映客今日上市,但巅峰却在2016年,月活主播下降87%背后,是直播行业的集体焦虑

本文首发微信号:镜像娱乐(ID:jingxiangyule)

7月12日,手机直播平台映客正式在港交所挂牌上市。首日报价4.32港元/股,相较3.85港元/股的发行价高出12.21%。开盘后,映客股价一度飙升到5.48港元/股,相应市值达到110亿港元,涨幅达42.3%。

不过,映客股价随后有所下滑,截至今日收盘,映客报收4.26港元/股,仍高于发行价10.6%,市值为85.88亿港元,约合72.95亿人民币。而同样已经上市的虎牙目前市值约439亿元,映客市值尚不足虎牙的六分之一。

此次,映客募资金额共计10.48亿港元,将用于进一步拓展业务和平台展示内容,开展营销活动,提高研发实力,物色战略投资机会等。

在映客上市之前,虎牙已经率先赴美上市,斗鱼、花椒、快手也都传出了今年将上市的消息,直播行业迎来上市潮。然而,上市或许能为直播平台输血,但整个行业仍面临用户增速放缓、主播头部效应加剧、短视频行业瓜分市场、监管趋严等多重问题。

付费用户下降76%,主播减少87%

2年未融资,上市成映客唯一的出路

映客赴港成功上市,拿下“港股直播第一股”,但这条上市路走得并不顺畅。

去年6月,宣亚国际拟28.95亿元收购蜜莱坞(映客直播)48.25%的股权。收购方案的设计颇具看点,宣亚国际拟以现金收购映客直播核心股东所持股权,映客直播核心股东又增资了宣亚国际的四个大股东,而宣亚国际收购资金正是源自四个大股东的借款。

也就是说,映客借钱给宣亚国际收购自己,以此试图通过“卖身借壳”的方式实现曲线上市,但此次“蛇吞象”式的交易后来受到证监会质疑被否,于去年12月被终止。

当时,宣亚国际的市值为72亿元,映客的估值60.6亿元,宣亚国际本身并没有足够的实力收购映客。而映客在直播风口过后,选择如此激进的上市计划,也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映客背后的资本方有急于套现出逃的嫌疑。

映客成立于2015年,曾一度被资本市场广泛看好,A轮融资时,朱啸虎以300万投入占了15%的股份,映客估值2000万。

2016年1月,映客A+轮融资由昆仑万维领投6800万,估值在半年内暴涨至30亿以上,翻了150倍。

2016年9月,映客再次融资,由A轮股东追投,腾讯跟投3600万,映客估值达到70亿。

但在资本追捧过后,映客的发展并不乐观。

招股书显示,映客平均月活用户数在2016年第四季度达到顶峰,为3000.6万人,之后迅速下跌,一直在2000万到2530万之间徘徊。

另外,映客的每月付费用户数量从2016年第二季度开始持续明显下滑,一度由高峰时的261.5万人跌落至最少时61万人,降幅达76%,直到2017年第四季度起才略有回升。月活主播数量也由2016年第三季度最高峰时的714万在2018年第一季度降至92.5万,降幅为87%。

尽管相关数据大幅下滑背后,但映客的业绩表现并不算差。招股书显示,映客在2015年、2016年、2017年营收分别为2870万元(单位均为人民币,下同)、43.34亿元、39.41亿元;经调整后纯利分别为146万元、5.68亿元、7.92亿元。

据了解,映客的业务主要分为直播业务、网络广告和其他业务三大板块。然而,映客的收入对直播业务的依赖相当严重:2015年、2016年、2017年三年期间,映客的直播业务收入占其总收入的比重分别为94.6%、99.8%、99.4%。

映客在依靠直播打赏的单一收入来源下,已经几乎成为纯秀场直播平台。秀场直播的尴尬在于变现方式单调,入局门槛低,相对游戏直播,商业前景较差。

映客逐渐步入“寒冬期”,直到上市前的近两年时间里,映客再没有拿到新的融资。而此前的资方腾讯也转投了前景更乐观的游戏直播平台斗鱼和虎牙,投资额分别为6.3亿美元、4.6亿美元,分别为其投资映客资金的116倍和85倍。

新的融资迟迟不能落地,背后又没有像BAT这样的巨头支持,除了上市,映客几乎别无他选。

直播行业掀起上市潮

游戏、语音直播更受资本青睐

上市并不是映客一家的选择。

进入2018年,直播行业在经历了“千播大战”之后,行业重新洗牌,集中度不断加剧。虎牙赴美上市率先拿下“直播第一股”的头衔。之前,虎牙在IPO时,估值就在160.35亿元到184.43亿元之间,如今上市后市值更是飙升到439亿元的规模。

另外,同样被腾讯投资的斗鱼也传出了上市的消息,预计今年将在香港上市,募资3亿美元到4亿美元之间,具体日期尚未确定。

花椒在今年3月底时已有传言称将在年底前赴港上市。不久前,花椒与六间房重组,疑是在为IPO铺路,重组后新的公司估值已经达到85亿元。除了上市,平台间的抱团取暖也成为一条出路。

此外,短视频领域在“南抖音北快手”两大平台的影响力不断走高后,开始向直播领域侵占。今年2月,快手宣布向大众开放直播权限,抖音也向公会发布了主播招募计划。而且,有消息称快手也将于今年下半年赴港上市,估值在180亿美元上下。

对于大多数直播平台而言,尚未盈利是普遍现状,再加上高昂的带宽成本和高价挖人策略,在缺少资金支持下,很难与其他平台打“持久战”,而上市则为平台带来新的输血渠道。

直播行业上市潮愈演愈烈,但在2018年发生的融资并购事件明显下降,仅有8起,而去年同期则有17起之多。不过在融资规模上,两段时间内并无太差距,均在百亿级别,但单个融资门槛提高,几乎都在上亿元。这反映出行业在洗牌过后,格局已经初定。

值得注意的是,在2018年上半年,直播行业的8起融资中,游戏直播和语音直播占到5起,成为更受资本青睐的类型。

虎牙上市后,股价较发行价一度上涨超300%,无疑给市场打了一剂强心针,而当下电竞行业正迅猛发展,艾瑞咨询数据显示,2017年,国内电竞市场的整体规模已经达到654亿元。电竞行业进入爆发期,产业链趋于完善,与电竞直接相关的游戏直播自然也有更大的商业价值。

而在语音直播领域,从去年开始,就已成为直播行业新的布局点。艾媒数据显示,2018年中国在线语音直播用户预计突破1.5亿。音频巨头都已开始行动,除了今年上半年完成D轮5000万美元融资的荔枝FM,喜马拉雅FM、蜻蜓FM等、甚至视频直播巨头陌陌都在加码语音直播的投入。

而映客目前仍以秀场直播为主,变现方式单一,不依赖个别大IP,平台价值提升较慢,用户粘性相对也不及游戏直播。语音直播的崛起也将成为秀场直播乃至视频直播的潜在威胁,对映客未来的发展都不利好。

直播平台的焦虑:

增速放缓、头部集中、短视频冲击、监管趋严

尽管直播行业迎来上市潮看似风光,但在风光背后,实际上反映了直播平台的集体焦虑。

直播行业红利消退之后,用户增长放缓,如何留住存量用户成了各大平台都正面临的问题。而随着直播行业发展至今,主播的头部效应加剧,单一主播的平台更换往往伴随着大规模的粉丝迁移。而且,在短视频行业崛起之后,也对直播行业造成不小的冲击。此外,在大面积用户被带入直播平台后,涉黄涉暴等现象频发,监管趋严。

1、用户增速放缓

2016年直播行业的“千播大战”犹在眼前,当时直播行业用户正在快速增长,各种直播平台抢滩入局渴望从中分一杯羹,但在同质化严重的红海厮杀中,大多平台以“战死沙场”告终。

艾媒咨询的数据显示,2016年,在线直播用户数达到3.1亿,同比增长60.6%,但到了2017年,在线直播用户数仅同比增长28.4%,达到3.98亿。

但是,对于各平台而言,沉淀后的用户价值相对更大。

以新上市的映客为例。据统计,2018年第一季度,映客月活用户有所回升,从2269万人增长到2525万人;主播日均直播时间从37分钟增长到58分钟;观众日均观看时长从28分钟提升到31分钟;月均每付费用户充值金额从2017年的406元提升到2018年一季度的540元。在这一系列数据背后,反映出映客的用户粘性提高,付费意愿增强。

2、头部效应凸显

直播行业发展至今,各家几乎都已经孵化出具有代表性的头部“网红”主播,他们多与平台签约以实现更大程度的绑定,而在利益相关之后,平台往往给头部主播更好的资源及曝光度。这在很大程度上加剧了新头部主播的培养难度。

另外,在行业洗牌之后,留下的直播平台数量不断减少,且更趋于垂直化,用户对于直播平台的选择往往非此即彼。

在这种情况下,直播平台对用户的争夺大多表现为对头部主播的争夺。艾媒咨询的数据显示,2017年,跟随头部主播一起更换平台的粉丝占比高达85.7%。头部主播的身价也因此水涨船高,比如此前有传言骚白的签约费高达2亿,冯提莫也曾被其他平台开价5000万挖人未果。

3、短视频行业瓜分市场

在直播风口渐退之时,短视频行业迎来了爆发期,据统计,截至去年12月,短视频行业用户规模已经达到4.1亿人。尤其是在快手、抖音相继崛起后,短视频对直播行业的冲击愈发明显。

目前,快手的日活用户已经超过1.2亿,抖音的日活更是达到1.5亿,它们在抢夺用户注意力之时,无形中分割了直播行业的市场。今年,快手和抖音更是先后宣布开启直播功能,两大行业有进一步融合的趋势。

4、涉黄涉暴,乱象丛生

据统计,去年我国网络直播市场营收达到304.5亿元,相比2016年的218.5亿元同比增长39%。随着直播行业影响力不断扩大,各大平台也开始越来越受到监管部门的关注。

今年4月,央视在新闻调查节目中集中曝光了直播平台乱象,包括低龄生子、早恋等问题,快手、火山小视频等平台被点名。

6月,美拍直播出现疑似未成年少女直播,而且还有脱衣、裸露不该露的身体敏感部位,还有挑逗性动作等行为被网友举报,后来美拍被网信办约谈,责令全面整改。美拍随后主动停止更新“直播”频道,下架各大应用的下载渠道30天。

去年,文化部就曾责令关停10家网络表演平台,行政处罚48家网络表演经营单位,关闭直播间30235间,整改直播间3382间,处理表演者31371人次,解约表演者547人。

然而,相似的事件还在频频发生,这与平台的监管力度不够也有一定关系。映客的招股书中显示,在内容控制方面,映客公司共有内容监控人员78人,对应的主播为3680万人,直播内容审核员与主播的比例高达1:4万多。《人民日报》还曾因因此事点名映客。快手此前已公开招聘内容审核编辑3000人,但对于数量在千万级别的主播而言,平台审核仍然困难。

尽管上市能为直播平台打通输血渠道,但是当下各大直播平台更为焦虑的,或许是该如何解决行业面临的集体困境。

本文首发微信号:镜像娱乐(ID:jingxiangyule)

原创文章,转载请标注来源和作者,违者必究!

 ━━ 已入驻平台 ━━ 

商务合作、投稿、应聘可添加微信:

ID1:love-travis

ID2:CourserLee

雪球转发:2回复:2喜欢:8

全部评论

后山绿茶 07-13 10:38

这样的公司,还开盘暴涨,韭菜不割就不叫韭菜了。

茶马故道 07-13 08:19

直播这种打赏经营模式说到底还是不成熟不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