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巴菲特与Ivey商学院学生对话

2008年巴菲特与Ivey商学院学生对话

奥马哈,内布拉斯加州, 2008年3月31日,上午10点到晚上12点

Q1: 你对中国股市有什么看法?

A1:中国股市?我不知道市场会怎样。当我在中国的时候,他们对我提出了很多关于市场走势的问题,A股的很多股票例如包括中国石油等,它们在中国内地的A股股价是在境外的两倍(当时中国内地不允许人们在香港或美国购买股票)。这真的很特殊。如果你知道限购何时会被取消,那么做空A股股票并同时在其他市场做多,那是个赚钱的好机会。但中国股市有12亿人,大部分人都有投资或赌博的冲动。正如我们所知,股票市场在中国变得非常受欢迎。根据中国的A股价格,中国石油一度是世界上市值最高的公司,市值超过1万亿美元,而埃克森的市值只有5000亿美元,这使得中石油的市值是埃克森的两倍。

我不知道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人对股市很陌生却突然对股市很感兴趣。你买东西的时候,肯定要确定这个东西值这么多钱你才卖,但中国的股票市场却不是这样。20年前在科威特也遇到过类似的情况。我不知道人们是变得更友好还是更疯狂。那不是我的游戏。我的游戏就是用50美分买一美元的东西。

如果他们疯狂的一路追涨,这对我(抛售)很有帮助,如果他们疯狂的杀跌,我会买入更多的股票。我的工作就是利用市场先生的疯狂。这可以追溯到本·格雷厄姆的《聪明的投资者》第八章。如果你打算和一个合伙人(假设是市场先生)一起基于价值进行投资,假设你们每人拥有一个麦当劳摊位的一半股权。每一天他都给出一个他想要的价格,要么买我的股份,要么把他的股份卖给我。如果他听到不好的谣言,他会低价出售给我。过了几天,他看到汉堡王(Burger King)被烧了,排起了长队,非常兴奋,于是他决定给我一个高报价,所以我就卖了。我想要什么样的合伙人呢? 我要个神经病。他越蠢,我就做得越好。我不想要一个冷静理性的伙伴。我想要一个有着巨大起伏的人——一个躁狂抑郁症患者。只要你认识到他是来为你服务的,而不是来教导你的,你就能挣很多钱。你不能听了市场先生的话就认为他是对的。在中国,你无法预测股票市场会多极端。我不知道市场明天或后天或下个月或明年的走势。我确定知道,最终股票价格趋向于真正的价值。

Q2:你怎样才能在不投入大量资金的情况下赚钱?筹集资金难吗?

A2: 是的,我没有筹到钱。我11岁时买了第一支股票。我买了3股花旗服务优先股。我花了5年时间存了120美元。我从6岁到11岁一直在存钱,那时我有足够的钱买3股股票。那时我读了很多关于投资的书。我不停地买卖股票。当时我没有确定的投资哲学。比如爱德华和麦吉有一本很有名的书是关于技术分析的,我对那本书里的统计数字很感兴趣。我想到了很多不同的投资方式。

在我20岁离开学校的时候,我已经挣了9800美元。我投资的第一支股票(我投资了我净值的四分之三)现在叫Geico。那家公司让我很兴奋。我只是不停地寻找,并不担心(即使是现在,我也总是玩得很开心)。我喜欢玩这个投资游戏,不管是资金是多还是少。我不需要赚很多钱,为了自己或孩子过上富裕的生活。

1954年,我开始为本杰明·格雷厄姆工作。1956年,我回来的时候有17.5万美元,当时我认为这些钱足够我度过余生了。我回到奥马哈两个月后,我对7个投资人说,我们将建立一个合伙人关系,资金将以完全相同的方式运作,除了他们不知道我买了什么股票。我会像对待自己的钱一样对待这些钱。除非他们有合理的盈利,否则我就拿不到管理费。这是我选择的形式,我觉得就这样了。然后投资人开始涌来。到1961年,我有11个合伙人。我没有员工,一个人在自己的卧室里工作。如果要买一只股票,我必须写11张支票,我必须提交11份纳税申报单。

1962年,我们创办了伯克希尔。这就是它的历史。但历史并不是一个总体规划。历史就是你每天都在做你喜欢做的事,然后弄清楚人们是否愿意和你一起做,最合理的方式是什么。这就是我们管理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的方式,公司以合伙企业的形式运营。

我能用这数十亿美元做什么呢? 我看不出有6间房子和高尔夫管理员有什么大惊小怪的;我看不出车库里有20辆车有什么大惊小怪的。仔细想想,你比约翰·d·洛克菲勒过得还好。如果你想看超级碗,只要打开电视看就行了。如果他想看世界大赛,他会花很长时间去那里,他不会有空调之类的东西。问题不在于变得富裕,而在于找到你喜欢做的事情并过着正常的生活。最重要的是找到合适的伴侣。如果你做了一个错误的决定,你会后悔的,这是有很多痛苦的,但如果你有一个正确的配偶,这是美妙的。你在配偶身上寻找什么品质? 幽默,长相,性格,头脑,或者只是一个低期望值的人。你要做的最重要的决定就是这个。如果你做了一个正确的决定,我将保证你在生活中有一个好的结果。

Q3:有这么多的股票和公司,我想知道你是否可以讨论一下你用来缩小范围寻找价值投资的过程

A3:在现在的情况下,公司不会那么快改变。我试着想想那些公司。我希望他们的价格能有很大的波动,因为那样的话它们的估值就会变化很大。我经常使用的一个工具是价值线杂志(Value line)。每13周他们会评估一次所有的股票,所以我会仔细阅读这份周刊(需要15到20分钟),希望能勾起我的记忆。

当你进入货币或债券市场之类的东西时,本质上是寻找不寻常的事情发生。举个例子。如果你相信有效市场,我会摧毁你的信念。大约7或8周前,你可能已经读到关于拍卖利率证券(ARS)的报道,说每周的拍卖是假的。换句话说,这些是支持货币市场基金的工具(3300亿美元的免税基金)。人们认为拍卖利率证券(ARS)是活期存款,通过每周拍卖,任何人都可以卖出或者买进。他们对支付的利率有限制。没有人想过他们会达到突破限制。他们已经超越了这些极限。如果上限是4%,那么发行人将支付4%,而没有人愿意以4%的价格买入。所以人们被困在里面。在99%的情况下,发行人的信用是没问题的。问题是整个金融系统都处于压力之下,没有人愿意投入资金。人们认为他们可以从明天早上得到一些东西,但是他们做不到。在美国,数千亿美元的资金被锁定在这些拍卖利率证券上。那么发生了什么? 6、7周前,我们开始竞拍这些东西。这让我开始思考这个问题。这加起来没投资多少钱,但我们开始购买这些债券,现在我们大约购买了40亿的债券,7周前的利率是2%,现在是8%,而现在短期国库券的利率才1%。这很疯狂,但真正疯狂的是我们每天都能从花旗,美林,JP摩根得到不同的报价。有时我们会在不同的页面上看到相同的发行者,比如纽约港务局,有时我们以8%的利率出价,而其他人,仅仅因为他们在另一个页面,就以5%的利率出价;这个利率差异是巨大的。如果市场是有效的,这是不可能发生的。这不是什么小小的市场异常,这是一个3000亿美元的市场,在同样的证券上有3%的差价。8个星期前,我做梦也想不到会发生这种事——然后它就发生了。它比我想象的要持久得多。

Q4: 你如何看待当前市场和经济的低迷?

A4: 我认为我们将在一段时间内陷入衰退。在美国的许多地方,住宅价格在短时间内翻了一倍甚至更多(公寓价格)。在它翻倍之后,人们仍然可以借到90%或95%,甚至有时是100%的购买价格——这对经济是不利的。

如果你回到2006年,有4万亿抵押贷款来自美国。想想这给经济带来了多少好处。我们现在创造了新的债务,很多人通过证券化购买了这些债务,尽管他们并不知道自己会陷入什么。因此,现在每个人都在试图去杠杆化,而不是让这几千亿甚至更多的资金流入经济。银行在努力去杠杆化,家庭也在努力去杠杆化。你可以做的一件事就是给人们提供大量的金钱。本•伯南克(Ben Bernanke)在担任美联储(Fed)主席之前就写过这方面的文章。有时你能预见,有时你不能。我不知道如何解决经济衰退。如果经济在去杠杆化,那将是一件非常痛苦的事情。

如果你看看花旗银行或摩根大通的年报,它们都有大量的债务。银行已经在这类事情上压了很多钱,并试图摆脱它。他们在很大程度上错误地估计了风险,就像住房抵押贷款的贷款人一样。这些人不知道他们在做什么。贷款是基于评级的而评级是基于贷款的。我钦佩本•伯南克(Ben Bernanke)和亨利•保尔森(Henry Paulson),因为他们的工作非常艰难。我的工作就是轻松投球。如果你是在公众场合,你没有机会选择你要投的球,而且它们是最艰难的。这与我所从事的工作恰恰相反,而且我很欣赏他们。这些人不惜牺牲自己的名誉,每天工作18个小时。我不认为我有解决这个问题的正确想法,但如果我有,我会传达它们。

这不是一个容易的问题。顺便说一句,这也不是世界末日。看看20世纪,道琼斯指数从66上升到11000。按实际价值计算,美国人的平均生活水平上升了7倍。在过去的一个世纪,有大萧条,两次世界大战,冷战,越南战争,大流感以及各种各样的经济衰退。资本主义确实有繁荣的浪潮,但当人们做傻事时,它就会被打断。

Q5: 过去你谈到了人口问题。你认为我们这一代人面临的最大挑战是什么?

A5: 这个挑战在某种程度上是一个无法解决的问题,这就是为什么它是一个挑战。最终的问题是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我们不知道答案。如果能成功地解决这个问题,我会把我所有的钱都捐给慈善事业。我可以在这个方向上花点钱,但是钱在解决这个问题上的作用非常有限。这就是为什么它是一个大问题。

社会上最大的问题并不是无法确定的。他们是挑战智力的人。在这一点上,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掩盖了其他一切。在这一点上,我们有65亿人,其中相当大一部分是精神病患者、自大狂或宗教狂热者。它们在三个方面受到限制:知识、交付能力和原材料。他们有意图,这是第四个因素。知识就在那里,不幸的是,它可以传播和成长。这些原材料是问题所在,特别是在核材料方面。很有可能在未来50年内发生核事故。如果你想想看,如果人们愿意为了一项事业而自杀,就像9/11事件中19人自杀一样,那将对社会造成巨大的伤害。试想一下,在一个周六的晚上,有10个人随便走进一家电影院,然后引爆了自己,这将是剧院行业的末日。在我看来,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似乎是一个无法解决、甚至几乎无法阻止的问题。我们想要做的是降低概率,这意味着更好地控制材料。这对整个世界都有巨大的好处。

Q6: 你最喜欢的小说是什么?

A6: 我不看小说。我喜欢读传记。查理(芒格)读的传记可能比世界上任何人都多。赌博是人类的一大特点。如果你有钱的话,周日晚上看足球赛会更有趣。我一直认为,当互联网出现的时候,会有很多成功的生意——赌博和色情。对相当一部分人来说,赌博是一种无法抗拒的冲动。赌博不会消失。我们提供的信息越多,参与的人就越多。

Q7: 为什么你自己不做慈善,为什么你宁愿把钱给那些做慈善的人?

A7: 我所做的基本上是慈善活动。我制定优先事项,比如人类最重要的问题是什么,这些问题没有自然的资金基础,也没有从其他地方获得资金。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做了越来越大的规模,因为基金变得更大。

几年前我发现有5个基金会的做法与我的想法相同。我非常信任这些机构的负责人,他们会诚实地执行任务。我有更多的乐趣做我所做的和创造更多的资金供他们使用。这可以追溯到亚当·斯密,我们想让杰克·韦尔奇来管理通用电气,我们想让迈克·泰森来管理拳击比赛,而不是相反。

这对我有一定的好处。有些事情我自己不做,因为别人做得更好。我认为会有比我更有能力分配这些钱的人。当我的合伙人最初来找我时,他们对我说:“你比我们更擅长投资。”我对这些基金会说,他们比我更善于捐钱,我知道他们是在做好事。其中最大的是比尔和梅琳达·盖茨基金会,他们两个人,一个52岁,另一个43岁。他们很聪明,他们很年轻,他们非常有活力,他们发很多时间研究相关的课题,他们把自己的钱用在上面,他们和我想做的事情一致。所以如果我能让他们做这项工作,我完全赞成。 我正在做我说过要做的事。查一下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的网站就知道了。我希望他们能解决那些没有自然资金的大问题。

Q8:你对政治和投资有什么看法?有些人认为你在ISCAR的投资是在巴以冲突中采取的立场。你的投资如何影响人们对你的定位?

A8:一般来说,投资者不会发表任何政治声明。以我在中国石油的股份为例,它并不是对所有中国政策的认可,就像我对美国公司的投资一样,它们与政治无关。ISCAR可能很特别。这是以色列最赚钱的企业之一,如果不是最赚钱的话。这几乎是以色列成就的象征。2005年10月,我收到了一封来自Eitan Wertheimer的信,他和他的家人拥有ISCAR。他说了他卖掉这家公司的缘由,并认为我是这个世界上唯一他想卖的人。他说如果我感兴趣的话,他可以从以色列来。我发邮件给他,我叫他过来。我们一拍即合。在我买下它之前,他试图让我去以色列看看公司的实际运营情况。我知道这将是美妙的,我只是想,如果我看到它是多么美妙,我会花更多的钱,所以我没有去。然后我们买了它。我认为以色列是一个非凡的国家,尤其是这些人是优秀的。我答应Eitan以后去那里,所以几个月后我就去了。我对它的一切都很满意。它是一个真正卓越的公司、家族和管理团队。我很自豪能和他们在一起。这是我见过的最了不起的企业之一,白手起家,离黎巴嫩边境只有8到10英里,能力和正直是这家优秀企业一路成功的保证。

Q9: 请问您如何看待证券监管机构在市场中的作用?

A9: 这对市场和市场运作方式非常重要。在监管方面,我将给你一个警告性的例子。房利美(Fannie Mae)和房地美(Freddie Mac)是最重要的两家机构。你甚至可以说它们是最重要的,因为联邦政府是它们的后盾。他们所做的事情在杠杆和其他方面是不可能完成的。联邦政府不能离开房利美和房地美。由于意识到它们属于政府,并且由于这种准政府性质,国会一直对它们进行重大监督——告诉它们可以做什么,不能做什么。为了维护这些机构的完整性,他们成立了联邦住房企业监督办公室(OFHEO),它有200多名员工每天去上班,它唯一的工作是监管这两家公司。几年前,我们发现这两家企业出现了一些美国商业历史上最大的会计差异,可能还有相当数量的欺诈。OFHEO随后发布了一份报告,指责除了他们自己以外的所有人,这就是它们的功能。如果你去他们的网页,你会发现这就是他们存在的原因。

所以如果我是一些大型机构的负责人并雇佣一群最聪明的人和我一起工作,去监管摩根大通(JP Morgan),花旗集团、美林(Merrill Lynch) 等十个最大的金融机构的所有头寸。我怀疑我没有能力告诉你们到底发生了什么。

1998年,我们收购通用再保险公司(Gen Re)时,我就面临过这个问题。它们是一家中等规模的衍生品公司,账面上有2.3万多个衍生品合约,当时我根本无法搞清这些合约。

在1988年和1989年,查理是所罗门兄弟公司的审计委员会成员,该公司当时是一家大公司。他会花5到6个小时开会试图弄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但事实是他做不到。尽管他确实发现一些问题,例如,在一份合同中有2000万美元的错误,但当时类似的合同有成千上万份。

所以我认为对这些机构进行监管是非常困难的。当这些所有者(比如贝尔斯登)拥有这些巨大的优势时,它就会疯狂地鼓励杠杆化,甚至可以利用资产负债表上根本看不出来的工具来做到这一点。我想这是很辛苦的工作,但你必须去做。最后,如果这家机构倒闭了,财政部长和美联储主席只能去找别的事做了。

当花旗发现,由于资产负债表上的资本限制,它们无法进行投资时,它们找到了在资产负债表外进行投资的方法——这就是结构性投资工具(Structured Investment Vehicle,SIVs,短债长投)的来源。就在几年前,谁听说过SIVs。仅花旗就有800亿美元。他们有所谓的流动性看跌期权,这就是SIVs存在的原因。什么是流动性卖出? 我认为5年前这个词还不存在。我想,当记者打电话给首席财务官,问他这些到底是什么东西的时候,什么是SIV而不是停车?

我们有一份100年后到期的合同。100年后,有人会打电话给另一个人说,让我们解决这个问题。不是你欠我们一百万,就是我们欠你一百万。只有4家大型会计师事务所明确地对各种交易对手进行交叉审计。我向你保证,这些审计师都核实过的这些衍生品数字的有效性,其中甲方对衍生品合约的估值与乙方相差很大,而且A和B都是由同一家公司审计的。我不知道该怎么办。它变得非常复杂。我不确定监管者能做什么,但是目前的制度总有改进的地方。

Q10:幸福是什么?你幸福吗?

A10:我太幸运了。我可以和我爱的人一起做我喜欢做的事。这是幸福。我每天都很快乐。我怎么能更快乐呢?有人曾经说过,成功是得到你想要的,幸福是想要你得到的。这就是我在周围看到的人。在生活中,我唯一不喜欢做的事情就是偶尔炒人鱿鱼。如果我不必那么做,我愿意付一大笔钱。但其他的我都喜欢。我在做我喜欢做的事。我可以玩沙狐球,我可以在拉斯维加斯,但我在做我喜欢做的事。

奥马哈有个女人是波兰犹太人。她和家人在奥斯维辛集中营待过。她对我说:“沃伦,我交朋友很慢,因为我要看他们是否会把我藏起来吗?“ 现在我知道,像我这个年纪的人有很多人会把它们藏起来,比如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的汤姆·墨菲(Tom Murphy)。我也可以告诉你一大堆其他的人,他们身价数十亿美元,他们的学校以他们的名字命名,但没有人会隐藏他们。他们自己的孩子甚至不会把它们藏起来,“他在阁楼上,他在阁楼上”。

隐藏只是爱的一种比喻。我见过各种各样的人,他们都很痛苦。他们拥有世界上大部分人可能认为重要的东西,但没有任何人真正在乎他们。被给予无条件的爱是你能得到的最大好处。爱的神奇之处在于你无法摆脱它。如果你试着放手,你最终会得到的更多,但如果你试图抓紧它,它就消失了。这是一种不同寻常的情况,那些完全把它推出去的人,却得到了十倍的回报。我的朋友汤姆·墨菲,我之前提到过,如果他为我做了20件事,他就不会期望得到任何回报。

有些人总是想从你身上得到比他们提供给你的更多的东西。这是一种可怕的行为模式。我给学生的方法之一是让你们想象我给你们一小时的时间,在这一小时里,你们必须从你们的同学中挑选一个,在你们的余生中持有10%的股份。当你写下那个人的名字时,我会要求你列出让你选择那个人的原因或品质。你不一定会选择班上第一名或智商最高的那个人;你会挑出一个有效的人。你要找的是那些能吸引人而不是赶走人的人。然后我让学生们做空另一个同学,这才是真正有趣的部分。你在找谁?你不会找你们班成绩最差的人,你寻找的是有一个400马力的发动机,但只会输出20马力的人,因为他会在余生里和相关的人都闹僵。。一方面你列出你想要持有10%股份的人的素质,另一方面你列出你想要做空10%股份的人的素质。

你会发现这些不是你与生俱来的能力,比如踢足球或唱高音C;它们是你为自己创造的品质。这些品质包括慷慨、幽默、宽容——这些都是你在别人身上看到并欣赏的品质。如果你对自己说,这些品质中的哪一个我学不会,答案是一个都没有。然后你再看看其他人身上让你感到厌烦的品质。如果他们让你讨厌别人,如果你有他们,你也会让别人讨厌你。你不必拥有那些品质,你可以摆脱它们。

如果你是你这个年龄,你可以做到;如果你是我这个年龄,你就做不到。基本上这些习惯是你养成的,到你60岁的时候,形成它们已经太迟了,而且它们太重了,无法改变。你要做的就是看着这个清单说我想成为我想拥有10%股份的那个人,我可以拥有这些,我会摆脱那些让我令人讨厌的品行。这并不复杂。这样做的人一定是快乐的,我向你保证,你做空10%的那个人一定是不快乐的人,一段时间后他们就什么都做不了了。

他们建立了声誉和行为模式。我的意思是,你在商业世界里经常能看到这种情况,但在其他地方也能看到。这是一个如此基本的命题。谁不喜欢被人喜欢,并希望别人愿意和他们一起工作?你知道造成这种情况的原因。谁不想逃避成为自己无法忍受的人。有这样的人。是因为他们不够聪明吗?不,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选择性地养成了灾难性的行为习惯。特别是,当你有孩子的时候,这变得很重要,因为你是这些小事的老师。关于孩子的事情是没有倒带的。你不能再做一次,所以你必须第一次就做对。如果你的孩子最终爱你,我认为你不会是一个不快乐的人。如果你有一个完全冷漠的家庭,我经常看到这种情况,通常是在富裕的家庭,我不知道你怎么能很快乐。

以前有一个节目叫“富人和名人的生活方式”,他们会给你展示所有这些大房子,但这并不是真正的富人的不同之处。富人真正的不同之处在于,如果他们愿意,他们可以变得吝啬得多。如果你和你的小舅子关系不和,一旦你很贫穷,你不想一起去参加感恩节晚餐;如果你富裕,你就会让律师和私家侦探等各种手段去解决这些问题。所以你可以看到,这种强化的行为是如此的具有破坏性。

许多年前,一个来自出版大家族的女人打电话给我,她们家都很富有。她打电话给我,我从来没有见过她,她说:“我想让你来这个小镇,你了解报纸的性质,我们相信你能想出一个解决方案,来解决我们家庭关于这个非常宝贵的财产的问题。”我对她说我只有一个问题:你是想赢还是只想让你弟弟输?她停顿了很长时间,说不用麻烦来了。我是说她想让他痛苦。

如果你想的是如何给别人带来痛苦,而不是创造一个对自己有利的环境,随着时间的推移,你会得到一个可怕的结果。

这里的每一个人,没有可怕的疾病或悲惨的死亡,都有追求幸福的激情。配偶是最重要的。拥有一份自己喜欢的工作很重要,挣多少钱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拥有一份能让你早上从床上一跃而起的工作。

我接受了本·格雷厄姆的工作。当我从哥伦比亚大学毕业时,我说我愿意为他工作,而且我将无偿为他工作。他说你要价太高了。我一直缠着他,最终在1954年他给了我一份工作。当我拿到第一张薪水支票时,我才知道我的工资是多少,我从来没问过这个问题。我只知道我将得到公平的对待,但工资到底是多少没什么关系,因为我每天早上都想从床上跳起来,为我将要做的事情而兴奋,我要给我敬佩的人工作。这才是你应该有的感觉。并不是说你不应该关注薪水,你希望在生活中充满激情,你不会总认为,你以后要做的工作更适合你。

有个哈佛的人来机场接我,他开车送我去哈佛商学院,他是那里的学生。我开始问他自己的情况,他说他是那里的一名学生,毕业后拿到了注册会计师学位,现在又回来攻读MBA了。他说,他正在考虑下一步找一份管理咨询的工作,因为简历会更加完美。我问他多大了,他说30岁了。我说你已经30岁了,而且经过了历练,你还在考虑再花几年时间做一些你并不真正想做的事情,仅仅为了让你的简历变得好看? 我说这听起来有点像为了晚年能做爱,现在少做点。

去一个你非常欣赏的组织或个人工作。我所做的事情对我来说完全没有金钱的影响。我做这件事的原因是我喜欢它,我相当擅长它,我周围的人都很棒。我不必和那些让我恶心的人交往,如果有人想把生意卖给我,而我不喜欢做他们的合伙人,那就没有理由这么做。

Q11:制药业是一个非常有风险的行业。我在想,你怎么选择一家制药公司?

A11:问题是,当你对你的竞争对手6到7年后的产品一无所知时,你如何选择一家制药公司。如果整个制药业的价格合理,你最好每家制药业的股票都买,你不知道哪家企业会是赢家。就我个人而言,我无法在制药行业挑选赢家。我可以断定整个制药行业是一个很好的行业,资本回报率很高。除非你真的是这个领域的专家,否则分散购买更加合理。我不关心哪家会有重磅产品,不管怎样,价格往往会反映出即将推出的产品。我不知道是哪家公司,但我知道5年后会有更多的药品销售。

划重点(Key take away)

【人生经验】

1. 利用购买或做空你朋友10%的概念来识别那些使人们在生活中成功的因素。增加更有价值的特质,去掉那些让你贬值的特质。改变永远不会太迟。

2. 谦虚赢得尊重。不要以自我为中心。

3.尽量量入为出。

4. 对你的朋友忠诚,并期待忠诚的回报。

5. 你对社会责任的看法要理性。伯克希尔永远不会收购烟草公司;然而,他们将投资的零售商会销售烟草。

6. 天生乐观是成功的关键。

7. 当我问巴菲特,如何平衡自己的工作和家庭时,他说:“永远不要和你的家人签订合同”,意思是如果真正的幸福,那么没有愚蠢的规则或正式的惯例是必要的。

8. 良好的商业伙伴关系建立在信任、幽默、准确和友谊的适当平衡上,随着时间的推移会发展成某种直觉

9. 幸福公式: 爱你的孩子,起床就想去工作,和你喜欢的人一起工作。

10. 人生中最重要的选择是挑选配偶。

11. 做你最擅长的事,然后把你的劳动成果交给最擅长做慈善的人。不要用低效的资本或资源来乱搞。

12. 做你爱做的,不是为了钱,而是因为它在你的心里。

【市场的具体建议】

1. 19世纪属于英国,20世纪属于美国,21世纪属于中国。做相应的投资。

2. 要有长远的眼光。短期事件是经验和学习点的好来源,但要坚持最终目标,不要慌乱。

3.充分利用波动性。

4. 购买一篮子的医药股,分散风险,因为很难分辨哪一种公司的研发管道是最优的。

5. 恶习是好生意,因为它们是人性。

6. 总的来说,金融机构应该有更多的监管。

7. 市场是无效的。

8. 在不知道股票价格的情况下,每年尽可能多地阅读年度报告,自己独立去估值。

9. 巴菲特阅读“价值线”(网页链接)来获取他的投资信息。

10. 高度推荐凯瑟琳·格雷厄姆的自传

【重点巴菲特语录】

1. 每天都要充满激情。只为了让简历好看而工作,就像为你的晚年性福减少现在的性生活。

2. 幸福就是每天跳着踢踏舞去上班。

3.有钱让你变得更讨厌。 (Wealth allows you to be meaner )

4. 当一个男人回到幸福的家庭时,他很难不开心。

5. 让爱你和支持你的人围绕在你身边,这是幸福所不可或缺的。

6. 我工作是因为我喜欢,而不是因为我需要钱。它很有趣,而且和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

7. 成功带来成功,它来自于内在。

8. 聪明就是把大量信息简化,做出简单决策的能力。

9. 世界上有很多非常富有的人,他们非常富有,但是不开心。金钱买不到幸福。

10. 如果你想在网上找到我打桥牌,那就去找TBONE,那是我的网名。

11. 成功是得到你想要的。幸福就是想要你得到的。

12. 给予无条件的爱是你能做的最好的事情。当你放手时,你得到的更多。

@谦和屋 @RanRan @管我财

雪球转发:0回复:0喜欢: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