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产阶级的焦虑,真香!

我以前在富士康上班的时候,认识一哥们,陕西人,富二代,独子。家里老子是县里包工程的,富的流油,在镇上和县城有好几栋房子。

当时我和这哥们都在产线上锉毛边。锉毛边就是把冲压出来的电脑、手机、相机等电子产品金属外壳上的毛边,用锉刀砂纸砂轮等工具手工磨平。

研磨过程中会产生很多粉尘,每当我们干得热火朝天时,整条产线一眼望去就如置身一团缥缈云雾里。如梦似幻?拉倒吧!我们一般都会里三层外三层戴好几只口罩,以防吸入更多粉尘。想象一下,在你拼命干活大汗淋漓时,戴着好几层口罩,呼吸难以通畅,汗水混合着镁粉铝粉在脸颊上肆意流淌,又无法用肮脏的手套去揩,那种感觉,够不够酸爽?

镁粉与铝粉是易燃易爆物质,在镁铝粉尘堆积的室内环境,如果处理不当,是极易引发粉尘自燃和爆炸的。

这种工作环境,够苦逼了吧。锉毛边本身也不是一个轻松的活儿,手里拿着锉刀奋力锉一天下来,有时手指都伸不直。刚去产线的新人,头两天在食堂吃饭,很多都用左手拿筷子,因为右手使不上力。

我们穷苦出身,为了拿到一点稳定的工资,挨点苦也算正常。

但这位富二代哥们,在这种苦逼环境下,也天天和我们一起干的热火朝天,就有点让人难以理解了。

后来时间一长,我们一条产线的人都慢慢玩的熟络起来,就好奇去问这哥们,你家里有矿呢,干嘛还大老远跑出来吃这份苦啊?

你们猜这哥们怎么说的?

我到现在都还清清楚楚记得他那无奈而又充满焦虑的样子。到现在都还对他的回答嫉妒得牙痒痒,痒痒得恨不能抱起一块石头咿咿呀呀磨上两小时!

他说:“额来富士康就是找个婆姨,这里女娃子不是多么,就来了。家里老头子天天催额回去相亲,说女娃子排着队等额去挑,相中就结婚生娃,老头子事业也交给额手上管理,但额就是看不上那些女娃子,就想找个自己中意的。你说怎么就这么难肠?生活怎么就这么难!”

我们当时在边上听的几个人,恨不能当场就给这家伙的驴脑袋开了瓢。

这哥们后来成了我们几个最玩得来的朋友之一。

我们后来一起提做领班,物料,线长,住同一个宿舍。每天都要听他不停抱怨,老子又在催额赶紧回家结婚生娃了。

他在富士康干了三年,谈了三个‘女娃子’,最后又都分了。和第二个女娃分手时,难过的以头抢地,把我们几个单身狗叫去喝酒,抹着眼泪鼻涕哀嚎,生活怎么这么难肠呢。我们斜眼乜着他,吭着气说,你就知足吧,哥们几个连女娃的手还没碰过呢!

从富士康出来后,就很少联系了,好像有一阵回老家考(买)了驾照。也不知他最后屈从了父意没有。

我们无论身处什么阶层,都会有各种焦虑。然而,在焦虑背后还能始终坚持做自己,还能始终低头前进,像我这位哥们那样,真的很难得,真的很香。

*******

这几天,因为通胀数据超预期,转让协议签约延后,双11打折促销等各种消息混一起,格力的股价迎来一波调整,有的人就有点不淡定了。

我们的选择,还是傻傻坐在那里,没事啃啃自己的手指,什么也不做。

想在优秀公司身上长期赚到大钱,必然要陪伴它走过每一次大大小小的调整。我们心里可以焦虑,但行动上一定要坚持自己,坚持前进,不要忘了初心。

(本文首发于微信同名公众号)

$格力电器(SZ000651)$ $兴业银行(SH601166)$

雪球转发:1回复:14喜欢:5

全部评论

小王子的星空511-18 17:05

信你个鬼

价值趋势之路11-15 17:07

什么…你以前是挫毛边啊!汗 那你玩资本靠iq?eq?有矿?

云中漫步qq11-15 15:40

在那里做包工头,都是需要一定的社会关系的。做包工头很少有和项目经理或项目经理的领导没关系的,他们基本都是项目经理带过去的,我还没见过项目经理手下的包工头是从市场上找来的。关键是这个行业很苦逼,垫钱、欠钱很普遍,项目经理也没办法,撑不下去时就躲起来,手机都不敢开,这时候包工头也很难受,从项目部要不来钱,手下工人向他要钱,有直接去包工头家搬东西的,有住到包工头家拿不到钱不走的。

苍天下11-15 15:24

兄台有所不知,小县城的包工头和大地方的包工头不一样。小县城是人情社会,能做到包工头的角色,基本上和县里面的大角色多多少少都认识,相对来说,是很有些能量的。

Janevv511-15 09:23

故事会还是知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