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灝|病毒封城 交易随笔(之二)

不知道为什么,病毒肺炎蔓延以来,人民群众富有幽默创意的抗病毒大字报余音袅袅,在我的脑海里留下了深刻的烙印。人有两个大脑:情绪的大脑,做快速的、条件反射式的短期决定;理智的大脑,进行逻辑的思考和长期的判断。就如在动物园爬行动物馆里看到一条毒蛇隔着玻璃向我们扑来时,情绪的大脑的求生欲会使我们条件反射马上跳开 — 尽管并没有任何实际危险。而在跳开之后,我们理智的大脑又会窃窃地在心底骂自己 — “真傻”。

正是这种情绪大脑的波动,使人类活过了茹毛饮血的时代,给高高在上的理智大脑留下了生存和思考的空间。这些反病毒大字报,声声呐喊直达心底。大字报里极端的字眼启动了情绪大脑的自我保存模式,让人不由自主地跟着附和。这也是决定了很多歌曲流行是否流行的元素之一。一般来说,我们中国人过年里都充斥着各种的祝福和好运的词藻。然而今年,连春晚都被新型冠状病毒抢了头条。我们的理智大脑对长期的、捉摸不定的幸福的追求,不得不让位于情绪大脑短期的生存需要。

这种短期和长期之间的纠结,也同时体现在肺炎病毒期间市场的交易里。在新型冠状病毒蔓延导致延长春节假期之后,海外股市暴跌,尤其是与中国相关的资产类别,如港股ADR,原油、铜和其它大宗商品等。香港恒指期货和国企指数期货暴跌了近5%;离岸人民币CNH回到了接近7的水平;新加坡交易所的中国A50期货当天更是暴跌8%,其压力与2015年股灾时相当。我们在上一篇情绪随笔里,对于这种由中国休市产生的、海外基金对冲中国风险的强烈需求进行了讨论和预警。(请参考我的微博文章《病毒封城 情绪随笔(之一)》

从交易情绪来看,这两天短期的仓位止损的需求远远超过了所谓的长期投资的理念。长期是一个个短期的叠加。活不过短期,也就见不到长期。花街上的一句老话说道:从来只有胆大的交易员,或者老的交易员,而没有又老又胆大的交易员。这句话描述的大约就是关于这个短期和长期的纠结,这个情绪和理智的对抗。谁也没有错,只是交易周期有所不同。

在这次暴跌前,许多短期情绪指标都纷纷预警了这次暴跌。例如:汇率和股市隐含波动率都运行到了历史低点,中国大盘股ETF FXI运行到了DeMark波浪交易指数的最后一浪,新加坡A50期货运行到了2015年6月和2018年1月的最高点形成三重顶,美国国债收益率曲线再次倒挂,等等。而之前,由于对疫情管理不当,市场并没有对新型冠状病毒对全球社会将产生的冲击高度警惕。其实那时,疾行的列车早已脱轨。换句话说,即使没有这次武汉肺炎,市场仍然面临着暴跌的风险,只是催化剂有所不同。在此期间,塔利班击落或载有美国CIA中情局官员的飞机,弹劾川普等事件都是暴跌催化剂的候选。只是病毒肺炎蔓延抢了头条。

很多人把这次病毒疫情和2003年的SARS非典时期做比较。这种比较没有什么错,只是过于简单化了。很多人指出,当年的非典疫情过后,市场开始上涨,一直涨到2007年底。然而,2003年是一个经济短周期的开始(我的关于周期的研究报告有详细讨论 这里只列举参考最近的一篇:《洪灝|展望十年:长波中的退潮》)。当时由于2001年“9-11”恐怖袭击,美国经济衰退。美联储把基准利率大幅调低。到了2003年,美国经济已经在货币政策的刺激下开始好转。就业数据、资本支出、房地产市场等重要指标都开始了不同程度的复苏。一次疫情,无论如何汹涌,也只是经济周期大潮里的一朵浪花。

今天,海外市场的交易有所恢复。在新增感染死亡病例不再边际大幅递增的数据(如官方数据反映了实际情况)、以及其它正面的消息的支持下,美股收回了昨天的大部分失地;欧洲股市也有所修复。可是,与中国相关的资产类别的价格,如港股ADR、恒指期货、铜等等,并没有出现大幅的技术反弹。这种情况,和暴跌之后往往出现的技术性反弹的情况相悖,让人无法释然。

行为金融学家曾对人类的大脑做过其它残忍的实验。科学家让三个交易员在电脑上玩互相传球的游戏。只是,其中两个交易员是电脑。游戏过程中,两台电脑逐渐地只把球在电脑之间互相传递,完全割离了人类交易员。而孤独的人类交易员渐渐地变得灰心丧气,痛苦不堪,最后完全放弃。这场游戏,一如当下的市场状况。随着指数化的不断深入,市场的交易也渐渐地变成了电脑之间的游戏。传统的价值投资者像病毒感染的病人一样被视为另类而隔离,逐渐地失去了地位。这两天是短期交易员和长期投资者都痛苦异常的时段:短期要仓位止损,长期或有冒险参与暴跌带来的机会。长期看,价值投资就像是在一场电脑游戏里自虐模式的玩法。这种玩法需要超人的毅力,又或是受虐倾向。

今天香港开市,又恰逢初五迎财神。然而海外市场经过过去两天的剧烈波动,港股的参照物已大幅下跌。//港股大幅低开、减计到海外参照物的估值水平,应该是大概率事件// 至于低开后是否能修复高走,还看情绪和理智的纠缠,短期和长期的较量。

“长期投资者维护了公众的利益,但也因为如此而饱受批判……因为长期投资在普罗大众眼里,是孤僻、放荡而莽撞的”。

— 凯恩斯

P.S. 庚子鼠年,病毒肆虐。附上湿婆大猫一只,驱雷役电,呼风唤雨,除瘟剪疟,祛病禳灾。

交銀國際 洪灝,CFA

2020-01-29

雪球转发:3回复:3喜欢:7

全部评论

弗朗索瓦_古奇01-30 14:10

“这两天是短期交易员和长期投资者都痛苦异常的时段:短期要仓位止损,长期或有冒险参与暴跌带来的机会。长期看,价值投资就像是在一场电脑游戏里自虐模式的玩法。这种玩法需要超人的毅力,又或是受虐倾向。”

洪易01-30 01:10

很多人把这次病毒疫情和2003年的SARS非典时期做比较。这种比较没有什么错,只是过于简单化了。很多人指出,当年的非典疫情过后,市场开始上涨,一直涨到2007年底。然而,2003年是一个经济短周期的开始(我的关于周期的研究报告有详细讨论 这里只列举参考最近的一篇:《洪灝|展望十年:长波中的退潮》)。当时由于2001年“9-11”恐怖袭击,美国经济衰退。美联储把基准利率大幅调低。到了2003年,美国经济已经在货币政策的刺激下开始好转。就业数据、资本支出、房地产市场等重要指标都开始了不同程度的复苏。一次疫情,无论如何汹涌,也只是经济周期大潮里的一朵浪花
作者:洪灝的中国市场策略

买股票就是买平安01-29 10:26

湿婆大猫是什么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