发达地区的地方zf么,我只能说,不要低估这些地方政府组织收入的冲动,最后的结果很可能是,地依旧在卖,房产税也要跟上时代的脚步。其次,不要低估地方政府花钱的速度- -,钱永远不够花,给多少都不够,将远期的稳定现金流折现抵押换成即期的现金花掉…这样的鬼故事还少见嘛…最后兜底的是谁??

以下就当看个文献综述吧。

房产税的立法路径比较复杂,这也是为何房产税立法以及改革试点的推进一直踟蹰不前甚至原地踏步的原因。在正当性和合宪性层面,其实是问题最大但通常不会成为问题的地方TAT,法律在我国并不具备特殊而独立的价值,一切服务于伟大复兴。受益于集体主义与奉献精神,租客为房东的财产增值买单这种水土不服的逻辑悖论会变得顺理成章,我们甚至可以通过宪法的扩张解释产出财产权的社会义务,进而堂而皇之喊出宪法保护财产所有权,不保护财产价值这样的口号…尼玛这段能写吗。这段过几天删0 0.

但是在具体的立法技术层面,有很多问题无法回避:比如既然是对房屋的收益能力征税,那么是否应当区分经营性与非经营性房屋呢?是针对应有收益能力无差别征收还是在收益能力兑现的时候征?(目前看是前者)是对存量征还是增量征呢?有一部分人被迫为国献身两次,那对某一时点以前建成交易的居住性房屋豁免税收是不是更加合理?再比如个人所得税和房产税存在税制层面重复征税的问题,二者之间应当有一个恰当的协调机制。比如有些人可能asset-rich but income-poor,如果征税税额根本性地损害到了财产权,那应当是违宪的,这是一种底线的利益,是不是应当至少有个cap的机制- -


最后

立法是一个动态的利益集团博弈的过程,理想状态下,越多不同的利益团体发声,最终的结果会越公平,但很多时候都是心怀鬼胎的各路人马在裁判员的主持下互相厮杀,最后一纸不知是否正义但呼声拉满的文书维系岌岌可危的公平。希望大家能够将关注点放在自己切身的利益上,有时候舆论也是一种力量,而不是以一种事不关己的心态作壁上观,然后在区域试点改革的时候躺平,在政策制定的时候躺平,在政策正式出台时躺平,,然后,,...

我相信大家辣么聪明,总能找到属于自己的坑去蹲。

所以这俩票走的是不是也太超预期了 $华侨城A(SZ000069)$   $保利发展(SH600048)$  

参考文献:

葛克昌: 《租税国的危机》,厦门大学出版社2016年版。

[日] 中里实编: 《日本税法概论》,西村朝日律师事务所西村高等法务研究所监译,法律出版社 2014 年版。

张翔: “财产权的社会义务”,《中国社会科学》2012 年第 9 期。

叶姗:“房地产税法建制的量能课税考量”,《法学家》2019年第4期。

雪球转发:0回复:3喜欢:0

全部评论

背脸猫10-23 18:11

不明白…那些没房的人也跟着叫好…目的何在?等房价跌了,他买上房了,不也是征税对象?或者租房子住的,人家不会加租金里去?

ccc同学10-17 23:32

图片评论

GODIFAR10-17 23:21

睡前一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