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又挑起贸易纠纷!特朗普应重读来自马云的忠告

美国把“贸易逆差”当作一个伤害经济的问题,本身就是一个错误。

美国政府6月15日发布加征关税的商品清单,宣布将对从中国进口的约500亿美元商品加征25%的关税,6月18日,又变本加厉,威胁将制定2000亿美元征税清单。

新一轮加征关税清单公布后,中国有关部门先后作出了正式回应。在贸易摩擦问题上,中国的立场非常明确,面对美方损人不利已的短视行为,中方不得不予以强有力回击,坚决捍卫国家利益和人民利益,坚决捍卫经济全球化和多边贸易体制。“我们将立即出台同等规模、同等力度的征税措施,双方此前磋商达成的所有经贸成果将同时失效。”

美国挑起贸易争端,结果会是如何?两个多月前,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马云早有断言,“贸易逆差”是个错误的问题,美国挑起贸易争端是根本错误的手段,最终受伤害的是美国农户和中小企业家。

发表的这篇署名文章中,马云更进一步表示,美国这么做,等于是在放弃进入中国这个全球最大消费市场的巨大历史机会。

作为全球最大零售体的掌舵者,马云这番话有着充分的事实依据和准确的行业预判。

“贸易逆差”是错误的问题

特朗普上台至今,做了太多让世界为之震惊的事情,在贸易纠纷问题上,其作为商人的思维模式可以说是展现得淋漓尽致。中美经贸关系的走势,早在特朗普竞选之时就已埋下伏笔。

特朗普就任美国总统后,美国贸易政策,财政政策以及产业政策都发生了不同程度的变化,就连国际关系的处理也处处展现商人之道。而这一切都是基于“美国优先”“就业至上”“重建伟大的美国”等激励口号,在针对中国方面,更是直指中国制造2025计划。

在特朗普眼中,中美已从贸易伙伴走向贸易竞争关系,也正是基于这样的错误认知,才会一步步走到今天挑起贸易争端的错误手段。

对此,马云在文章中指出,美国把“贸易逆差”当作一个伤害经济的问题,本身就是一个错误。

正如马云所说,美国过去30年执行的经济政策,用一句话来概括,那就是鼓励美国公司将劳动密集型的制造业外包到中国和其他亚洲国家,把创新、技术和品牌等等最有价值的部分留在美国。

对于这一美国主导的全球化,中国积极拥抱,结果是中国成为世界最大的制造业出口国;美国消费者享受到了低价产品和服务。中国拥有巨大的贸易顺差;美国公司拿走了大部分利润。所以,如果要说中国拥有了世界上最大的收入的顺差,那么应该说事实上美国拥了世界上最大的利润的顺差。

事实正是如此。据美方统计,2017年,美中贸易逆差的总额为3752亿美元,但这个数字却没有考虑贸易逆差在商品结构上明显的不同,并且耶鲁大学高级研究员史蒂芬·罗奇说,中美经贸不平衡很大程度上同供应链扭曲有关。据经合组织和世界贸易组织的贸易增值计算方法,美国对中国贸易逆差规模至少要减少三分之一。

在全球分工的价值链时代,各国都为产品的生产和加工做出了自己的贡献,而在计算最终顺差时却全部加总于终端产品出口国。这是不科学的,也是不公平的做法。从这个角度来讲,所谓“贸易逆差”也可说是一个伪问题。

挑起贸易争端是根本错误的手段

由于占据着全球价值链分工的制高点,美国从本质上来说是经济全球化最大的受益者,以贸易顺差为由开战着实荒谬。

马云在文章中就明确表示,美国挑起贸易争端是根本错误的手段。


不同国家在不同商品生产上存在比较优势或资源禀赋差异,这推动着国际分工和国际贸易的发展,在自由贸易和投资自由化的环境下,贸易双方或多方整体上都会有利益增加。

众所周知,我国以劳动密集型产业为出口主导产业,其所有的附加值是很低的,以苹果产品为例,作为全球工厂的我们,收集了各国的不同零部件,在富士康工厂里辛苦的组装出一部手机,从最后的利润划分可以看到,其加工价值仅到整机价值的2%左右,巨额的利润还是被苹果公司拿去。

由国际贸易而带来的新增收益会根据贡献而进行分配,不难看到,在中美贸易中,美国更多是受益者。这且不说,由于进口我国的劳动密集型产品价格低,也很大程度上保证了美国市场低通胀的水平。

更重要的是,面对我国这样一个全球最大的消费市场,机会是显而易见的。

正如马云指出的,中国有3亿中产阶层,相当于美国全部人口,居民收入在以接近两位数的速度增长。中国的消费升级规模巨大,正驱动中国从全世界吸引进口商品。进入这个世界最大的消费市场,是今天摆在美国面前的巨大机会。


换言之,美国在这时候决定挑起贸易争端,不能不冒着放弃进入庞大的中国消费市场这个巨大机会。即便美国政府可以这么做,美国企业和公众愿意这么做吗?

最终受伤害的会是谁

错误的问题,错误的手段,必然导致错误的结果,贸易争端最终受伤害的是美国农民和中小企业,这是马云两个多月前的论断。

这一点,从去年阿里巴巴在底特律举办的美国中小企业峰会上可以窥见一斑。

当时,马云和许许多多从美国各地赶来的中小企业家一起,讨论如何通过阿里巴巴进入中国这个巨大的消费市场。“对他们来说,中国消费市场意味着就业、机会和希望。”

但这一切,在贸易争端开启后,就变得不那么确定了。特别是那些在中国有着巨大消费市场的美国农产品和中小企业,贸易摩擦将导致市场画地为牢,必然使得美国农产品和中小企业丧失其在中国的巨大市场份额,而不得不退回国内市场。


可以看到,美国2018年3月公布的失业率仅为4.1%,为十七年来的新低,这一经济指标也说明了中美健康的贸易关系对美国而言并不是坏事。粗略估计,此次贸易纠纷涉及美国40个产业中大约210万个就业岗位,当失业率迅速增长,可能特朗普就不这么硬气了吧。

美国301条款上一次的大规模应用是在20世纪80年代美国和日本的贸易摩擦时期,从历史过程来看,引发贸易摩擦的领域随着日本产业结构演变而发生着改变,从轻工业、重化工业演变到高新技术产业,再到金融、宏观领域。与之对应,贸易摩擦的解决手段也从1985年前的强制性关税、配额、自愿出口限制为主拓展到1985年后的汇率调控、自愿进口扩大、开放市场。

在这个过程中,日本遭遇经济发展历史上的滑铁卢,而美国,抛开贸易摩擦损失的贸易利益不提,就国内通胀与失业并存就给美政府带来了巨大难题,这期间虽增加了部分企业的利益,但严重影响了消费者的生活和其他中小企业的经营。这本身就远远背离了特朗普保护就业的初衷!


中美贸易关系已不同于上世纪美日贸易关系,两国之间同行业竞争并不明显,更多的是建立在合作的基础上。就像马云所讲:虽然真正改变今天贸易保护主义现状,道阻且长,但无论今天遇到何种困难,我对中美之间的未来20年充满信心,对世界经济的未来充满信心。

雪球转发:0回复:0喜欢: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