否极泰董宝珍:我是投资哲学家(下)

#雪球投资人访谈系列#   在国内公募券商派云集的私募圈,“草根”出身的@董宝珍 先生无疑是个异类。基本上没受过什么专业投资训练的他,仅仅通过自己的努力,不仅在早期创办了知名投资网站”凌通价值论坛“,还于2010年成立自己的私募基金否极泰,在过去大盘低迷的两年内为其合伙人带来超过20%的回报。

然而,董宝珍先生这种”土八路“的风格却也给他带来了不少争议。有人认为他的所谓的”精神文化经济学“根本就是大忽悠,并且“否极泰”这两年超额的回报只不过是由于重仓$贵州茅台(SH600519)$的“巧合”。甚至最近和@杨韬 先生 茅台的”裸奔”约赌也被批评为“下三滥的炒作”。

董宝珍先生学计算机出身,1994年进入券商做一名普通的技术工程师。1998年,董先生从券商离职,在家乡内蒙古包头一边卖软件一边炒股谋生,顺便写写投资博客。一次偶然的机会,董先生接到一个来自英国华人的电话,对方表示很欣赏他的博文,同时鼓励他建立一个投资交流网站——也就是凌通价值网的前身。在做网站的过程中,董先生慢慢开始发现自己的天赋。随着网站的规模的影响越来越大,他也开始意识到帮别人管钱也可以成为一种正当的职业。

2008年,董宝珍先生之身来到北京,以观众的身份参加了央视的一期对话节目。正在这期节目中的一段简短发言,让他被央视制片人相中,并邀请其作为嘉宾与当时《证券法》起草委员会的专家一期录制了一期关于股市的节目。节目播出后,董先生的名气大震。

同年,”出了名“的董先生正式从老家内蒙古包头搬到了北京,开始加大运营凌通价值网的力度。2010年1月,董先生正式成立合伙制私募“否极泰”。成立之初,董宝珍先生曾经重仓$贵州茅台(SH600519)$$大秦铁路(SH601006)$$中国平安(SH601318)$等金融类股票。但从2011年开始,董先生就开始斩仓金融。财报显示,否极泰目前茅台持仓占比超过60%,剩余大部分为大秦铁路。

在将近3个小时的访谈中,董宝珍先生一直宣称自己是投资哲学家和艺术家。他表示自己目前基本上已经不看”现象“,只从”哲学层面”解决问题。每天早上,董宝珍先生都要骑30公里的自行车,找一个没人的地方静待和思考哲学。他说自己主要的娱乐方式是就是”思考玄之又玄的问题“。

董先生认为自己天生就是一名”价值投资者“,这表现为在日常生活中对品牌有着天然的反感:目前他使用的手机还是一款10年前的老诺基亚。草根出身的董先生还非常喜欢和社会最底层的人打交道:为了了解某款酒的销量,他甚至会去超市花3个小时帮女售货员搬酒。而对一些“衣冠楚楚”官场上的人,董先生甚至有些本能的反感。

在董先生的高中同学和长期合作伙伴贾晓波先生看来,董先生性格最重要一个特点就是“偏执”。当然这种性格优点就是对自己非常的自信。按照董先生自己的话说,他是中国价值投资者里唯一“玩真的”的人,为他自己喜欢的事情,是可以“玩命”的。

下面是和董先生的访谈整理,供大家参考。由于篇幅比较长,特分上下两篇。
本篇为下,上篇请见网页链接

主要观点:
1)    我的终极目的是成就哲学体系,我死了以后我不容忍别人说是董宝珍有多少钱,我希望别人在我墓碑上刻上,此人是投资哲学家和投资艺术家
2)   投资确定性要来自于历史和文化,因为历史文化是唯一不能再生的
3) 我从来不买小公司。因为小公司都在自由竞争阶段。我有个理论叫太子理论,我只买太子。为什么?因为太子是确定的**,而且我这个太子的兄弟要少。你别一百个兄弟。
4)中国最好的“小盘”成长股是贵州茅台。
5)把价值和趋势结合是胡闹,你不要试图给老虎插上翅膀
6)我不会介意单持一只公司, 因为我们大部分人的重大利益都是不能分散的。习惯性分散是一种自我欺骗。
7) 我从来不估值。我就是看好,然后差不多就行了。
8) 我认为看盘是在没有规律的地方寻找规律。
9) 风险就是你不知道,不清楚,不了解的东西。对风险的管理就是永远不进入这个领域。
10) 我是不信任人的,我不靠人,我认为优秀的管理层是风险。因为他终究会不优秀的,他终究会病的。
11)一个拥有无限兵员的将军永远打不了败仗。很多将军失败是因为没兵可派了。所以投资人一定要在场外建立外生性资金,借钱就是外生性资源之一。
12) 有些变化是随机的,必须以承受来应对。这时候合伙人素质就很关键。就像诸葛亮,背后站的是刘备就能成,站的是刘备的儿子,必败。
13)非智力管理是投资的核心


问:从2010年开始否极泰的累计回报率达到了21.75%,远超过同期沪深300的-11.24%,这个业绩您觉是偶然还是必然?包括您基本上就是重仓茅台。
答:我现在也在求证。我觉得必然的成分多一些。我持股主要持有茅台,但我持有茅台是我十几年积累的一个综合反应。我已经意识到,物质性生产企业,没有办法长期赚钱。我原来买过中兴通讯,那是一家很好的公司,把美国人打的满地找牙,国际化做的很好。但我最终发现,生产任何物质性产品的公司都不行,都不好。所以我就想要避开物质性的。我还买过TCL,当初欧洲收购失败的时候我2块钱买的,最后跌到1块多。所以就觉得物质性商品是绝对不能玩了,因为物质过剩。你看东南沿海企业说垮就垮。再有品牌的物质性企业,人力成本一涨你就不行了。所以我就意识到了,就回归非物质,回归到哪呢?就是文化和历史。我找茅台主要通过财务数据,说它毛利率90%,后来就发现,毛利率这么高不正常啊。按照经济学规律,这么高的毛利率应该回归社会平均回报率啊,它怎么10多年还没回到啊。然后就说腐败啊,腐败造成的。后来我就研究,从理论上说不是腐败造成的。腐败者为什么不买二锅头呢?所以他不是腐败,是什么?后来我就意识到了,是历史和文化。我05年就意识到了这个,但当时买的很少。投资人真正的难度是知行合一,知道可能03年就可能知道,但你2013年才可能做到。我05年就意识到了,我就少买点。但是后来认识的深度实际上就是这样的。我的理念就是集中投资于可理解的有真正有竞争优势的公司身上。茅台就是这样一个公司,我正在加大对这个公司的投入。中国也没有比我持仓茅台比例更多的了。林园持有60%,我也跟他差不了多少。如果它继续下跌我还会追加。

问:不怕一只股票风险有点大?
答:我不会介意单持一只公司。因为我们大部分人的重大利益都是不能分散的。我们只能有一个学历,最多弄个第二专业。我们的工作也是一个,我们的家庭,一个妻子,很多重大利益都不能分散。习惯性分散这种是一种自我欺骗,你分散就没风险了么?因为我信任,我了解,所以我就集中投资。所以我现在不能保证现在的投资收益是必然的,但是我是由于长期思索后的必然行为。我在挫折失败和反复折磨以后发现,只能回归这种文化。下一步我们准备投资中药,东阿阿胶,还有旅游景点什么的。假如香山要上市,长城要上市多好。每几年提提价,游客再增加点就好了,成本不增加嘛。它就是很简单的。否极泰这个成绩,不能保证完全是规律性的,但它是我长期思考的结果,不是随机的。

问:成立否极泰以后第一个投资就是茅台?
答:第一个是投资茅台和$泸州老窖(SZ000568)$

问:我看您报告后来还买了很多,包括大秦铁路,银行,券商您也买了?
答:金融我卖掉了。我在2011年春天卖掉了,我是立斩金融,就留了一个中国平安,最后我连平安都斩掉了。否极泰成立以后,初期三分之一持有金融,2011年的春天我就力斩金融,理由很简单,是因为我自己的能力圈,我理解不了金融。金融实在太复杂了,中国政策与金融有关,美国鬼子咳嗽一声,又得涨一把。所以我最后撤出金融完全是能力圈的问题。巴菲特是能理解金融,我是理解不了的。

问:您的能力圈是?
答:就是消费。之所以说这是我的能力圈,不如说这个行业简单。我又回到最简单的领域和公司。包括旅游景点,也都是公用事业。都很简单嘛。我的能力圈就是最简单的东西,我不假设我是万能的上帝。我只能假设我是普通的常规人士。我就是投资可理解的常规的消费,公用,景点,公园啊。

问:说说您的具体估值方法?PE,PB,现金流折现什么的用么?
答:我从来不估值。我就是看好,然后差不多就行了。就是“看好+差不多”。我不计较技战术,我不买高估,不买70倍市盈率就可以了。我看25倍和15倍市盈率也差不了多少。形成这观念有两个原因。一个是我曾经想把握最佳时机,结果是劳民伤财无所得,最佳时机得不到。第二点就是长期实践告诉我,真正安全来自于资产,企业。你持有的是黄金就够了,只要价格别贵的离谱就行。

问:这么说投资很简单?就是找几个能坐地收钱的东西,别太贵买入并持有,就完了?真这么简单么?
答:形式上非常简单,但是形式背后却很难。在可用文字描述的投资就是这样的,你看这段文字就这么简单。可是我们做起来,知易行难。难就难在我们的心里面,我们的内心要回归修身养性啊。投资人要成为一个哲学家,成为一个思想品性很好的人。我们真正的难度在于落实。

问:那您每年做完几个投资决策以后,每天您都干嘛呢?
答:我每天早晨就要骑30公里自行车,一个小时或者一个多小时,骑到郊区,没人的地方。我每年计划里程是1万公里。骑完以后,我要到一个无人的地方,静待一个小时。我就在那待着,不想,放空,呆一个小时。我就溜达溜达,看看钓鱼的,看看两个鸭子戏水啊,或者随机看看天空中飞的燕子,挺好的。有时候看看蚂蚁打架,呆上一个小时。剩下一个小时到一个半小时就开始思考问题了。

问:思考什么?
答:我开始思考所有的问题。包括我很多文章,就是在那个时候写好的。我会记下提纲,回去以后工作人员帮我打印,我口述。我所有文章都是说出来的。我不写字。整编以后发布。我也会看反馈,如果有不同意见我再重复思考。下午我就处理行政事物,公司这些事呗。我上午就是思考,下午做行政事务。为了思考,我会沉静一个小时,思考一个小时,有时候2个小时。

问:您也不看盘,交易呢?
答:交易我一年都没有一个来回。平时也没有什么可忙的。我们没有什么交易,我也不看盘。我认为看盘是在没有规律的地方寻找规律。短期变化是无规律的,你何苦在无规律的时候寻找呢。所以下午我就处理一些行政事务,我就跟同事们谈一谈。

问:您调研么?
答:调研。如果有事的话,我会去公司。比如我比较关注苏宁电器。我现在有一个计划,就是走访50家苏宁店。这50家我都随机走。我就去看看,愿意和我说说就说说。包括我买了茅台,看见超市了就去走走看看。有有价值的信息我就采集,没有我就走一把。不把变化当做一回事。我基本上不看即时新闻。我就看企业成长之道。我看所有的财务报表,我不看间接分析。券商报告全部不看。我不看任何第二者,第三者的信息,包括媒体的信息我也不看。媒体就是年轻姑娘写的,她也不懂。我就是把公司信息看好了,之后就走基层,剩下就是管理自己。最近我大量的精力都用在研究中国哲学。包括黑格尔哲学,我都干这个了。我认为终极竞争力都是来自于哲学。

问:您认为自己是投资家还是哲学家?
答:我是投资哲学家。我有时候也认为自己是投资艺术家。

问:但是您是学理工科出身的?
答:我现在已经放弃理工科思维了。因为理工科在股市上是不对的。理工科像是刻舟求剑。但股市是活物,有生命的,是艺术感觉。我是一个投资哲学家,我要通过哲学提高自己的能力,让它艺术化,对自己有一种乐趣,对社会有一种回报。另外,我最重要的是为了我的追随者,他们在我什么也不是的时候,押注了我,包括后来我没做好,也没批驳我,我的终极目的是把我追随者的目的实现了。我自己没有愿望。我不觉得有钱没钱有什么差别,没钱无所谓,乐呵就行。有钱有时候可能是累赘。但我对我的追随者要有经济回报,包括精神回报。做不到这一点我就很失败了,与我个人来说我无所谓。

问:您的理想是什么?想过退休么?
答:我的理想就是哲学家和艺术家。我不想退休,我现在不断锻炼身体。我有个愿望,就是活的比巴菲特长。为什么不退休,因为投资是中老年的运动,越老越值钱。只要不得老年痴呆症就行。所以我现在主要是防止得老年痴呆症。主要工作是锻炼身体,把追随者的利益得到保证。

问:按您刚才的说法,好像您每天思考投资的时间也不是很长吧?
答:是啊,每天就1-2个小时就行了。我是基于哲学去解决投资中的问题,在哲学中寻找药方,同时我也就学习了哲学。我是一个实用主义哲学爱好者,当我遇到某个投资问题的时候,我首先回归的是哲学。我不在具体问题层面找办法。包括我现在就对安全边际进行哲学思考。你说安全边际的“安全”是绝对的还是相对的?大部分人认为是相对的。我现在就在做一个追问。因为绝对和相对的差别就相当大了。如果是绝对的,就是说信赖度相当高了,如果是相对的,你就还得分散啊,策略啊,这些很必要了就。我的意思是为放弃“术"寻找哲学依据。如果他是相对的,你还得用分散投资啊,分布建仓啊,这技术性就很重要了。如果是绝对的,那就完全是道了,道就是不用技术了,低了我就买,道法自然嘛。只要是相对的,就必须学习技战术,如果是绝对的就不需要学。那么这样,所有的技术问题实际上终究还是通过哲学问题解答的。我思考的时间短是为了必须靠短时间提升质量。一个人一天要工作6个小时那是没有质量的,尤其超级脑力劳动,会把身体折腾垮的。必须短平快,集中优势兵力。不要每天盲目的工作,短时间高质量的工作就可以了。所以我有意识的调整到那样的。一天1-2个小时思考投资的东西。

问:那您晚上干嘛?
答:晚上必须休息。10点钟必须睡觉。我从来都不在11点以后睡觉。我生活必须规律。原来不懂的也乱过。现在是规律性工作。

问:有什么业余爱好么?
答:唯一的业余爱好就是思考。我的娱乐方式就是阅读哲学,思考玄之又玄的问题。我除此之外没别的爱好。

问:哲学领域您比较欣赏的人?
答:我比较欣赏老子的智慧。老子是超级智慧。我也比较欣赏孔子的责任感。孔子就是教化天下。其实孔子的哲学思想并不高,他就是教你怎么做人,他的责任感真强。他到处被人轻视。但是他为了社会,责任感很强。然后我也比较喜欢德国的黑格尔,他真的是一生为了思想,简直就是个思想狂。他如果不思考简直就活不成似的。这些思想狂魔我都比较喜欢吧。

问:您觉得哲学最后解决的是什么问题?
答:人为什么而活着。现代社会有车有房,就是好,其实不是。人轻松愉快才是好。但是轻松愉快就穷了,比如西藏。现在就是经济高度发达,本身对人是一种异化。其实最幸福的人是非洲人,他们的幸福感最强。某种程度上讲北京、上海的幸福感很低,所以从哲学上讲,北京上海不一定是一种进步。

问:怪不得您也不在城区待着。
答:是,我不爱在人多的地方带着,也不爱和人交往。所以很多人说我人品不行。因为我没有一个脑细胞用于让你对我有一个良好的印象。我对这一套很反感。

问:您朋友会不会担心您研究哲学越研究越深,结果对现实没有什么兴趣了?
答:这个有两个答案。我终极目的是为天下立学术,服务社会。我不以隐居为目的。我躲在一个地方是为了清净的工作和思考,最后终究还要服务社会。我死后500年我希望我写过的东西还有人看,我终究还是要回归社会的。

问:您准备写点什么流芳百世的东西?
答:就是东方哲学与价值投资嘛。我通过学习中国哲学,我的民族自尊心大幅提高。我认为中国必须学习美国民主科学是对的,但是美国也一定要学中国的这一套。中国这一套有好东西,不是全是糟粕。

问:您大学学什么?
答:计算机啊。

问:从学习计算机到研究哲学,为什么会有这么大转变?
答:我不知道,我也不认为需要一个答案。人走到这一步,越走越爱走。理科对富国强兵有好处,生产核武器必须要让理科生来。我们从明朝开始落后,主要是因为没有演化出现代科学来。所以从这个意义讲,我们必须学习科学。中国人都学我这套,那完了。坚船利炮我们都得用科学那一套,但是现在科学有点极端化了,什么都科学了,连风险他都能计算。能计算的风险就不叫风险了。风险就是你计算不出来的东西。很多东西都不能量化。

问:您觉得投资是科学还是艺术?
答:艺术为主。科学主要是财务学和企业管理方面的知识。量化科学不超过三分之一。三分之二都是艺术。这就是个人的经验。很多职业都有这个特点,你看医生,很多都靠经验。

问:您之前说过巴菲特的投资方法实际上和中医是一样的,那为什么中医没落了?
答:这是个悲剧。第一因为中国没落了,连鲁迅这样的人都有意无意的说中医是骗子,所以他认为中医所有的东西都是坏的。而西方打的我们屁滚尿流的东西咱们没有,所以认为西方都是好的。欧洲中心论对中国人都有影响。中国人都认为自己的东西不好,他抛弃了不该抛弃的东西。倒洗澡水的时候把小孩也倒了。第二中医不能提供一个模式,完全靠一个医生的经验。就像巴菲特说的,判断一个流氓行为没法量化,只能凭感觉,就是这个意思。中医被淘汰,是因为西方太猛烈入侵中国,把中医顺手给淘汰了。另外就是中医太难理解了,大众很难理解。西医很容易,验血,血压,中医是要家传,而且极难成功。但是中医肯定会崛起,世界正在认知,我对此不担心。中医会崛起的。

问:在投资里您是怎么定义风险的?
答:就是你不知道,不清楚,不了解的东西。对风险的管理就是永远不进入这个领域。我曾经讲过一个道理,就是防火是管理风险的根本手段。一旦火着起来的时候,世界上最好的消防队也毫无意义了。风险是不确定,不知道,不明白,不了解的未知世界,别进去就行了。我游泳不被淹死的唯一办法是什么呢?就是我永远在没腰的池子里游就可以了。如果我在5米深的池子里,进入了,我要游泳技术提高,我要带上游泳圈,所有这些手段都不能排除被淹死的风险。所以就说你不进入深水区就是最根本的手段。不进入风险是最高的境界。防病重于治病嘛。一有病了咋治都不好治了。防止它发生是最高境界。所以立足点要放在不进入风险来考虑。只有绝对确认才下手。

问:这个绝对确认的机会很少吧?
答:机会是很少很少的。价值投资所以都是很少频繁交易,而且是集中投资偏多的。一旦你大量介入不同公司,实际上你已经完全没有控制风险的能力了。控制风险就是专注。

问:什么叫彻底了解?
答:彻底了解不是指现象层面的,现象层面是无限的,主要是本质,在基因层面的。

问:什么叫基因层面的?
答:基因就是你这个企业在逻辑上就具有越来越好的本质性依据。就像一个钢铁厂,它就没有越来越好的本质性依据。即便这个经理是世界上最好的经理,也不行的。有的企业它就在基因层面上就很健康,就越来越好。一个基因不行的企业,后天吃什么都不行。我们就要买天生的好公司,不是后天人为努力的。我讲一个道理,马英九的爸爸是蒋经国的秘书,连战的爸爸也是蒋介石的智囊,宋楚瑜他爸爸也是将军,你买天生就好的。你像我为什么我没有当国家主席,不是我不努力,而是我爷爷和我爸爸就没给我创造条件。

问:能举个例子么?可口可乐算天生好公司么?
答:$可口可乐(KO)$算是后天的,还是做出来的。现在成为至尊了,它其实是做出来的。我强调的是天生就好。就像长城这个景点,它跟经营管理毫无关系,它天生就卖门票,就有人去。

问:但国外很多景点其实是免费或者说收费很低的。未来中国景点有没有可能也免费或者限价?
答:那是人家的文化,国情决定的。长城我相信未来不会免费。包括咱们博物馆现在很多免费了,我相信长城,兵马俑不会免费。免费就麻烦了,那么多人涌进去,太恐怖了,应该是用经济手段限制人数,但是这我也不敢保证。我只是为了说理,就是这个东西天生就越来越好,不靠人力后天的东西。

问:那如果一个公司基因好就一定能成么?
答:如果基因是由历史文化造就的,它就应该能成。因为历史文化都有几千年了,这个壁垒是绝对壁垒。只要某个东西历史积淀够了,就注定了。比如景山公园,明朝的**吊死在上面了,它就注定了。人们为了感受**吊死的场景,就要来。中国有13亿人,需求是无限的。这样就基本上不用费脑筋研究管理层。这样就是使问题简单了。但是这种太少了。所以必须集中投资。这种东西太罕见了,不是天天有。找到一个不容易,找到一个就得集中于它。我是不信任人的,我不靠人,我认为优秀的管理层是风险。因为它终究会不优秀的,终究会病的。乔布斯不就是么。乔布斯去世以后很难说公司的方向在哪里。虽然说它很可能越来越好,但很难说呀。

问:是不是可以总结说是只要是老祖宗的东西就好?
答:不应该简化到这个程度。应该是以历史文化为依托,满足人的精神需要的公司。精神需要是可以永远提价的,去一趟长城,这个价格是和成本无关的,是由社会消费水平决定的。

问:像迪斯尼这种?
答:对!美国的迪斯尼。美国人买迪斯尼,就是这个意思。比如老祖宗的东西臭豆腐,就相对不太好,它不是精神的,也和地域性有关系。所以不是泛泛老祖宗的东西,是要以老祖宗的历史文化为依托,满足人们的精神感觉。比如“我终于登上了长城“,这种感觉你收他多少钱,他不是特别介意。你要是吃一大碗面多收他点钱,他可能就介意了。登个长城拍照,他不介意。你比如埃及金字塔,都成为埃及的经济支柱了。它的旅游业就是围绕金字塔展开的。咱们说今年如果金字塔涨点钱,你会说涨点就涨点吧,和五千年的东西感觉一下,没什么。所以我这种投资风格,它不可能是有大量的投资对象的,但是这种风格也不具备普遍推广性,要是对哲学历史不了解,他也没办法做。

问:您怎么看借钱投资?
答:在某些时候,借钱投资是理性的。比如黄金价格在1块钱1斤的时候,你不借钱就傻喽。借钱炒股对不对这个问题本身就没法回答,70倍市盈率你借钱不是傻子么?但是现在我认为借钱炒股是趋于理性的,我也在借。此一时彼一时。都说别人恐惧我贪婪,你怎么理解这个贪婪?贪婪是不顾一切的拥有,现在你的自我本金没了,如果黄金还卖1块钱1斤,那你就借吧,衣服都卖了吧,裤衩给我留下就行。这个是理性的。

问:不怕再跌么?
答:这就是价值投资者的基本信念。价值投资者有一个信念就是跌到一定程度一定会反转。股市不是直线式下跌,价值投资者的基本信念就是不会跌没了。格雷厄姆就是这样,越跌越安全。借钱就增加了爆仓风险,但你借30%就行了。如果借30%,股价再跌一多半,你才有爆仓的风险。我觉得股价如果再跌一多半,就说明中国完蛋了,是不是又到文化大革命了。

问:如果再跌一半也就回到一千多点吧?
答:中国股市不能再跌了吧,再跌跌到平均4-5倍市盈率?那怎么了?中国怎么了?中国不过了?价值投资有个基本信念,就是股市是圆的。

问:如果出现系统性风险,中国会不会变成日本?万一阴跌几年怎么办?
答:我不知道这些风险。就我来说,我在这个点位不考虑这个问题。如果是我的话,这个点位,我会借点钱。我不考虑其他的。我只信仰我自己的逻辑,就是跌多了就得涨。我的逻辑就是这样的。跌多了就得涨,至于你再怎么折腾,我没有能力考虑。

问:您博客里写到过说“价值投资=安全边机+资金管理”,这里面的资金管理应该怎么理解?
答:我指的是战略性资金管理。就是你一定要有外生性资金,增量资金,有外面的现金流。现在大家把资金管理理解为你现在有100万,你这100万怎么分仓,这怎么做都是带着镣铐跳舞。他没办法展开,市场也没法预测。最好你有外援,外面的增量。最好有巴菲特那种,这点很关键的。道理很简单,一个拥有无限兵员的将军永远打不了败仗。很多将军失败了是因为没兵可派了。所以投资人一定要在场外建立外生性资金,所以借钱就是外生性资源之一。比如我就不相信大秦铁路能从8块钱跌到6块钱,虽然我不相信,但客观上跌到5块8了,好了,这时候8块钱你看好,那5块8不更看好了么?钱没了。你就用场外资金,最好是巴菲特那样的,没有固定利息。

问:您是从来都满仓么?
答:我现在倾向于从来满仓,因为我要弃术,弃战术。我要用战略谋划,只要我不眼瞎就行,我也不高估买,不70多倍建仓。我在合理价格买就可以了,等待自然演化就行了。有些东西你也干预不了。有些变化是随机的,必须以承受来应对。这时候合伙人素质就很关键了。必须找你真正合伙人。诸葛亮是成于刘备,败于刘禅。同样的诸葛亮,能力没变化,但是后面站着谁影响了他。站的是刘备就能成,站的是刘备的儿子,必败。所以资产管理者不是来钱就要,必须找到你的刘备。跟你的刘备在一起。公募基金业绩差的原因就是背后一堆刘禅。这个是必须考虑的。发生一些风险性波动正常的很,这是资本市场,不是保险公司。

问:您觉得思维方式比思维要重要?
答:是,比如不去看短线就是一种思维方式。因为思维方式是认为短期变化无规律可循。咱们中国股民是很勤劳的,几乎每人工作十多个小时,问题是思维方式不对,正确的思维必须是,什么东西是有能力认知的,哪些东西根本就是人力解决不了的。中国股市就是很多投资人根本没有在思维方式上下功夫。包括股市不能量化,这是基本思维方式和原则,如果认识到,你就不再计算了,不用K线、计算机算了。基本原理决定了很多事情你根本不用去干,但大家都没明白这个基本原理,都是在黑房子里找一只黑猫。就是在没规律的地方寻找规律,而且每天累的够呛。人们不知道哪些东西是人力无法胜任的事。所以思维方式很重要,先建立起思维方式,哪些事情是能想明白的,能认识的,哪些事情是不值得你思考,你也思考不了的,这些问题搞清楚,你再思考。到那时候,你思考的要素就很有限了。就很容易了。比如我,别人说你怎么每天就思考1个小时?我认为一个小时就够了。所以不介入乱七八糟的问题,自然就高效率了。

问:T先生Z先生对您的启示?
网页链接

答:投资就是人生。投资根本不是技术活。多少投资人在股市倾家荡产,人生为之改变,得到成功了,驾驭不了自己,又失败了。投资对人性的综合考评。投资终极考验的是人品和人生。投资即是人生。进入投资界就是要想要一个严厉的考官考验自己的人生。如果不进入投资界,当公务员可能你很平淡的。但只要做投资,就必须接受资本市场,接受严厉严格的考评。对此我自己也有理解,资本市场非常残酷的对我进行了考评,摔打,包括我有时候觉得玩不动了,但最后我没有放弃,又坚韧的摔倒了又爬起来,爬起来又摔倒。别人觉得你好的时候,夸一夸,你马上又掉下来了。

问:您之前有过这么多挫折?
答:有啊,没有哪能成长这么快。刚入行的时候比较多。那时候在家里玩,挫折比较多,有时候也得赔钱,那些都是早期的过程,但是后期我走向价值投资以后,相对就好多了。我进入价值投资以后就没有遭遇灭顶之灾。进入价值投资以后觉得价值投资真好,没保证赚大钱,但是基本封杀赔大钱的空间了。不像T先生,Z先生一样,要了他们的命。整个投资是人生的洗礼,稍微有人生缺陷能要了你的命啊。很多人,性格窄小就憋死了。T先生受到的挫折更狠,但性格让他又站起来了。所以是人生,人性的考验。

问:说说对您影响比较大的人吧?
答:我妈妈。我妈妈是退休工人,只有小学文化。但是我妈妈不仅塑造了我的肉体也塑造了我的精神。我所以是我,是由于我妈妈塑造的。我妈妈有两点让我终生难忘。我妈妈一生不谋私利,她没有琢磨过自己的利益,一生都在照顾身边的人。虽然很多时候她照顾不了,没有这个能力,但是她没有谋自己的事情。第二我妈妈终身遭受挫折,从来没有向挫折低头。她从小没有母亲,长大了计划经济子女多,我们家四世同堂,我妈妈是主要劳力,操劳这么大一个家。包括后来我爸爸又去世了。人们感受不到的痛苦,她都是笑面承受的。

从生活上,我的人生受三个女人影响。我妈妈,我爱人,我女儿。她们将描画我的人生。我小孩上小学。我爱人跟一个疯狂的哲学家生活在一起,并不是什么好事。

问:您怎么形容自己的投资风格?
答:在没有风险的时候不顾一切的下大注。我是一个下大注爱好者,我不搞分散投资,我嫌那个麻烦。我在没有风险的时候下大注,在绝对机会的时候下大注。很多人认为没有绝对机会,我觉得有。我们等的就是绝对机会。我们的机会就是绝对机会。

问:这种绝对机会可能10年一次吧?
答:真正的大师可能就是10年玩一次。咱们不是真正的大师,恰恰差在这个。

问:那您做了私募以后,就没法这么玩吧?
答:是。但是我是倾向于抱住真正的黄金,就够了。如果跌停了,我可以透支,我可以卖掉衣服。所以如果这一步我看走眼了,我就杀生成仁了,认了。我为我的认知负责。我不能怀疑我自己。我是信任我自己,有能力知道谁贵谁贱,谁好谁坏的。如果我连这个信念都没有了,那我就不敢下大注了。如果我最后下大注失败了,我杀身成仁以谢天下。我就要这样的。现在中国投资人习惯不敢相信自己的了。不相信自己是投资人的通病。你看准了就一定要大力度投入。我下大注一定是100%有把握的。我不是尝试,我如果只有95%的把握,我一分都不投,我投的时候一定是有把握的。

问:您就不怕自己会有思维盲点?
答:天行有常,我是以道取胜的。我是靠规律制胜的。中国有一句话,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他在家里头帷幄运筹就决胜于千里之外了。他是靠什么决胜的?他不是靠研究具体问题取胜的,中国战略家不靠这些,中国战略家靠谋略,天时地利人和。中国战略家特别强调谋,谋就是不靠接近现场,这种是非常抽象的,不用到现场去,它就能知道。

问:您就这么自信说一个人就能什么都想通了?
答:你没有办法避免思维盲点,因为世界是无限复杂的。在现象层面没有人能确定知道无限信息。但是本质是可知的,比如说有人今天头疼脑热,掉头发,耳朵痒,这些都是现象。中医认为是五脏关系失和,它所有的病都是调理五脏。中医观点是强调本质不强调现象。强调现象是头疼医头,脚疼医脚。现在西医都是这样的。根本是回归本质才能知全局。真正知道是知道本质了,所以现象不可知,也没必要知,我回归本质嘛。

问:那回到投资,您说喜欢有不断涨价的能力,提供精神层面需求的这种东西,它会不会随着时代的进步有改变?
答:不会的,只要中国文化不丧失,就不会变的。包括现在人们喝可乐,跳街舞,等这些人老了以后,30-40岁差不多都会回归。

问:您这么乐观?
答:我非常乐观,但是我不保证我是正确的,不过我信仰我自己。如果我错了,我跟@杨韬 先生打赌嘛,我光屁股跑一圈就行了。我信任自己,我怎么认知就怎么干,有些是错的,错了以后改了就行了。

问:您自己的性格缺点?
答:我的性格有这么几点。一个是刚愎自用,自以为是。我自己有个特点。除非我自己琢磨明白了,否则我不听任何人的说法。我也不太听别人意见。另一方面,我比较自我陶醉。我这下跟你说话,我是不在乎你的感觉的。我完全陷入我自己的感觉。我是在给自己说,好像忘了你们存在,完全陷入自己的感觉中了。但是随着年龄增长,会不断调整,但是性格改不了。

问:您性格的优点呢?
答:我是中国价值投资真正玩真的人。我是真正的求索者,真是为此消得伊人瘦啊。虽然我没瘦,那么胖,但我真的下了心血。

问:但您思考的都是哲学问题呀?
答:对,思考哲学问题是更高深的。我就是咬住一个问题穷追猛打,完全是求真的。我是赤子一般的真人。我完全不在意别人说什么。我是真正玩真的,为自己喜欢的事情,玩了命了。给你讲个事,有一天我突然从外面回家了,我爱人问我:“怎么了,你出什么事了。”我说:“没什么事啊!”我爱人:“那你怎么哭了?你脸上有泪痕。”我说:“我刚才想一个问题我想明白了。我激动的落下了眼泪。”我太投入了。但这个事跟巴菲特比不了。巴菲特问自己的小孩说:“你是谁家的小孩啊?”小孩说:“爸爸,你不认识我了?我是你的小孩啊。”巴菲特工作的连他儿子女儿都不知道是谁家的了。真正投资者是真正的很执着的很啊人!哪会每天作秀啊。当然,我这两天光屁股打赌是有点作秀,但我也是为了我的思想。

问:您和合作者贾晓波老师是怎么分工的?
答:我基本上作为演说者,他是听众,然后他挑刺。他能听明白我的问题,还能够知道我错在哪。他本身也很懂投资,但他本身不夸夸其谈。他相当于一个训狮子的,驯服了我这个狮子。 对于我来说,寻找一个听众是很难的,我找不到一个很好的听众。这个听众像一个捧哏的似的,有时候他语气不太认同,我也能明白他的意思。


参考资料
1) @贾晓波 先生谈董宝珍 (贾晓波先生是董宝珍的高中同学和常年合伙伙伴,目前负责凌通价值网和否极泰基金的运作)
问:你平时主要是为董老师提供一些帮助?
答:也谈不上帮助。97年吧,就已经开始认识了。认识以后就一直一起做点事。

问:您怎么看董老师性格?
答:他是一个激情的人。他比较专业,除了睡觉吃饭,都在想问题。他可以说除了投资,其他的事情,他都不管。就是不顾家,完全的投入到投资里面去。其他事情不想,包括我们都做不到这一点。

问:他性格上的优点和缺点?
答:优点和缺点实际上是合一的,说直白一点就是偏执一些。专一就是偏执。这是性格两面,有利也有弊。但是成功必然是相信自己才是成功。股价跌下来,你自己判断到底是相信自己还是相信别人,这个时候是绝大多数人都做不到这点。

问:您在你们俩合作中主要起到一个什么作用?
答:我就是提醒提醒他吧。有时候他可能陷入到里面去。我就去在他陷入偏执的时候稍微掰回来一点。他偏到一定程度我就拉回来。

问:你俩平时主要怎么讨论问题?
答:我们俩也不开会,就在马路边走一走说说就完了。

问:您俩是中学同学?有没有董老师小时候的段子?
答:是高中同学。我们记得我们上物理课的时候,老师讲课的时候,他说老师我有点问题,就直接上去和老师一起在黑板上讨论。这么多年他性格一直没变。也稍微成熟了一些,变得比以前不容易着急了,以前特容易着急。

问:有没有担心自己考虑哲学问题太多,最后不识人间烟火了?
答:投资实际上也得了解社会。假如把他关在荒岛上,就思考哲学,我觉得还得接触社会。这方面他做的也不错。比如最近我们做酒企业的股票,他就去超市看看。他这方面挺下功夫的,4-5个小时跟售货员在一起,帮他们搬东西,因为卖酒的都是姑娘,体力差一点。

问:董老师善于和人打交道么?
答:我觉得还可以。他特别善于和底层的人打交道,讨厌和虚伪的人在一起。他跟超市下层的人特别亲切,反而和衣冠楚楚官场上的不会接触。他跟农民,马路上摆摊的,超市里员工都聊的比较熟。

2)投资业绩



截止2011年底持仓(目前持仓变化不大,来源否极泰年报)
雪球转发:16回复:8喜欢:26

全部评论

ALEX-杨新军05-30 15:52

学习一下

蓝河谷2016-02-02 17:29

哈,不予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