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灝|病毒封城 情绪随笔(之一)

本文于2020.01.27原发我的实名认证微博“洪灝” 。应读者要求,在微信公众平台上再发一次。请同时关注我的微博以获取关于我的全面信息。谢谢。

---------------------------------

休假的时候,时间多了起来。病毒封城隔离之后,时间就更多了。居然有了空闲的时间,阅读思考。尽管病毒肆虐,人们似乎都很珍惜这段时间,并开始讨论节后是否应该停止交易。

大家考虑的角度,大都从经济层面出发。毕竟,如果大陆市场休市,或会引起离岸市场恐慌。而由于大陆市场标的物不能交易,海外投资者对冲风险的压力就会落在香港、海外市场交易的、与中国相关的资产类别。如中概股、港股、H股等。

由于疫情有进一步蔓延之势,周五美国尾盘因美国确诊了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病例而开始快速下跌。美国小盘股和纳斯达克指数等高风险资产价格下行压力尤甚。经济停摆,也将使一季度GDP承受很大的压力。据报道,年初一电影票房较去年暴跌了99.9%。消费压力可见一斑。在2003年SARS非典期间,中国的GDP增速放缓了1.5%,消费增速锐减了一半。而现在,消费贡献了GDP增长的2/3左右。

然而,从疫情控制和人文关怀的角度来看,休市并延长假期似乎是一个更好的选择。毕竟,疫情爆发初期的管理不当,导致了今天疫情恶化的局面。由于新型冠状病毒强烈的感染能力,隔离可能是最有效、成本最低的方案。延长假期也将有助于缓解人民群众在这次疫情中的心理感受。这些都是金钱所无法衡量的。

回顾非典期间,有关部门决定延长“五一”假期,市场在决定宣布的当天和节后明显地修复。很简单,当年这些以人为本的决定有助于管理控制疫情,增强人民群众的信心,并加速了经济的修复。这些假期延期能够带来的益处,应远远地超过了短期的成本。

如果假期真的延期了,那么我们应该如何挥霍突如其来的光阴?

许多伟大的作家和思想家,都有过自我隔离的日子,以探寻自我,思考人生。如富兰克林的《Agenda of Virtues》和牛顿的《Litany of Self-Professed Sins》等。俄国最伟大的作家之一,托尔斯泰,年轻的时候也曾有过在医院接受治疗而被隔离的日子。在医院的病榻上,他开始了对“自我”和“非我”的灵魂探讨,并记录在日记里。

托尔斯泰的日记分为“过去”和“未来”两个部分。“过去”以日历的时间递进记录每天按时间顺序的自我寻找,并对“未来”提出参考计划和评判标准。而“未来”则回顾自己对过去计划的执行。但是,托尔斯泰的“未来的自己”总是让“过去的他”失望,过去的计划往往没有在未来实行。一种被时间顺序限制了的、现在的自我的不能升华,一种不能完全实现自我的苦闷;一种现在的自我和未来的自我的对话,现在的自我对未来的自我的规划,未来的自我向现在的自我的妥协。对于托尔斯泰,这是一种存在于语言和时间限制之外的、对于真正的“真我”,也就是“非我”的追求。当然,这也是一个几乎不可能的任务。

在一百多年前的最近的这些日子里,也就是1851年1月25日,托尔斯泰在日记里写道:“我好像坠入了爱河,又或者只是在我的想象里。我失去了自我,我买了一匹我不需要的马。在这个夜里,我一定要想办法把自己未来的事务计划安排好。在此之前,我要待在家里”。

在2月28日,他续道:“我浪费了很多时间 ... 我常常恣意妄为。但现在我似乎找到了心的方向,一个我长久以来苦寻的最终的目的。它不仅仅只是一个简单的想法,而是和我灵魂相关的生命的意义”。

那些我们享受过的、被我们挥霍的时间,其实并没有被我们浪费。

交銀國際 洪灝,CFA

2020-01-26 夜

雪球转发:0回复:2喜欢:3

全部评论

耐力志远01-30 21:15

想表达什么?

增长和无限01-30 08:59

我是谁的拷问,是每一个灵魂走向成熟的必经之事。而这是孤独的事。从何而来,为何而在,将去何方,答案是一,不是二,不是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