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块糖


人上了年纪,总喜欢回忆过去。翻阅着昨日,仍有温度。
往事随风吹开记忆的锁,又想起童年时的生活。
在那个物质极度匮乏的年代,人们常常幻想着能吃一顿饱饭、好饭。当然好饭的标准很简单~~有没有肉吃。那时只要空中飘着肉香,方圆一公里都很闻到,那香味极为稀缺。每逢此时村民们嘴鼻一起用,大口地呼吸着这美味,同时猜测着这户人家今天一定来尊贵客人了。要知道那时一般的人家,没什么大事根本吃不起肉。
我小时候,除了想着吃饱、吃好饭外,零食里最喜欢的就是含在嘴里的糖了,那糖很硬,品种也单一,一分钱一块,名字也清晰~~什锦糖。至今我都没弄明白,“什锦糖”是一种商标品牌还是对糖的称号。反正在我的童年记忆里,什锦糖的知名度很大,犹如现在的酒之"茅台”,烟之“中华”。
但就是这一分钱一块的什锦糖,在那时也不是经常能吃到的,主要是家里穷,没钱。那时看到别的小伙伴嘴里含着糖,还时不时炫耀一下,发出啧啧之声,犹如百爪挠心,十二分地难受,只有一个劲地干舔着嘴唇。
如果说能够享受吃糖的美妙时刻的,那一定是去离家二里路远的大队商店里,帮家里打个酱油买个食盐啥的,纯粹属于跑腿辛苦所得。但这种机会也并不常有,因为要过日子,父母亲一分钱都不舍得乱花,他们有时宁可自己去商品买东西。
依稀记得十岁左右吧,有一次傍晚放学回家,母亲正在生柴火煮饭。忽然她好象想起来了什么?从口袋中掏出钱来,叫我到大队商店买一打火柴。我一看钱数,十分不情愿地僵在那儿。母亲见此情景,又好不容易摸出一分钱来递给我。我马上阴转晴,一路小跑,到大队的商店里买回火柴。“春风得意马蹄轻”。在回家的路上,我满心喜悅,紧紧地攥着这块什锦糖,不时地松开手看看,又攥紧,生怕弄丢了。
晚饭后,我早早上了床,从口袋里掏出那块糖,将印有什锦糖字样的糖纸剥开,将糖放进嘴里。我突然间感觉到不舍,又将糖从嘴里掏出来,咬成两块。半块放嘴里,另半块还残留着我的哈喇子,重新用纸里三层外三层地包好,放在床边的小桌上,留着明天吃。我躺在床上,幸福地含着半块糖,学着小伙伴,时不时也发出啧啧之声。想起还有的那另一半,憧憬着明天又是甜甜的一天,我带着满足渐渐地进入梦乡。
第二天我一睁眼,就想起那昨天的半块糖来,我一骨碌起身,发现那半块糖没了。再看地上,只有一丁点儿的碎纸屑,我全明白了,我勤俭节约地过着日子的那半块糖和几层包裹纸,连皮带肉,都让老鼠给吃了,我心疼得眼泪一下子就涌出来了。
蒙尘往事,恍恍惚惚。几十年后,再想起童年时的这件事,我就无端神伤,纠缠着过往。想起那个缺衣少食的年代,连老鼠都活得不容易!

摘自球友。

$光线传媒(SZ300251)$$罗牛山(SZ000735)$$同方股份(SH600100)$

Android转发:0回复:5喜欢:0

全部评论

showgoodday 2018-12-04 11:17

蛋疼,神马科技第一股,中国未来的希望,真是日了狗了

谁的谁心疼 2018-12-03 15:08

这位兄台,借一步说话。
真佩服能拿十年,那应该收益相当可观

showgoodday 2018-12-03 14:58

10年了…同方

adda2016 2018-12-02 14:31

某人一死 全盘皆活

后天袋子 2018-12-02 08:49

#有同样的记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