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下一个乐视有多远?冯鑫终究不是贾跃亭


在40个交易日内曾创下36个涨停板纪录的暴风,在这个秋天似乎也有了凉凉的味道,继公司实控人被抓之后,暴风集团又摊上一件大事:面临暂停上市风险。

8月29日,暴风集团发布半年报财报,此时距离公司实控人冯鑫因涉嫌犯罪被公安机关采取强制措施刚好1个月。

暴风集团披露半年报,公司上半年净亏损2.64亿元,去年同期亏损1.06亿元。此外,公司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基本每股收益均大幅下滑,净资产为-2.39亿元,若今年年末不能有所改善,公司股票或存暂停上市风险。

图片来源:暴风影音公告

面临的风险

暴风集团上半年实现营收8359.29万元,同比下降89.44%;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2.64亿元,上年同期亏损1.06亿元。

图片来源:暴风影音官方

对于营收下滑,公司表示,主要系暴风智能受资金周转影响,库存备货不足,收入下降;其次是互联网视频行业竞争加剧,公司互联网视频业务营业收入下降。

业绩亏损是小,毕竟创业板公司续亏也无“戴帽”之忧,但涉及净资产就不一样了。

半年报显示,截至2019年6月30日,公司合并财务报表的流动资产4.86亿元,流动负债20.83亿元。其中,子公司暴风智能上半年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亏损为8742.91万元,截至2019年6月30日的流动资产3.56亿元,流动负债16.64亿元。上述事项的存在可能会导致对公司持续经营能力产生不确定性,公司存在经审计后2019年末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资产为负的风险。

暴风集团称,根据《深圳证券交易所创业板股票上市规则》第13.1.1条第(三)项 “最近一个年度的财务会计报告显示当年年末经审计净资产为负,深圳证券交易所可以决定暂停其股票上市”的规定,若公司经审计的2019年度财务会计报告显示2019年年末的净资产为负,深圳证券交易所可能暂停公司股票上市。

对于面临的暂停上市风险,暴风集团表示,公司将加快产品结构化调整,增加新业务,对市场用户垂化定位,推出明确差异化策略,增加公司的持续经营能力;积极与客户、供应商沟通,并进行债务重组,回笼部分资金或减少负债,用于公司业务发展;删减冗余业务,精简人员,大幅缩减运行成本,提升劳动效率,降低成本费用;创新融资渠道,加强与金融机构沟通,优化融资模式,减少债务风险;优化资产负债,提升净资产水平。

图片来源:暴风影音官微

巨大的资金压力

业绩巨亏之外,暴风集团面临着严峻的资金压力。

上半年末,公司账上的货币资金仅为769.88万元。公司的销售商品、广告业务、网络付费服务均受到冲击,销售商品主要为销售互联网电视,本期下降95.31%,主要为受互联网行业的整体冲击,融资渠道受限等原因,公司资金压力较大,影响公司业务的发展,导致收入下降。广告收入下降59.68%,网络付费服务下降62.40%。

暴风集团介绍,自2003年暴风影音诞生,至今已陪伴中国网民走过16年。公司在本地播放器领域的品牌知名度可以让公司用极低的成本获取用户,自然流量及应用市场的装机必备即可获取大量用户。

截至2019年6月30日,公司VIP付费用户数约6.6万,其中PC端约4.7万,移动端约1.9万。母公司广告主数量为62家,平均广告收入为49.8万元。

尴尬的是,而同样在A股,暴风影音的晚辈芒果TV的数据在全方面吊打“老师傅”。上半年末,芒果TV付费会员数达到1501万,较年初增长426万。报告期内,DAU均值为4736万,较去年同期增长1179万。

暴风TV作为暴风集团的拳头产品,目前业已归于沉寂。2016年暴风电视营业收入已占上市公司总收入的50%以上,但其处于持续亏损阶段,2016年-2018年合计亏损额达18.69亿元。暴风TV CEO刘耀平在6月3日曾对媒体表示“公司账面上一分钱也没有了,无法解决欠薪问题。”

风险之下,暴风集团选择与暴风智能(暴风TV运营主体)“做切割”。7月28日,暴风集团披露了《关于放弃优先认购权暨关联交易的公告》。暴风集团表示,因上述情况,公司将失去对暴风智能的相关经营活动的主导作用,将丧失对暴风智能的实际控制权。因此,暴风智能将不纳入公司合并报表范围。

失控的暴风

7月28日晚间,公司公告称,实际控制人冯鑫因涉嫌犯罪被公安机关采取强制措施。公司7月31日晚表示,实际控制人冯鑫因涉嫌对非国家工作人员行贿,被公安机关拘留。而冯鑫涉案据悉是卷入到浸鑫基金耗资52亿元收购MPS公司65%股权的事件,MPS公司经营陷入困境并于2018年10月宣布破产清算,包括暴风集团在内的收购方订立的承诺因此无法兑现,目前相关方正被出资方起诉,面临数额庞大的索赔风险。

从公开信息观察,暴风集团处境艰难。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显示,暴风集团有三条失信信息,立案时间分别为今年3月14日、4月8日和6月14日。6月14日立案的案件中,暴风集团涉及的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为支付16.88万元,暴风集团“全部未履行”。

经历了实控人被抓的打击后,暴风集团面临暂停上市风险的消息让股民们再度紧张起来。

中国证券报记者注意到,暴风集团投资者今年一季度末为69002人,而二季度末下降到68590人。

而根据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末,共有17家基金公司持有暴风集团股票,今年上半年机构大批逃离,目前仅有7家公司选择“坚守”。

今年3月以来至今,暴风集团股价经历了一轮“腰斩”,前一交易日(8月29日)大跌至5.34元/股收盘,总市值为17.6亿元,较400亿元的历史最高市值而言,蒸发幅度惊人。

图片来源:东方财富网截图

“难兄”乐视

而在同一天稍早的时候,乐视也发布了2019年中期报告,同样不乐观。

8月29日晚,乐视网披露2019年中期业绩报告显示,上半年乐视网营收2.54亿元,同比下降74.75%;净亏损100.46亿元,上年同期亏损11.04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资产为-130.89亿元。

财报显示,公司根据2019年上半年案件判决及进展情况,基于谨慎性考虑,计提乐视体育、乐视云案件负债约98亿余元。

今年7月份,据重要提示信息显示,根据深圳证券交易所发布的《关于乐视网信息技术(北京)股份有限公司股票暂停上市的决定》,乐视网的股票自2019年5月13日起暂停上市。股票暂停上市后,存在被终止上市的风险。

图片来源:乐视官网截图

短暂的高光

在过去的很长一段时间内,冯鑫曾经试图和贾跃亭划清界限,可现实是,他和贾跃亭身上的相似之处实在太多了。他们同为山西人,同样是70年代初出生,同样以互联网视频起家,同样唱过《野子》,同样有着属于自己的生态梦,两人公司上市后同为资本市场的“妖股”,同样有着相似的剧情走向。不过,两人不同的是,贾跃亭脱身赴美继续寻求造车梦,冯鑫却涉嫌犯罪被警方控制。

在冯鑫出事之后,许多人为他感到惋惜。据相关报道,美图董事长蔡文胜在朋友圈表示,心里非常难受。暴风影音免费服务过无数用户,冯鑫也成就过很多人,让很多机构和股东都赚过钱。创业者要谨记一条纪律:任何时候不要签个人连带无限责任。

在许多人眼中,冯鑫是一个性情中人。他曾经为了看世界杯请假,甚至以辞职要挟;也曾因为打架住了半年医院。

在收购暴风集团之前,冯鑫的人生经历颇为丰富,他做过食品销售、维修过BP机、也做过煤炭运输。

1998年,冯鑫进入文曲星,后来又到了金山软件负责销售。直到2005年,冯鑫创办了自己的第一家公司——北京库酷热科技公司,并推出了“酷热影音”,2007年,冯鑫收购暴风影音,组建了暴风集团。

曾几何时,暴风也有过高光时刻。PC端时代,暴风旗下的核心业务暴风影音,曾经是每台电脑的装机必备。只是后来,随着移动端的到来,暴风并没有走对路。

2015年,暴风集团迎来了资本层面的高光时刻。当年3月14日,暴风在创业板上市,当时名为暴风科技。在其上市的40个交易日内,曾经创下36个涨停板的纪录,股价一路飙升,从发行价7.14元/股,一度升至327元/股,市值最高超过400亿元,在2015年的资本市场留下深深的印记,被称作“妖股”。彼时,暴风所刮起的资本旋风,让不少人体验到了一夜暴富的疯狂。

雪球转发:0回复:0喜欢: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