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斯克现在在推特遇到的阻力,其实就是很多年前彼得蒂尔把公司离开硅谷时候看到的一样的问题。如果一个系统大量内文化大量“左转”必然会出现很多形式主义的冗余和效率的下降(但是这些左派会打着很多动听的旗号),同样也会抑制创新。有一些公司虽然没有工会,但其内部的表现却很像是工会体制的变种。 企业家本身的行动就是天然的“右派”,自己承担风险创造和实现自己的愿景。
iPhone转发:0回复:0喜欢: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