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村将拆,或诞生1878个亿万富翁!?

文章来源 | 微信公众号“凤凰网房产”(ID:houseifeng)、中国新闻周刊、新京报、刀柄老爹、国英观察等;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


要么住,要么滚!住在深圳白石洲的住户们不得不再次面对重新找“家”的路。

根据“中国新闻周刊”报道,深圳市中心著名的城中村“白石洲”,在经历了14年的拆迁传闻,现在终于要拆除重建了,或将诞生1878个“亿万富翁”!

1、1878个“亿万富翁”是真的吗?

根据上述报道显示:一位已经签约的白石洲村民表示,自己家的房屋拆迁面积约1200平方米,按照1:1.03的补偿标准,自己将能获得7套公寓、8套回迁房,共计15套房子!

大学毕业后,辛苦工作十几年(甚至是几十年),或许也买不下来一套房子,他家里一拆就是分到十几套房子,一夜之间成为“亿万富翁”,“赚钱”真的就这么容易吗?

其实,“一夜之间诞生1878个亿万富翁”的说法并不准确!

白石洲的很多商家打出了拆迁甩 货的招牌,随着住户大量搬离, 店里的生意也日渐冷清。

当地一位相关负责人透露:确实有“1878”这个数字,它仅仅是村民的总户数,村民家的拆迁面积一般为500-600平方米,像上述家里拆迁面积超过1000平方米的村民,不超过20%!

根据二手房网站的最新数据显示:目前白石洲二手房均价在65000~75000元/平方米之间,而周边“华侨城”的均价约10万元/平方米左右!

这么算来,深圳白石洲一夜之间将诞生上千个“千万富翁”,以及几百个“亿万富翁”!

2、姗姗来迟的“深圳梦”

对于那些原住民来说,这一天等了整整10几年:

2004年,白石洲便传出了旧改消息,但因为许多土地归属问题无法解决,旧改无法推进;

2006年底,深圳南山区委、区政府以沙河五村2075位原村民为股东,成立了深圳市白石洲投资发展股份有限公司;

2009年12月,沙河五村工业用地8.16万平方米划归南山区政府所有,并交由白石洲投资发展股份有限公司管理和收益。

2014年7月,白石洲被批准列入深圳市当年城市更新单元计划;

2017年6月,深圳市规划国土委南山管理局对沙河五村城市更新单元规划草案进行公示;

2018年底,该项目得到专项批复。

至此,长达14年的白石洲城市更新计划成为现实,村民们也落袋为安了。

突然而来的巨大财富令人羡慕。但是,对原住民来说,这一天等待了太久。“白石洲的历史全是眼泪。”一位村民说。

3、白石洲村何处来?

据地方志记载“海湾沙洲,山顶白石”,村前小山顶上悬立的一块大白石头是白石洲地名的由来。

我们再看地图,白石洲横跨深南大道,路南是真正的白石洲村,紧邻世界之窗、深圳湾公园。

1959年,由于边防需要,当时的佛山专区农垦局在沙河五村组建了沙河农场,后来农场划归深圳市管辖。1992年是至关重要的一年,为日后的矛盾埋下了伏笔。

这一年,深圳特区推行农村城市化,各村成立股份公司,农民变股民。

但是,沙河五村的村民只得到城市户口,其他政策一直未兑现。沙河五村变成了一个没有成立股份公司、没有确权村民宅基地、没有返还集体经济发展用地的边缘体。

失去土地的农民不能种田,只能在宅基地上“种楼”。在村民们的记忆里,白石洲有过三次“种楼”高峰。

第一次是上世纪80年代的拆瓦房,第二次是1992年前后拆祖宅,盖起三四层的楼房。

随着租客越来越多,2000年前后村里的违建楼也越盖越高。有时候上面来检查,打掉两三层,没过多久村民又悄悄盖上。

因为历史欠账,政府也只能默许村民靠“种楼”获取房租收益的行为。但由于没有形成自己的集体经济,沙河五村的村民生活水平比临近的大冲村,落后了一大截。

随着深圳的起飞,矗立在深南大道旁的白石洲,却与深圳的形象越来越不符。

白石洲一路之隔就是华侨城豪宅片区,西接南山科技园,东连欢乐谷和世界之窗。与周边的飞速发展相比,这里是被时间遗忘的角落。

4、未来怎么办?

虽然亿万富翁看着热闹,但有些人却高兴不起来。

据推算,在白石洲0.6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大约有2527栋、50473套出租房,此次拆迁将有15万人撤离。白石洲对很多的“打工仔”来说,也是深圳梦的开始,自90年代到现在,至少容纳过300万人次。有人言:“没住过白石洲等于没来过深圳”。

公开资料调研显示,深圳租房生活的白领人群占比最高,高达68.8%,北京为58.6%;上海为57.3%。白石洲征地后,重建的新公寓租金价格一定会上涨,而品牌的长租公寓租金会比普通住宅的租金高20-25%左右。

与此同时,商户和学生家庭是受冲击最大的两个群体。

据中国新闻周刊报道,很多商铺门口都挂上了清仓甩货的招牌。正在甩货的一家服装店老板说,刚签了两年房租,花了五六万重新装修这家店,开张一个月就遇上拆迁。“原本我们以为不会拆,因为门口还在修路。之前有人开价60万转让费我都没舍得转,现在悔都悔死了。”

许多学生家长也感到措手不及。深圳学位紧张众所周知,作为城中村的白石洲却为众多打工子弟提供了入学机会,原因之一就是附近的富裕家庭大多选择让子女就读私立学校,给公立校空出不少名额。有家长表示,深圳实行积分入学,别的地方可能二百多分都入不了学,在白石洲三十多分就够了。

其实拆迁不涉及学校拆除,学生上学不受影响,但家庭搬迁却意味着生活成本和时间成本的大幅上升。但对于租户而言,大规模拆迁带来的房租上涨,是他们不得不承受的“阵痛”。

如今,在“大湾区”、“示范区”的标签背后,是房价居高不下、生活成本高等现实问题,可是当人们还在思考要不要返乡置业时,一个又一个承载着曾经深漂梦的城中村都被推倒和掩埋。

5、别只盯着“拆迁致富”

不知从何时起,“拆迁致富”是最能吸引眼球的,成了拆迁话题的中心。

对拆迁致富的舆论“围猎”,同样需要理性思辨,媒体的后续报道澄清了几点事实。

第一,所谓“将诞生1878个亿万富翁”的说法明显有夸大。

考虑到北上深的房价水平,一套百平米的房子,其实都可以算得上是千万富翁了。所以,同样是千万富翁,在不同的语境下,衡量水准是完全不一样的。

二是,一些人只盯着眼前的“拆迁致富”标签,却有意无意忽视了其背后的成本和付出。诚如当地知情人士的说法,“不要老是眼红我们本地人,好多当年的辛酸苦辣外人并不清楚。”

“拆迁致富”,作为一种财产性补偿收益,不应与“不劳而获”画等号。

其实,随着城镇化上升到一定阶段,棚改进入尾声,像白石洲这样的拆迁致富神话,也必将越来越少。这意味着在城镇化的下半程,还应构建更普惠式的渠道,让土地收益、城镇化发展成果,更公平地覆盖更多农民群体。

而白石洲,作为这个时代的截面,我们仍在摸索中前进。

雪球转发:0回复:0喜欢: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