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基金|兴全商业模式优选混合基金

大家好,我们今天继续讲基金的节目,来聊一只老基金――兴全商业模式优选混合基金。之所以称之为是老基金,是因为基金的成立时间相对较早,从业绩累计走势图上我们可以看出,它的收益是从2013年1月1日开始计算的。

基金的业绩如何呢?如果我们从2013年开始比较的话,可以发现它在2018年之前基本是是没什么优势的,当然,这里说的没什么优势是相对于其它竞争对手也就是同类基金而言,而同比指数的优势就很大了。

而基金的优势是从2018年那次大跌之后才体现出来的,开始从各个基金中脱颖而出,跑出了相对亮眼的优势和业绩。如果按照7年半的时间来计算基金的复合业绩,那么在基金成立以来,年化收益率达到来18%,可以说是相当的不错,更重要的是,基金的业绩比较稳定,成立7年多的时间里,只有2016年和2018年的收益为负,最差收益也只有-1.59%。保守型的投资者对此会比较看重。

基金成立以来,有不少基金经理参与过它的运营,总体算下来有4位之多,包括明星基金经理,目前管理资金超过250亿元的谢治宇。不过包括谢治宇在内的两位基金经理管理它的时间很短,可以忽略不计,真正负责运营的是董成非和乔迁。

而董成非和乔迁的于2018年7月10日的进行了正式交接,也就是说,2018年之后基金的业绩腾飞正是乔迁一手做出来的。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9月份的基金季报中公布的规模是11亿元,2020年3月31日的基金规模已经超过了65亿,由此可以证明新任基金经理的能力不差。

新任基金经理接手运行之后,有这么几个变化是值得特别注意:

第一就是基金的持仓从集中走向分散。2018年6月份的时候,基金的前十大重仓股占总持仓超过80%,而2019年6月份的时候,基金的前十大重仓股占比就只有40%了,到了今年的3月份,基金前十大重仓股就只有32%了。

这一改变不知道是基金经理有意为之还是说她比较适合这样投资,但效果可以说是相当不错,不仅让基金净值不断创出新高,还跑赢了大部分同行,成绩很是亮眼。

第二个变化就是基金变得敢于追高。我们此前提到过,追高不一定是个坏习惯,对于高成长的确定性股票,一般市场很难给出一个相对较低的估值,但只要成长确定,哪怕估值高一点也没关系。对于成长股来说,问题往往出在错判,而不是高估,当然不是说所有的股票都能追,有些股票的估值是被市场催起来的,完全没有业绩支撑,那就不是追高,而是作死。

比如说健友股份这只股票,从企业上市之后,市场给出的估值一般比较高,而由于上市时间不久,历史估值的可参考性也不是很强,所以保守的投资者一般是不太愿意投资的。而基金就是在2019年二季度建仓这只股票,在三季度股票业绩明确提升后加仓这只股票的,结果证明,基金的选择没错。

还比如说中顺洁柔这只股票,最近一次出现在基金的前十大重仓股是在2019年的四季报中。如果我们单看2019年12月份之前的股票的表现,你会发现股价已经上涨了很多。比如说在2019年1月份时,股票的价格只有8块钱,而2019年四季度股价最高时,已经超过了14块钱,不过也正是在这个阶段基金买入并持有了这只股票一直到今年一季度。当然,结果也是相当不错,股价已经超过了20块钱。

另外我们可以看看在2018年年中之前,基金持有的白酒概念股,主要是口子窖舍得酒业等二线白酒股,当然,可能是因为基金经理的能力圈的原因,但也可能是投资习惯的原因,毕竟那个时候一线白酒股的涨幅已经很大了,追涨存在较大不确定性。但事后看二线白酒的表现与茅台、五粮液等股票的表现还是有一定差距的。

不过话又说回来,单看业绩肯定新任基金的经理的表现更为出色,不过能说她比此前的基金经理更出色吗?很难讲,因为基金的可追踪时间较短,并且这也与在2018年之后市场风格从价值转向成长有很大的关系。感兴趣的朋友可以看看,是不是这两年的大牛股都是在2018年股票大跌之后才脱颖而出的。

实际上,如果大家仔细留意,两位基金经理其实还共同管理了一只叫做兴全趋势投资混合基金。老伊斗胆猜测一下,两人有可能是师徒关系,而前任基金经理给人投资相对保守的感觉,很可能与他管理的资金规模有关。一般情况下,由于自身资金雄厚,买入一些小市值的股票可能会严重影响它们的股价,这不是任何一个基金经理愿意看到的,所以保守也许只是我们能看到的表象而已。此前在管理兴全商业模式优选混合基金的时候,很可能也是出于资金管理的分散原则,持有了部分二线白酒股。

综合来看,兴全商业模式优选混合基金还是很不错的,尤其是在货币环境和信贷环境都趋于宽松的时候,稍微激进一点没什么不好,但是为了防止基金经理踏错节奏,买入一直相对保守的基金一同持有会靠谱一些。

$兴全商业模式优选(F163415)$ $兴全趋势(F163402)$ $中顺洁柔(SZ002511)$

@今日话题 @雪球征文 @雪球专刊 @雪球访谈 @雪球活动

iPhone转发:0回复:0喜欢: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