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痛击友军!苹果公司遭暴击 通信企业应该帮助美国政府吗?

美国当地时间14日,特朗普在Twitter上发文炮轰苹果公司,声称:“我们一直在经济和其他许多问题上帮助苹果,但他们却拒绝解锁杀人犯、毒贩和暴力犯罪分子们使用的手机。他们现在必须挺身而出,帮助我们这个伟大的国家!”

在推文最后,特朗普用大写字母再次强调他在2016年提出的竞选口号,即MAKE AMERICA GREAT AGAIN(让美国再一次伟大)。

此事源自于1月8号,FBI要求苹果协助获取两部iPhone上的数据。这两部手机属于上月在佛罗里达州彭萨科拉海军基地制造枪击案的枪手穆罕默德·赛义德·阿尔沙姆拉尼,该名疑犯已经死亡。苹果当时称,已向FBI提供了他们掌握的枪击案相关数据。但是1月14号,美国司法部长称苹果至今未给予任何实质性帮助。稍晚时刻,苹果公司反驳称,已经移交了公司所能获取的所有信息,并且答应为FBI提供额外的技术协助。

但是特朗普在推文中仍旧要求苹果公司向执法部门解锁疑犯手机的全部信息,这无疑让人觉得是在项庄舞剑意在沛公。从疑犯名字不难看出,应该是一名穆斯林移民,再联系数日前特朗普下令射杀苏莱曼尼事件,美国政府应该意图在此事件上大做文章。

美国执法部门在合乎法理的情况下要求公司企业提供协助应该是顺理成章的事情,那么苹果公司为什么要抗拒法律呢?

其实美国企业对抗美国执法部门,并带来改变有许多先例。比如众所周知的五角大楼文件事件,纽约时报和华盛顿邮报收到匿名者提供的一份五角大楼机密文件,并且根据文件报道了尼克松政府所隐瞒的大量信息。两家报社很快就被尼克松政府所主导的司法机关判令禁止报道政府信息。但是最高法院最终判尼克松政府败诉。此案例后,政府动用司法力量压制舆论的难度急速上升。

言论自由和隐私保护是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所提出的主要内容,两家报社的坚持不仅是为了自己的新闻报道自由,也是为了其他同行。因为美国司法机关是海洋司法体系,倡导案例法的示范作用。当其他没有财力的小媒体遭受到来自地方政府的压制,不得不交给法院判决时,可以引述五角大楼文件案的判例,这是来自最高法院对言论自由的保护。

科技公司对抗美国执法机构的案例从未停止,比如lavabit拒绝向FBI交出存有斯诺登邮件的加密邮件,并以关闭公司结束对美国执法部门的对抗。如果苹果和美国司法部的冲突一路升级,并最终也胜出,此案又会成为一个隐私保护的示范性案例供其他类似案件所参考。这也关系到美国用户是否有权利保障自己的数据安全和隐私。

如果美国获得了这两部手机的全部信息,就会成为一个判例可以支持美国执法部门在今后可以监听更多电话,收集更多信息,苹果抗拒的正是这种建立在恐惧之上,极端状况下的法律。

雪球转发:0回复:0喜欢: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