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股东利益/现金管理/杠杆/回购与分红


这个问题的思考来自于最近研究一些“长牛”(也有不牛的)的大企业时产生的疑问。类似于麦当劳星巴克通用汽车波音之类的公司,在最近10余年大量的回购和分红行为的关注。所以想讨论一下。

一。从08年开始,陆陆续续一些“老牌优秀”企业出现了一种现象就是大量的通过回购和分红去回馈股东,提升股价表现,财务上造成ROE提升。甚至比较“激进”的行为是通过大量的举债,提升财务杠杆的方式进行分红和回购。所以,一些企业的资产负债表看起来很“扭曲”,像麦当劳这种的,净资产都是“负”的。

这种行为背后主要支撑因素有以下几点:1.从08年以来,持续的低息环境,使得借贷成本较低,且宽松的信贷环境让这种行为一直可以持续。2.财务杠杆的使用可以带来税务上的优惠,一来是tax shield 二来是一些跨国经营的企业在当地税务较低。3.从08年之后,其实整体的经济情况都相对繁荣,并没有极端大环境变化的影响 ,即便有,联储也在背后撑腰,所以企业的经营性现金流(或者直接用利润)的创造能力都还可以。 说的土一些,就是既借的来钱,又还的出钱。

不过这种方式带来的“股东利益“很难说是一个好事我认为。以上出现的这些公司并不同于苹果曾经的借债回购的”现金中性“和海外避税的操作。他们实际上是用企业长期的价值换取股东短期的利益。也或者讲,这种操作的感觉是让股东们在当下就吃了未来的“饭”。付出的代价是“把该种的种子和过冬的粮都给吃了“

二。这让我联想到之前在@仓又加错-刘成岗 的一个讨论里我提到的东西,就是如果我们把ROE拆解以下,margin/turnover/leverage并不是平行的三个概念,更像是传导的关系,即一个现金创造能力优异且能承载大量资本的生意,是先拥有获取高margin的能力再拓展到turnover最后拓展到leverage。当然可以一些企业会主动放弃margin以换取更高的turnover(costco,amazon,zara),但是显然一蹴而就的追求高leverage,尤其是财务杠杆而非经营所带来的杠杆是一种不健康的状态。这种创造超额收益的方式是否能持续是我想打上一个“?”的。不单单是股价,主要是企业的经营行为上,这似乎是一个损害企业韧性的行为,而不是解决企业发展瓶颈的方法。

三。又想到塔勒布在20年写在incerto上的一篇文章里抨击美联储和美国ZF印钱给很多企业提供债务融资的事。有几点是重要的,1.“多余”的现金其实未必“多余”,对于像airline/auto这样的生意,如果不能保持自由竞争从而让效率低下的公司出清,那其实谁都赚不到钱。所以过去有些企业毫无顾忌地不为未来着想的讨好现有股东的短视行为是很愚蠢的。2. 无顾忌的低息贷款大量分红和回购某种程度上是现有股东和管理层在联储的帮忙下向纳税人的“偷窃”。但这种‘偷窃“终会有个极限。

瞎想了这些,其实想说1.如果长期低息环境难以为继,实际上造成的影响,远超所谓“分母变大了,资产价格降低”类似资产价格变化的原因。结构性的问题很复杂。但显然早解决比推到未来好的多。2.企业的发展,其实也是个”自发秩序扩展“的过程,很多优秀(也可能不优秀)的生意发展到某一阶段的停滞是一种”正常状态“,而追求一些急促的手段可能就在造就“虚假繁荣“。回购和分红不见得总是一个好事,business outsider的方式不是总解决企业问题的,反而在满足股东的同时留下更多问题。

iPad转发:1回复:1喜欢:1

全部评论

认知游戏2022-12-28 11:40

之前断断续续的思考过同样的问题,但都是碎片化的。这篇讨论的比较系统和连贯。推荐!也赞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