媳妇姥爷的家乡

周六早上和媳妇出发去了趟黑龙江,晚上刚到家。

这次去黑龙江是去看媳妇的姥爷,病重了。姥爷在黑河市北安市的通北林业局当了一辈子伐木工人,没有人说过他一个不好,一生无愧。儿女都回来了,陪在病床左右,姥爷还能认出来媳妇,叫出来小名,能看到眼角闪着泪光。媳妇是小辈里唯一女孩,格外喜欢。

姥爷爸妈走的早,小时候在姥姥家里做长工,后来被姥姥的爸爸看上,就把女儿许了姥爷,姥爷照顾姥姥一生,姥姥嫁进来没做过饭。东北论三代,大多来自山东当年闯关东,姥爷家来自山东青州,姥爷一直有个愿望想再回去看看,现在身体已经不能支持他实现愿望,实属遗憾。

去通北是从哈尔滨租的车,开车3个多小时,一路高速,路也很好。路上遇到了特别多的风、光发电,没想到新能源在大黑龙江还发展的这么快。

媳妇表弟在镇上当警察,饭后聊了会儿。说通北现在一共不到3万人,上班的主要是公务人员,现在只有2千人上班,退休老人居多。年轻人很少,能走出去的都走了。留下的年轻人,也主要是在照顾家里老人。姥爷住的医院,病床很紧,看隔壁是这边人走了,换个床单,又住进了新人。小城很小,从这头开车到那头,就10分钟打住,清晨,能看到每个街角都坐着几个老人。能看到有的家老头在洗着衣服,老太太坐着轮椅,这也许就叫相濡以沫。都说很多城市即将步入老龄化社会,又有多少城市正经历着老龄化。去一些边远的农村,应该都能看到这种小城,正在时光的浪潮中慢慢消退。

小城里到处贴着“吉屋出售”,打听了下,房价一般不到2千,一个房子10万,一般都是50平左右。成交量寡淡,疫情更加影响了销售。令我意外的是小城的饭店晚上都是满的,在小城生活的人,很会享受生活,幸福感一定超过了大城市。这里人的年轻人,吃完饭,都会去一家老店挖一块冰淇淋吃,我也来了块,不算很甜。

昨天下午,岳父开车带我们去他小时候出生的地方,在一个叫跃进林场的地方,离通北城里100多公里,我们开了1个多小时,路上风景很美,有一点新疆的感觉。

路上遇到了两个老农给无人机灌水,一个年轻人在车里摆弄着遥控。吸引了我们下车。用的是大疆的农业机,算上电池8万多,一天喷营养液收入有6000千多,人坐在车里遥控就行,一年就能回本。跟老农多聊了几句,现在一赏地国家补贴有4000,给地主。他们地是承包的,一赏地3000-4000元(可能看地好坏价格不一样)。光景好的时候,一年一赏地能赚3000多,他包了80赏。最后,还打趣问我,你包不包地?我帮你联系[大笑]

黑龙江的夏天很美,在姥爷家的家乡感受到特别充分。人的本性带着的泥土的淳朴散发出的那种光和景色打成了一片,衬托出每一朵云又是那么的特别。

放几张图


iPhone转发:1回复:13喜欢:1

全部评论

宝矿力水07-14 22:58

珍惜眼前人

薪者07-14 21:35

珍惜眼前人

光头的复利人生07-14 19:43

珍惜眼前人

古董鱼07-14 19:41

刚刚岳父打电话来告诉媳妇姥爷下午3点05分走了,走的很安详。好在这周末赶回去见了姥爷最后一面,没留遗憾。人生很短,珍惜眼前人。

古董鱼07-12 06:45

1赏1万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