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加息会早一点?

最近原油突破60,期铜也创多年新高,大宗商品价格明显起来了。一蓝子大宗商品的价格指标CRB(可能是比CPI更直观的观察通货膨胀的指标)已经超出去年1月初(中国疫情前)一大截。

央行的货币政策主要参考的三个指标(通货膨胀  就业 经济增长)中通货膨胀目标(2%CPI同比增长)应该是最容易实现的?不是说通货膨胀就是货币现象么

就业目标更需要要一些结构性的政策。小微企业贷款,汽车家电下乡,消费券之的。。。美国的抗疫求助好像主要是直接给家庭发钱。信用和消费得以维持,但创造的就业可能主要在墨西哥,中国,越南。。。2020年美国贸易逆差达6787亿美元,较2019年增加17.7%,创2008年以来新高,2021年1月份商品贸易逆差扩大至837亿美元, 进口创下纪录新高,要创造就业可能更好的办法不是发钱而是发买美国货的消费券?

对于投资和就业的拉动可能不在国内,发钱的主要作用应该是让银行的家庭部门资产坏帐不至于飙升,引发金融机构破产,导致系统性风险。低利率促进投资但也意味着低投资回报率,疫情之下美国的银行应该没有中国的银行那么讲政治,百度了下2020年三季度末美国银行业贷款规模同比增长了4%,贷款规模10万亿美元出头,远没中国高。美国好像是直接融资为主,美联储力挽狂澜,拯救了资本市场倒是真的,疫情之下美国新高不断。根据IPO数据研究机构Dealogic的数据显示,截至去年12月初美股市场上已有近430宗IPO交易,募资规模已超1550亿美元,远超互联网泡沫后任何一年的全年募资纪录。但美国是全球资本市场,IPO的这些钱有多少投到美国的是个问号?去年大热的造车新势力融到的钱应该是主要投在中国。

综上看来美联储的货币政策,美国政府的疏困发钱有很强的溢出效应?同时对中国也输出了通货膨胀,就业和经济增长 。如果这三项数据在中国都起来了,中国央行收紧货币政策的脚步是不是也就近了?中美货币政策不同步对汇率和资本流动的影响又会如何?有管理的浮动汇率和有限额的资本流动保障货币政策的独立性是不成问题的。经济的不同步也要求货币政策的不同步。猜想如果通胀起来的快可能汇率会升得多一些(以人币计价的大宗商品进口价格涨幅会小一点嘛。)对资本的流入会限的多一些(宽出严进)

大宗商品起来了对原材料输出的资源型国家利好。俄罗斯,巴西,奥大利亚。。。美国有铸币税,这些国家有资源税?人民币的汇率应该跟这些大宗商品价格挂得更紧一点。这样以后用人民币结算买这些资源会更容易点吧

雪球转发:0回复:0喜欢: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