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与恨:资本市场中的恐惧,狂热与迷信


关于金融的诸多理论框架的基本假设都建立在市场的从业人员是理性人,并且理性的行事这一基础之上的。但是根据我们大多数人的经验和感知,市场的从业人员(甚至可能是半数以上)并没那么专业,或者没有完全的按照理性的方式行动。其实原因也很简单,因为投资人也是人,人就会被情绪控制。在资本市场上,比较有代表性的三类情绪是恐惧,狂热与迷信。

首先是恐惧。恐惧是一种情绪,是我们对市场现实的感知,往往不反映市场今后的走势。我们的情绪会由于同一性质的事情反复的发生而加剧。例如,市场在第一个月掉了四个点,很多人会觉得没问题,调整;在第二个月又掉了八个点,会有一半的人认为下跌开始了,另一半认为抄底的机会来了;到了第三个月,市场又掉了十个点。几乎八成的人都认为市场坏掉了,陷入了恐惧和悲伤。在市场连续一段时间遭受下跌之后,恐惧就凝固下来,变成深深的悲观。人们不再谈论股票,甚至不再看自己的账户,仿佛不愿意谈论一个曾经伤害你的人。

另外一种情绪,是狂热。狂热源于人乐观的天性。乐观使人减少对风险认知,勇于冒险。也正是这个原因,人能在高风险的进化过程中存活下来。但是乐观也是一把双刃剑,在上扬的牛市中,乐观的情绪使人获利丰厚,而获利的经历又加剧了人的乐观情绪,乐观转为极度乐观,并最终演变为狂热,狂热是一种无视任何风险的情绪。在狂热的情绪影响下,人们忘记了下跌以及其他任何的市场交易机制,相信买入并持有就一定获利,纷纷借入大笔的资金,买入大量的资产。狂热比悲观更加影响人的决策。有统计证明,人在狂热的情况下对于任何信息都作出有利的解读。狂热让人几乎不可能有其他选择的余地,任何的风险都愿意无条件的承受。

最后的一种情绪,是迷信。严格而言,这更像是一种态度,一种认知模式而不是一种情绪。最典型的迷信之一是相信技术分析。尽管很多统计结果和实践证明技术分析无法跑赢市场,但市场上仍然有大量人相信通过技术分析可以获得超额收益。另一种在中国更为常见的迷信是对风险收益相匹配的无视。表现出的具体形式是大量的人相信可以通过特别的“通道”或者“资源”获得长期的低风险高收益(一般而言40%以上),并且对于年化10% - 15%的收益表示不屑,认为太低。

恐惧或者狂热都在损害投资者的收益,无论是机构还是个人,无一例外。例如,1987年10月19日美国股票市场当日下跌了23%。在当时,绝大多数个人或者机构选择了出售股票,购买债券,导致股票价格奇低,债券价格被推高,绝大多数人在恐惧和狂热双重作用下再次选择了低卖高买。回顾这个历史点,股票市场此后有了剧烈的反弹(2年内指数收复失地并再创新高),本来这是一个加仓获利的好时机,但是大型机构由于选择大幅降低资产配置中的股票配置并没有抓住这一波反弹,而是直到90年代中期才恢复元气。

对于恐惧或者狂热的认知可以有利于我们控制情绪,做到理性的决策。低卖高买很容易理解,这就好像放弃一个背叛你的而又是你当初热烈追求过的情人。但在资本市场上,热烈的拥抱一个深深伤害过你的资产,在合适的时间,市场会更加热烈的回报你的冷静与勇气。

微信公众平台: OTCOPTIONS

新浪微博:@衍生品定价研究

网页链接

雪球网:@衍生品定价研究

网页链接
雪球转发:5回复:2喜欢: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