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邦交流纪要

一、介绍公司经营情况

在一季度,制药板块实现营业收入1.8亿,同比去年增长25.44%;流通板块实现营业收入12.9亿,同比去年增长7.65%;医疗服务板块实现的营业收入是4.9亿,与去年相比基本上是一个持平的状态。

医疗服务板块:

医疗服务板块在一季度没有大的增长,有两方面原因:1)今年的春节横跨了1月、2月两个月,再加上一季度就本身不是医药板块的发力点;2)由于疫情的元素,3月、4月北京、上海疫情的加剧情况,管控达到了前所未有的程度,导致省际内流通不是很方便。一些必须要上来复查的病人,由于他从贵阳到地州去可能会进行5天隔离的时间,就没有到贵阳复查,这类病人我们是通过网上视频的方式,由我们的医生去和当地的医生进行一个指导和配药。因为肿瘤医院的病人是来自于全省的病人,所以在一季度,甚至是4月份和5月初的时候都受到了一定影响。肿瘤医院在5月份的时候收入也有一定的恢复,到6月份也是趋于一个正常的形态。而白云医院的主要病人还是面向的是贵阳市的病人,所以它受到的影响相对会比较少一点点。

在4、5月份的时候,我们的肿瘤医院和白云医院,贵阳的三家医院加入了公改。公改后,药品和耗材变成了零加成。1)通过零加成之后,医疗服务的收入也得到了提升,服务的提升体现在打针由0.8元/人变成1.2元/人,三四级手术的收费也大幅度提升等。这是在3月底进行的一个改革,经过4月和5月两个月运行,医疗服务这部分价格的增长是完全可以弥补零加成之后药品耗材收入减少的部分。2)得益于零加成的工作,我们流通板块也向我们的厂家、药厂,直接也进行了一轮新的议价。我们卖给医院的价格是集采的价格,不能改变,但是因为我们采购的多,进价扣下来也会有一定的收入。综上,得益于加成,医疗服务价格的提升,再加上二次议价,以及在3、4月份的时候对人员的绩效进行了改革,肿瘤医院在5月单月的净利润率也已经达到了10%。

医疗服务板块,虽然在前5个月的时候受到了一定疫情的影响,但是医疗服务的整个营收基本上和去年是持平的状态,而且净利润率是有提升的,所以在医疗服务板块前半年的净利润应该是有提升的。

流通板块:

流通板块在实行了零加成之后,目前在第二季度主要体现出来的是对于药品二次议价的提升。在二季度,流通板块的净利润率是有一个比较大幅度的提升,净利润也得益于此有所提升。对于耗材,因为耗材因为没有经过“两票制”,也没有经过集采的会比较多一点,它里面反复的内容会更多一点,我们对于耗材的谈价也一直还在进行中,估计到第三季度,对于耗材谈判这部分的利润会逐步在流通板块上面得以体现出来。

制药板块:

制药板块主要是同德饮片厂,同德饮片厂在2021年实现的营业收入是2.6亿。同德从建厂以来,它的收入和利润的增速基本上都是在50%。2022年1月- 6月,同德收入的增长是70%几,同德的增长是包括两个方面:1)本身药品的增长;2)去年又多拿下了40多个品种。同德在今年6月中的时候,新的3000吨的产能也已经过了GMP的认证,现在合计的年产能是有5000吨,有中药饮片品种100多个,从同德的收入上来看增长70%应该是蛮大的。

上半年来看,医疗服务的净利润率是在提升的,收入也在稳步回升的过程中。流通板块得益于二次议价,净利润率和净利润是有提升的。在制药板块,同德正在高增长的状态下,在前半年三个板块的表现都还是基本上达成了小目标的。

二、问答环节

Q:中药饮片营收跟去年比增加了多少?

A:同比去年增长了70%几。同德去年是2.6亿的营收,公司整体的营收是64亿。

Q:公立医院在2018年的时候就已经进行公改?

A:这个时候价格就发生了调整,从2018年开始,公立医院的收费调整项目越来越多,以前可能只涉及几十项,逐渐越来越多。我们参加公改可以体现我们跟公立医院是站在一个支付平台上,一个收费标准上,这样老百姓的感受也会更好一些。

Q:为什么2018年没有加入?

A:当时是因为省里面不允许,说公改只是对公立医院。2018年我们就写了报告给贵州省医保局,当时说因为我们是股份制医院,所以不纳入公立医院的改革。这几年我们积极争取,从去年下半年跟省医保局做工作,他们来做了多次调研,在今年春节过后正式过会批准我们参加公改。

Q:老百姓去其他没有参加公改的民营医院看病便宜还是到我们这边看病便宜?

A:可能看他们自己的感受。因为我们完全是按照贵州省的收费标准。只是说病人直观感觉到拿这个药多花8毛钱,但实际上整个支付的费用始终是按照医保局的标准。

Q:DIP是必须要针对的是公改医院还是所有的?

A:所有的,只要是拿医保的,就必须要按照它的支付标准来执行。

Q:我们上游都有哪些?

A:我们药品上面有一千多个品种。耗材更多,我们一般是直接谈的厂家。

Q:那之前我们也是跟厂家谈吗?

A:对象没有变,但是因为我们是整个集团,7家医院的集采,相当于我从内部来说,以量换价,量大,相应的采购成本就降了。耗材同理,如留置针,之前可能我们用十几个厂家的,我们现在集中用威高一家的,量也提升。我们跟上游厂家谈判,有议价权,也体现我们的医疗优势。

Q:药品有一千多个品种?

A:虽然听起来有一千多种,但梳理后会发现三四百种已经占到了我们整个医院用药的95%,其中还有很多是只是规格、名字不同,存在针剂或者片剂的区别。其实种类也并不是很繁多,且它的可替代性蛮强。我们大概采购量在100万以上的就是前200种。这个也相当于是我们的优势,可以做更加精细化的管理。

Q:我们流通是只针对我们自己的医院还是其他的?

A:我们流通是贵州省最大的流通公司,贵州90%的县级医院都可以配送,而且是全资质配送,药品、设备、耗材,甚至是毒麻药品我们都可以配送。

Q:那流通的占比情况是怎么样的?

A:现在整个流通占整个营收的60%左右,医疗占到33%。

Q:流通的利润?

A:利润1个多亿。

Q:流通收入是增长还是下降的?

A:流通这块整体收入是增长的。因为我们集团指导思想是“稳规模”,但是我们是“调结构”。1)把医疗的收入占比提升;2)在流通的内部板块里面,要提高一些含金量比较高的结构。所以我们提出来的稳规模、调结构,真正的是要增效益。如果盈利能力差,有很大规模也是没有意义的。

Q:流通的话也是要给医院配送,药店也配送。

A:我们自己也有几家零售药店,药店都配送。我们的流通是除了给医院,我们也做批发,直销和经销。

Q:DRG/DIP这块的政策对我们医院的影响有哪些?

A:在贵州有9个地州市,不同的地州市实行的标准不一样,贵阳、遵义、毕节实行的是DIP,其他的6个地州市就是DRG。贵州实施医保支付的改革这项工作是计划明年上半年施行,明年下半年正式付费。现在我们贵州省医保局正在组织相关医院以及相关专家,对DRG的病种分类做研究。

我们在今年年初把肿瘤医院的医保科科长派到了贵州省医保局专门的DRG/DIP改革小组里,这样可以:1)可以了解更多的信息;2)让我们的人员去了以后,更多地了解肿瘤,做一些政策制定方面的引导。因为虽然我们肿瘤医院是贵州省第一,但很多病种可能和其他综合性医院不一样。

Q:这个是国家规定的还是省规定的?

A:它是国家有一个大的指导原则,每个省要向每家医院提取2019年、2020年、2021年过去三年医院中所有的病种、诊断、病案。DIP是:1)同城,同一个城市;2)同质,同一种质量,比如都是三甲医院;3)同价,同样的病同一个价格。DIP是在大数据的收集之下,形成一个比较标准化的政策。收集完后,按DIP的点数分出来这个病,一个点是值几分,比如三甲医院在贵阳一个点值2分,二级医院一个点就值1分或1.5分。药品可能你一个点值可能值0.5分,0.8分,耗材零点几分,但是如果你的CM值高,可能你一个点就值5分。以前是项目收费,比如以前每家医院的检验、影像都是盈利大户,但现在使用DIP以后,检查、影像就是成本端。

Q:现在DIP是向DRG的过渡期,能不能在提取数据的这段时间里面把这个价格打高一点,使得我们的价格会高一点?

A:不可能,因为我们医院是有GIS系统的,它是提取你过去的数据,不存在可以改动的。另外,DIP不是DRG的一个过渡。在我们贵州就是DRG/DIP同时并行,所以我们6个地州是DRG,3个地州是DIP。而且每个省医保的收费都是自己定的。

Q:像肿瘤手术,它应该说是比较高端一点的手术,如果病人用药或者做一些基因诊断之类不在医保的支付范围内,非医保的项目在DRG/DIP中是怎么算的?

A:1)门诊病人只有住院费用是纳入DIP的。2)DIP是提取大数据以后对一些共性的病种,并不是所有的治疗行为都是能够按DIP付费的,所以这个就是每个省提取数据以后是逐步的。

雪球转发:0回复:0喜欢: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