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商行炸了!一周内两家IPO审核被取消、两家评级被下调!

导读:

这一周,农商行事儿有点多!

短短一周之内,有两家农商行的IPO审核被取消,同时又两家农商行不良率大幅飙升,导致评级被下调。为什么被取消IPO审核?为什么评级被下调?

近期多发的风险事件意味着什么?如何应对小型地方金融机构风险逐渐暴露?

一周内,两家农商行IPO审核被取消

一周前,证监会取消了对青岛农商行首发上会申请的审核。

一周后的7月9日,证监会又取消了浙江绍兴瑞丰农村商业银行发行申报文件的审核。

这意味着,一周内有两家农商行的IPO审核被取消!原因何在?

轻金融发现,从市场担心的资产质量来看,两家农商行目前的不良率并不算太高。

截至2017年上半年,浙江绍兴瑞丰农村商业银行不良贷款比率为1.73%;到了2017年末,下降至1.56%。而且,该行拨备覆盖率在过去三年出现稳步上升,截至2017年末,达到了227.79%。

青岛农商行自2014年至2017年的不良贷款率分别为2.40%,2.38%,2.01%和1.86%,虽然高于同期已上市银行的不良贷款率平均水平,但不算太高。

为什么两家农商行IPO审核被取消?

今年监管部门对排队企业从严发审或是一个重要原因,2018年上半年,企业的过会率大幅下滑。

据《国际金融报》梳理,今年成功过会的4家银行(包括成都银行、郑州银行、长沙银行、江苏紫金农商行)在发审会上的情况后发现,业绩并不是发审委的第一大关注点,而不良率问题屡屡被重点提及。

例如长沙银行,尽管长沙银行在2016年的不良率明显低于同行业,但发审委还是询问其低于平均水平的原因及合理性。同时,也被问及贷款五级分类制度是否健全有效、减值准备计提是否充分。

又如紫金农商行,发审委认为,紫金农商行在报告期重组贷款逐年增长,各期末不良贷款率逐年下降,部分行业迁徙率较高,要求该银行说明报告期内重组贷款比重呈上升趋势,且重组贷款占比超过逾期贷款占比的原因及合理性;与可比上市银行相比,重组贷款占比是否合理;重组贷款的五级分类是否合理,减值计提是否充分,是否存在通过重组贷款规避相关监管指标的情形等。

目前,中小银行的排队速度在加快。据券商中国统计,19家A股排队的银行中,三家已过会,目前为预披露状态的有8家。

两家农商行评级被下调

同样在一周前,中诚信下调了贵阳农商行的主体评级,原因是不良率暴增。

数据显示,贵阳农村商业银行不良贷款率从2016年末的4.13%飙升至2017年末的19.54%;相应地,不良贷款拨备覆盖率从161.25%下降至34.15%。

详情点击:某农商行不良率飙升至19.54%的背后

轻金融发现,7月10日,东方金诚也将山东邹平农商行主体评级下调至A+,评级展望为负面。

主要原因也是不良贷款大幅攀升,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末,该行不良贷款率为9.28%,相比2016年末上升6.85个百分点。拨备覆盖率由215.30%下降至59.28%。

根据东方金诚公布的评级报告,

跟踪期内,受环保整治、担保链风险传导等因素影响,邹平农商行不良贷款率等指标大幅攀升,资产质量出现明显恶化跟踪期内,产业结构调整、环保整治等政策持续推进对邹平县区域经济产生较大冲击,部分行业龙头企业以及制造业中小微企业均出现经营困难,信用风险不断暴露。

在此背景下,邹平农商行以制造业中小微企业贷款为主的信贷资产逾期现象 明显增加,并通过担保链条逐步传导,导致该行资产质量明显恶化。

截至 2017 年 末,该行逾期贷款占比同比大幅跃升 20.07 个百分点至 27.20%,不良贷款率(逾 期 90 天以上贷款占比)同比上升 6.85 个百分点至 9.28%。该行不良贷款主要分布 在制造业小微企业。同期末,该行小微企业不良贷款占比达 79.35%,制造业不良贷款占比为 57.64%,制造业行业不良贷款率为 8.52%。

从不良贷款客户来看,截至 2017 年末,该行前十大不良贷款均为当期新增,且均为存量正常及关注类贷款下 迁而来,余额合计为 3.58 亿元。除最大单户 6000 万元不良贷款借款人为大型企业 外,其余借款人主要为纺织、金属、木材等行业制造业小微企业,上述企业近年来 经营状况逐步恶化,2017 年其贷款逾期后难以通过借新还旧等方式盘活,继续下 迁至不良贷款。

跟踪期内,该行关注类贷款占比继续维持高位。该行关注类贷款主要包括逾期 90 天以内贷款以及通过借新还旧、续贷等方式盘活的风险贷款,其客户类型和行 业分布基本与不良贷款保持一致。

截至 2017 年末,该行关注类贷款占比达 33.57%, 同比上升 4.52 个百分点,其中前十大关注类贷款单户合计金额均超过 5000 万元, 前十户合计余额为 6.01 亿元。从贷款迁徙情况来看,截至 2017 年末,该行关注类 贷款下迁至不良贷款的金额达 7.60 亿元,占期初关注类贷款的比例为 22.35%。由 于规模及单笔金额均较大,该行关注类贷款下迁将进一步加剧其资产质量恶化。

如何看待农商行风险爆发?

如何看待近期农商行不良率的飙升和风险事件的爆发?

中金公司发布的《小型地方金融机构风险逐渐暴露—点评贵阳农商行评级下调》研究报告中指出,贵阳农商行的情况不能外推至上 市大行,但在多重因素作用下,未来中期内银行体系会面临小型金融机构风险暴露和出清的趋势。中长期而言,投资者必须重视 金融行业头部效应逐渐显现的趋势,集中头寸于有核心竞争力的 大中型金融企业。

以下为报告原文:

多重因素推动地方金融机构风险暴露。我们认为贵州农商行的情况并非个例。近年来对地方政府融资渠道的整顿和社融增速的严 控使得高杠杆的区域不良暴露增加,监管在贷款分类和非标回表 等方面更加严格,以及强监管环境下会计师事务所、评级机构等 中介机构更勤勉尽责等多个原因将加速地方金融机构风险的暴 露。此外,技术的进步拉大了银行间经营能力的差距,小型金融机构业务的收益水平将被大中型机构逐渐拉开。因此,贵阳农商 行不良率波动不能简单外推至上市银行,尤其是优质大行。

未来地方金融机构发展的可能路径。简单的资本注入不能解决地方金融机构竞争力薄弱的根本问题。长远而言,小型金融机构需要1)扎根零售和小微企业客户以提高资产定价能力,减少集中度 风险;2)通过引入外部资源的方式补齐技术短板;3)进一步加 强公司治理水平、稳健独立经营;4)实现区域内的兼并收购,提 高抗风险能力、实现规模效应。此外,也要允许市场化的出清, 淘汰部分无法生存的金融机构。

银行破产出清内容,可参考轻金融此前文章:

央行副行长谈金融机构破产:“该重组的重组,该倒闭的倒闭”

银行破产重组:金融去杠杆终极目标!?

关注未来政策变化。截止 5 月,调整后社融增速大幅下降至 11.6%。 向前看,表外融资到期压力较大,融资缺口使得企业现金流状况 边际恶化,M1 增速大幅回落。如果金融条件继续过快收紧,信用事件蔓延风险大幅攀升。

本文由轻金融(ID:Qjinrong)整理

雪球转发:0回复:1喜欢:0

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