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教授拨冗聊一聊国内骨科几个公司的昨天,今天和明天。感谢!
雪球转发:28回复:39喜欢:7

全部评论

空我无妄07-03 08:22

爱康去年持有至今,大约400%的持盈,微创也有200%多,大博和凯利泰估值确实偏贵,但赛道确实不错。

狮子座北极熊的地盘06-11 16:49

少了刚上市不久的厦门大博,创伤起家的公司

青青橄榄树06-10 22:18

哈哈哈哈哈哈,我觉得我有点点发言权,我不看好,价格一降再降,生存空间越来越小,

从来没懂过06-07 00:28

谢谢分享

胖芒格06-05 12:17

高瓴资本重仓骨科最近也是引起业内注意骨科这个赛道了。

高瓴资本2019年9月10日以3.5亿投资爱康医疗(01789.HK),成为其第二大股东,8个多月股价已经翻了近3.5倍;2020年5月12日又以3.9亿增持凯利泰(300326.SZ),成为凯利泰第二大股东。

骨科是医疗器械领域除了IVD、影像、心血管之外的第四大赛道,根据南方医药经济研究所数据,我国骨科植入耗材市场规模2019年收入预计297亿,相对于2018年增长15.11%,预计2019-2023年复合增长率在14.19%左右。

而从8家上市公司年报中不难发现,国产头部骨科医疗器械公司增长全都超过31.30%,其中有6家收入增长超过50%(含微创医疗[00853.HK],微创国内市场增长超过57%),净利润的增长也多在25%-124%.

主要说说其中几家:


山东威高集团始建于1988年10月,2004年2月在香港联交所上市。国产脊柱领先品牌+骨科全产品线解决方案,奠定公司中国市场骨科航母地位。

微创医疗科学有限公司(HK: 853)起源于1998年5月在上海张江高科技园区成立的微创医疗器械(上海)有限公司,为中国领先的高端医疗器械集团,业务主要覆盖心血管介入产品、骨科医疗器械、糖尿病及内分泌医疗器械、电生理医疗器械、大动脉及外周血管介入产品、神经介入产品、外科手术等十大领域。微创骨科海外业务2019年表现不佳,收入下滑。尽管有新产品海外获批,但受新冠疫情影响,预计2020年海外营收也难有起色。

大博医疗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于2004年8月12日在厦门市市场监督管理局登记成立。法定代表人林志雄,公司经营范围包括研发生产二类6826物理治疗设备、二类6865医用缝合材料和三类6810矫形外科(骨科)手术器械等。大博医疗2019年收入增速超过60%,一举迈过10亿元门槛,跻身国产骨科器械企业第一梯队,并大幅接近排名第一的威高股份。

海凯利泰医疗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成立于2005年,总部位于上海,专注于骨科、心血管微创、运动医学等医疗科技领域。2012年登陆创业板(300326),以卓越的微创技术和研发能力,奠定“凯利泰”骨科微创品牌的领先地位,创造国内医疗器械公司快速发展的奇迹。2013年收购北京易生、江苏艾迪尔等同业精锐,成功拓展心血管微创、脊柱与创伤等医疗领域。2019年,凯利泰营收12.22亿元,同比增长31.30%,毛利8.04亿元,毛利率65.74%,同比增长5.35个百分点,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3.02亿元,同比减少34.64%。净利润下降主要由于2018年出售易生科技等事项产生了3亿元左右的处置收益,导致2018年基数较高。在资本运作层面,凯利泰近期宣布拟定增募资不超10.96亿元,发行对象为淡马锡富敦投资与高瓴资本2名顶级战略投资者。淡马锡和高瓴资本拥有全球化视野和医疗资源,将有助于加强公司深化战略资源整合,加速公司全球化产业布局。

老龄化背景下骨科疾病发病率上升,骨科耗材市场容量巨大。

据联合国秘书处经济与社会事务人口处预测,到 2040 年,预计中国 50 岁以下人口数量将进一步减少,而 60 岁和 80 岁以上人口数量将大幅上升。超老龄人群(80 岁以上)数量预计将由 2000 年的 1,200 万增至 2030 年的 4,000 万以上。65 岁以上老年人数量将由目前的 1.15 亿激增至 2030 年的 2.4 亿左右。

骨科疾病发病率与年龄相关度极高。随着人口老龄化的持续加剧,人群的骨折、脊柱侧弯、颈椎病、关节炎、关节肿瘤等疾病的患病率急剧上升。除了人口老龄化之外,骨科疾病的人群也正在逐渐年轻化,运动普及以及久坐的生活工作习惯,都加剧了相关疾病的发生。随着健康意识提升,各类运动损伤比例也正快速提升。因此脊柱类植入物市场是刚性需求。比如,颈椎病要不了命,但是疼起来也是生无可恋。

另外一个逻辑就是国产替代,国内高端医疗器械进口率大概平均在70%(高端精密器械甚至被国外垄断)。在行业技术不断创新、国内企业自身技术、工艺及研发能力不断提升的背景下,我国医用高值耗材行业国产化的进程已经开启,部分细分领域如骨科创伤类及脊柱类植入耗材逐渐开始实现进口替代。随着行业技术创新和技术层次的不断提升,国内医疗器械产业逐渐向价值链的高端环节转移,高端医疗器械领域的国产化面临突破,未来进口替代将成为国内医用高值耗材企业获得高速增长的主要机会。另一方面,进口医用高值耗材价格昂贵,对医保支付及患者经济负担造成了巨大的压力。随着本土企业的逐渐壮大,政府也开始积极推行医用高值耗材的进口替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