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灝|中国式抗疫

“这是希望的春天,这是绝望的冬天”。——查尔斯·狄更斯《双城记》

这也是史诗级市场波动的时候。上周,美国股市经历了本不应在地球有生之年发生的历史性波动,标普500指数以850日移动平均线收盘(收盘2,711 vs 2,705点。图表1)。

表1:当前的历史性暴跌和1987年黑色星期一;标普历史性反弹后恰恰收回在850天均线

资料来源:彭博、交银国际预测

我们在之前的报告中反复讨论了这一长期移动平均线的重要性,因为它与一个3.5年的经济短周期长度吻合。而850天=3.5年x 12个月x 20.2个交易日= 850天(请参阅《中国市场预测权威指南》,2019.09.19)。历史上,即使是1987年的“黑色星期一”也无法跌穿这一移动平均线。然而,如果该指数在未来几周内持续跌破850日移动均线,全球经济陷入衰退的可能性将不容忽视。

许多人试图用全球央行协调合作进行货币宽松,来解释上周五市场从崩盘边缘出现的历史性逆转。但我们都明白,货币和财政刺激措施对抗击新冠病毒收效甚微。在短期内,为了控制病毒的传播,各国或将不得不封城;必须为中小企业提供紧急贷款和其他救济,以缓解它们紧张的营运现金流;同时还必须为民众提供大面积的免费病毒检测,以便迅速确定潜在的传染点。除此之外,随着时间的流逝,我们剩下能做的只是祈福。

这些都是中国为打击新冠病毒COVID-19所采取的措施。现在,各国都在纷纷效仿中国的做法:西班牙和意大利已经封锁了整个国家;美国多个城市宣布进入紧急状态。特朗普周五的演讲让市场看到了一条对抗新冠病毒的明确路径。尽管未来仍有不确定性和挑战,但市场开始从绝望转向希望。根据中国的经验,这样的希望本身就将有助于稳定市场,就像中国在农历新年后第一个交易日所经历的历史性暴跌。之后,中国市场逐步稳定了下来。接下来,尽管海外新增确诊病例将不断增加,但全球市场仍会继续恢复 - 直到新确诊病例开始明显持续下降,证实新冠病毒传染已经进入拐点。那时,市场将不得不重新回到基本面羸弱的现实。

我们的技术和情绪指标从另一个角度证实了这些基于中国经验的预测。值得注意的是,从创出52周新低的指数成份股的百分比来看,香港股市已经严重超卖(图表2)。从3月13日星期五盘中的交易数据来看,香港市场的情绪极端恐慌 (图表3)。从历史上看,当市场超卖达到如此极端的水平,市场情绪极度恐慌时,市场将在随后几周展开技术性反弹。

图表2:市场严重超卖的程度仅次于2008年和2011年

资料来源:彭博、交银国际预测

图表3:市场历史性恐慌(2020.03.13星期五盘中数据)

资料来源:彭博、交银国际预测

但我们仍对中国在全球金融风暴中 “避风港”的地位有所保留。我们的分析显示,通过沪港通北上的资金净破纪录地流出。2015年4月,也就是2015年6月泡沫破裂前夕,以及2018年2月中国股市史上最剧烈之一的市场回调即将开始时,都出现过类似的北上资金出逃的情况(图表4),这些北上资金往往是“聪明钱”。与此同时,A50指数期货遭遇阻力。自2015年6月以来,该股指期货一直受困于一个区间(图表5)。

图表4:北向资金流出创历史新高

资料来源:彭博、交银国际预测

图表5:A50指数期货自2015年以来一直受困于一个交易区间

资料来源:彭博、交银国际预测

总而言之,世界各国政府已经开始直面新冠病毒COVID-19的严酷现实,并开始效仿中国的对抗病毒的策略,阻止病毒的蔓延。然而,隔离措施越有效,经济代价就越大。中国已经开始谨慎地复工。但从房地产销售、交通、发电和土地供应等数据来看,产能利用率仅为正常水平的一半,甚至更低(图表6-15)。短期内,政府的决心,和在极度恐慌的市场中进行的货币宽松,将引发技术反弹。但正因为市场可以在短期内从严格的隔离措施中获益,长期的经济前景也变得越来越阴云密布。

洪灝,CFA

交銀國際

2020.03.15

雪球转发:11回复:22喜欢:6

全部评论

王者8K03-27 10:07

按照大师的技法找规律,每次黄金开跌,大师的博文就一篇接着一篇,简直是周期之美的最好体现!!!

缘份天空美丽的梦03-17 06:50

美股跌到位了吗?为什么还没个像样的反弹?难道一次性跌50%?

深町君03-16 20:11

看当前,绝对是错误定价的资产,疫情不分国界;看未来,也可能是复苏的先驱,一声哨响。不对立

王者8K03-16 10:42

大师是代表交银发言吗???雄文《洪灝|中国是“避风港”吗?》中“那么中国究竟是全球市场复苏的先驱,还是一项错误定价的资产? 后一种可能性正在上升”是你的观点还是交银的观点???
谢国忠是条汉子,人家自立门户唱自己的空,能坚持好多年。

尚贤的淳风03-16 10:42

1、从另一个角度来看经济,正常复工的恰恰是经济体中必须的和效率最高的,这部分存量是维持系统正常运行的基本成分。2、从另一个角度看市场,如果可以将市场维持在疫情发生之前的估值附近,那么退出的成本将是最低的,理性的选择就是退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