沪光股份会议纪要!

$沪光股份(SH605333)$ @今日话题 @7X24快讯

关于线束价格方面:传统车燃油车,10万的车,线束在2000-2500左右,20万的车3000多左右,奔驰E整车线束5000-6000。新能源车,高压线束,常规的在1600-2000左右,取代了原来的发动机线束,原来发动机线束小排量200多,大排量400多左右。

公司整体情况介绍

公司从88年开始做线束, 最早做工程机械,后来到客车、乘用车自主品牌,一步步做大,第一家合资客户是上汽大众,捷豹路虎,特斯拉,理想,小康基本上都是我们客户。线束市场比较分散,原来竞争对手基本上都是外资,国内有一家河南天海整体比我们大一点他家接插件配电盒这些都做,我们是最专注做线束的。之前进大众用了10年时间,线束相当于人体的血管与神经,传输信号与能量。这两年客户开拓的比较多,中高端线束不断开拓。

伴随汽车诞生,线束就有了,高压线束市场格局比低压线束要更集中一些,低压线束时期给大众供大线的4家,加上小线的8家,大众的高压只有两家,理想的高压是我们独供的,明年的X01也是我们独供的。

我们主要做加工环节,保证加工环节的利润,连接器未来有可能会慢慢实现国产替代,但加工技术比较稳定。

Q1:理想单车价值量大概有多少?

答:最早给理想one做的时候5000多,现在量起来后稳定在3900左右,增程式要比纯电的要多一些。理想的新车X01也是我们供的。

Q2:特斯拉单车价值量大概多少?

答:压大概两驱400,四驱700,国内3跟Y都是共用的。特斯拉采用一部分铝线替代铜线,粗但轻,其他车企都不敢用铝线。

Q3:如果把铝线换成铜线大概价格有多少?

答:以铝线的400线束为例,导线占20%的空间,贵的价格在100以内。

Q4:我们在特斯拉有没有可能去做低压线束?

答:低压他们美国原来有成熟供应商,国内也有产线,我们是唯一选进来的新供应商,从接触到量产半年。安波福跟矢崎,安波福是大众的原来最大的供应商,我们拿了二三十块钱的小的接地线,工程变更。还没到量产,3跟Y都要用。

Q5:小康单车大概多少价值量?是后续所有车型都会做吗?

答:还没开始供,低压加高压都有,正常估计要8000左右,他的低压回路很多,自动驾驶这些也预留了一些线束接口,高压2700,剩余的5000都是低压的。高压就是动能那块儿。

Q6:小康跟我们说的明年销量目标大概怎样?

答:小康定的2022年目标是20万多一点的,他们的计划是明年1400个门店去卖,一个门店一天卖1台以上。小康设计产能24万左右,现在低压用的比亚迪的,高压用的安菲诺。

Q7:跟外资比价格有优势,性价比比较高,大概便宜多少?

答:价格现在已经不竞争了,我们的方案更重要,解决方案,跟客户的响应速度。

Q8:小鹏、蔚来这些我们是否有接触?

答:我们新建产能需要时间,2-3年后的市场格局我们还不清楚,不太会为了某一家,小康会为他们投,有华为的加持,蔚来、小鹏的供应商把线束这个价格做坏了,他们是天海做的高压,安波福做的抵压。低压不愿去投,高压投入的资源少,用的人也少。

重点开拓的是高压为主,低压从设计角度来说,中间的管控要求很高,

Q9:主流的自主品牌我们会不会考虑去做?

答:长城主要是曼德自己做的,长城今年5-6月份找我们参与高端品牌的产品,坦克、沙龙这些,列入了明年的计划,希望能取得突破。吉利还是比较观望的状态,一个是对供应商不太友好,85%左右线束是豪达的一个公司在做(裙带关系),沃尔沃高端车型是李尔帮他们做。比亚迪也是自己做的,子公司弗迪做的,现在也开始从外面找一些供应商。

Q11:连接器我们会去考虑布局吗?

答:我们在做技术储备,但短期不会去投,估计做到中国地区前三后才开始考虑做连接器,对供应链也不是很友好,有话语权后也可以去考虑布局。目标是2025年左右做到中国前三,收入规模在80-100亿左右,到时候可能就会去做连接器这些。

Q12:我们在大众的份额还有没有提升的空间?

答:我们在大众份额是之前在不断提升的,我们占大众就是30-40%左右,这个比例很难再提升了,大众也会控制单一供应商在某一零部件的占比。大众(主要是上汽大众,一汽大众没供货)占我们收入也由原来80%降到40%,新客户开拓与结构调整也有一定成效。

Q13:高压线束在开发跟设计上难度会更大吗?

答:高压是一个新的东西,还没有形成统一的标准,各家做各家的,一般是铜丝加绝缘层加屏蔽层,再一层绝缘层,大众就没有屏蔽层,奥迪上用的就又改成原来常规的方案。另外高压上连接器的设计也不一样,瑞可达中航光电这些连接器的设计逻辑跟外资有一定差异。我们也会考虑连接器后面的自动化装配,中航光电与永贵这些审核下来还是C级,我们决定用哪个连接器。国内高压连接器的三家(中航光电、瑞可达、永贵)技术上差别不大,态度上瑞可达跟永贵的要好一些。

Q14:高压的毛利率会不会更高一些?

答:我们跟客户说的是只赚合理的钱,毛利率基本控制在16-20%左右,不会赚太多额外的钱。过两年靠规模优势这些可以把净利做高。

Q15:大众的核心四家线束供应商都有哪些?

答:沪光,科世科,苏州波特尼,安波福(只有一款威然)。

Q16:国内的内资竞争对手有哪些?

答:天海,金亭(目前经营状况不太好),豪达,弗迪,曼德这些。

Q17:大地电气这家公司我们有没有了解?

答:这家只做商用车,不是我们的竞争对手。

Q18:我们的高压线束占比大概有多少?

答:高压线束今年占25-30%左右,高压目前主要是理想跟特斯拉。明后年是特斯拉、理想量增,小康的量款车型都定给我们,一个明年6月份,一个明年下半年,重庆准备投一个基地,买现成的厂商,3-4个月就能搞定。

Q19:我们现在产能支持多少收入?有没有新增的工厂?

答:目前有30-33亿的规模,昆山已经在投了,50亩地新增,做出来估计10亿左右的收入,纯高压的话能做更多。昆山两个工厂,仪征一个工厂,宁波一个工厂。

Q20:我们线束的出口情况怎样?

答:线束不适合长途运输出口,运费很贵,不划算。另外线束本身变更很频繁,远了实施起来也不方便。目前只有一个出口的S级小的线束。

Q21:看到今年有些做线束的公司也出现了亏损,主要原因有哪些?

答:今年线束原材料涨价,另外更重要的是客户计划本身不稳定,人工变动就会比较大,换一拨人刚开始做效率会比较低,需要慢慢提升,人的熟练度需要时间去重新适应。人工的变化影响比线束的成本影响更大,今年利润也不好,比去年还要差估计。2022年芯片缓解后,估计会好一些。

Q22:我们今年有没有出现亏损的子公司或工厂?

答:我们今年给大众的两家子公司亏了三四千万,通用影响小点。

Q23:我们前五大客户分别是哪些,各自比例大概有多少?

答:上汽大众第一占40%左右,上汽乘用车第二,理想第三、特斯拉第四,都是10%多一点,再往后是通用、福特等。估计通用未来两三年后会增长比较多,有可能会成为最大的客户,君威、君越,XT5等都有新项目,昂科威电瓶线700-800。

Q24:江淮大众那边有没有接触?

答:江淮大众两款新车的高压线束给我们了。

Q25:豪车我们有没有供应,主要有哪些?

答:奔驰有供高压线束国产EQA\EQB,e级的门线,下一代MMA平台的发动机线束,M282线束。上汽奥迪,电动车加起来5千多,接近6000块钱。19年德国宝马自己来审核的,中间疫情就中断了审核。

Q26:线束总成的成本结构大概是怎样的?

答:低压的导线30%左右,连接器端子这些30%,剩余的30%多是辅材,胶带支架,

高压前两块儿会更多一些,大概三十大几,辅材会稍微少一些,我们只做加工组装。

Q27:原材料涨价我们的成本能否转嫁出去?

答:铜的涨价导线这块儿可以完全转嫁,端子没法转嫁。

Q28:高压线束的同等长度跟低压比价格差别有多大?

答:高压的线径是低压的30倍,同样长度要贵很多。

Q29:不同供应商的线缆差别大吗?

答:差不不大,用到的铜的重量占70-80%,但成本只占20-30%左右,低压一般是莱尼,特雷卡,海外是柯菲凯博(韩国的),以后估计要进行国产替代。

Q30:卡倍亿这家公司有没有接触过,线缆做的怎样?

答:卡倍亿是我们供应商,但只占我们导线的5%左右。这个公司名字的由来,KBE,原来一家德国的公司,后来做合资,外资当时刚开始不赚钱,后来自己买过来后就赚钱了。

Q31:我们目前研发人员数量大概有多少?未来会不增多?

答:技术研发300多人,工程工艺100多人。之前在一两百人,现在人是增多,后续研发人员还是会增多,现在好招,其他有的可能活不下去,重庆李尔有不少人,必须要做。

Q32:未来三年的资本开支情况如何?

答:明年估计7-8个亿,未来三年接近20亿,重庆一个工厂十几亿收入的工厂,投下来要七八个亿。


Android转发:3回复:0喜欢: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