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求不败再求胜之航信转债、G三峡EB1

发布于: 雪球转发:13回复:8喜欢:24

巴菲特说:投资记住,第一,不要亏损,第二,请记住第一条。

芒格说:投资的胜利不在于少量多次的成功,而在于少数巨大的成功。 如果拿掉15项最优秀的决策,我们的投资成绩将显得相当平庸。

投资经历一些平庸的品种不可怕,也非常正常。最重要的是:尽管难免有些投资品种回报平平,但只要这部分不产生巨额永久性本金损失,而另外部分成绩优秀,依然可以形成巨大复利效应,通过时间积累,实现财富增长。

可转(交换)债天然就是这样一个帮助投资者践行上述理念的品种,有确定的投资期限(通常转债到期年限设计为5、6年),一个理论上亏损有限(债底支撑)、上涨无限(行权价不变,股票上涨无限)的独特衍生品种。

从 2001年起,我就开始了转债投资,并进入了稳定盈利阶段。虽然记忆模糊,2001-2005年是我认为迄今为止、有史以来最惨淡的熊市,重点投资可转债帮助我渡过了那段艰难岁月,还取得了不错的收益。茂炼转、万科转(发过二期)、华电转、招商转、华发转、国投转等等,都曾重仓参与,获利匪浅。挺怀念那段时光,转债条款特别优厚,比如转股价自动下修条款、进入转股期就进入回售保护期等,很多转债发行没多久,就顺利强赎,然后再布局下一只,这样不断滚动复利投资。

扯远了,回归正题。

航信转债G三峡EB1,发行人都有强力央企背景,信用方面几乎都是0瑕疵,本金绝对安全。其中:航信转债对标正股航天信息,并由大股东航天科工集团(国之重器东风导弹系列生产商)提供担保;G三峡EB1对标正股长江电力,由三峡集团发行,17.42亿股长江电力股票及孽息作为担保。

二者简单资料如下图:

二者最差的结果,如持有到期基本都能盈亏平衡,不会亏损。不确定的是收益弹性和机会成本,也是投资转债最大的难点。

关于收益弹性,与正股未来的表现及是否下修转股价高度相关,这里不打算对正股基本面做深入分析和股价预测。对于转债这种衍生工具而言,有时候基本面并不是最重要的,有一半甚至大半属于博弈性质,而这种博弈是不需要付出绝对亏损代价、和大股东同一阵营、穿同一裤衩胜率很高的博弈。知道确定的投资周期,知道不亏钱,知道无论什么股票都存在阶段性的大幅波动,剩下来就是比拼耐心,佛系对待的问题了,把投资结果交给上苍其实也是一个不错的选项。离场的标准可以预设为:发布强赎公告后逐步离场或心理上对收益满足的任何价位离场。

关于机会成本,其实这二个品种所付出的机会成本代价都很低,它们都是具备进入债券质押库资质的品种,可以享受交易所低廉、方便的国债回购融资业务服务,可以重仓上融资杠杆,类似阿土哥中行转债的经典案例一样。目前,此类操作门槛较高,懂得自然懂,具体也不展开了。

全部讨论

2019-09-22 14:56

1.行情好的时候无脑打新
2.行情不好的摊大饼抄底,3A103以下,2A+98以下,其他的96以此类推。
3.行情好的时候,拿到130%
4.行情不好的时候,拿到8%,买入低估的基金股票。(分界点定为上证3000点)

2019-12-26 19:56

绝大多数转债不想还钱,这是投资转债的逻辑和信仰。航信转下修了转股价,转股成功的可能性大增。
股票表现不好,还可能下修转股价且可能多次下修,相对股票投资而言,具有容错性的巨大优势。
多数股票年波动率在30%以上,另有下修助力,因此多数转债会在数年内转股成功。

2019-09-22 14:54

学习

2019-09-22 14:49

感谢老兄,认真学习了我试着用概率、赔率和效率的观点理解一下转债:概率问题转债基本不用考虑,大都属于高概率;赔率和正股相关,但又优于正股,特别是对一些概率不高,但赔率可能很高的品种,转债真是一个好选择;效率问题和正股基本相当,但在一些特殊时间节点又优于正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