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血程度超《甄嬛传》!“泰跃系”创始人“宫斗”身边的三个女人

作者 | 戴鄂

来源 | 上市公司观察

一个入狱的男人与三个女人的权力斗争故事......

近日,随着茂化实华(000637.SZ)两份最新公告的抛出,“泰跃系”旷日持久的宫斗大戏迎来了新剧集。

公告显示,正在狱中服刑的茂化实华实控人、“泰跃系”掌舵者刘军,起诉了自己的代理人罗一鸣,称后者非法夺取了公司以及公司控股股东的控制权。

观察君注意到,“泰跃系”的宫斗剧情跌宕起伏。

十三年前,刘军因行贿等罪行入狱,先是委托亲姐姐刘华打理公司,然后安排朋友取代姐姐,让老婆范洪岩接手;两年后,指挥罗一鸣代替老婆管理公司;如今,又和姐姐、老婆联合起来对抗试图脱离掌控,借机“上位”的罗一鸣......

更有意思的是,据茂化实华8月22日公告,罗一鸣透露,自己和刘军曾为男女朋友关系,育有两个非婚生子女......

如此狗血程度,连《甄嬛传》都不敢这么演。

孩子他妈“反客为主”

11月14日,茂化实华发布了一份长达38页的事件进展公告,以及一份7页的重大诉讼公告,着实让人眼花缭乱。梳理之后,大致为以下内容:

本次诉讼受理时间是11月13日,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受理案件。刘军目前在广西南宁监狱服刑,他委托茂化实华董事长,也是他的老婆范洪岩起诉罗一鸣。

刘军要求判决解除他和罗一鸣两方于2019年5月9日共同签署的《授权委托书》,以及2018年12月27日共同签署的两份《委托协议》。

通过这些委托与授权协议,刘军曾把“泰跃系”现存的主要资产托付罗一鸣之手。

然而,2019年8月,在刘军不知情的情况下,罗一鸣自行决定对神州永丰和东方永兴两家公司各增资7000万元,取代前者成为成为了这两个公司的“第一大股东”。

而从股权结构来看,这两家公司持有北京泰跃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下称“北京泰跃”)100%的股份,北京泰跃又是“泰跃系”仅存的上市平台——茂化实华的控制方。

经此操作,罗一鸣通过公告宣称自己成为了茂化实华新的实控人。

因此,在两份最新的公告中,刘军认定罗一鸣违约,要求判决把神州永丰和东方永兴的股权结构恢复至增资之前的状态,进而恢复自己对于北京泰跃以及茂化实华的控制权。

刘军在相关公告中称,罗一鸣的行为是在自己不知情的情况下做出来的,没有征得同意,违背了受委托人对委托人应恪守的诚实信用原则和善良管理人的义务,严重侵犯了刘军的合法权益:

“在您(罗一鸣)没有支付一分钱对价的前提下使我(刘军)苦心经营的北京泰跃及相关企业成为您‘控制’的企业。您的这种行为给我本人及本人的家庭和家族带来了重大的商业和法律风险。”

刘军要求立即解除与罗一鸣对于“泰跃系”资产管理的委托代理关系,还表示要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然而,罗一鸣并没有买账。

对于刘军的起诉,罗一鸣针锋相对,不但驳斥了刘军的言论,更是否定了刘军在“泰跃系”中的控制人身份。

10月27日到29日,茂化实华收到北京泰跃的《郑重声明》及罗一鸣的《澄清声明》,这些文件提到“刘军已不是公司股东、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无权代表公司处理任何事务”“刘军作出与事实严重不符的声明,刘军要负主要责任,那些造谣生事的人也应该负责任”。

观察君就相关问题与茂化实华取得了联系,对方表示不便透露更多细节,一切以公告为准。

研究公司法与仲裁诉讼的知名律师孙耀刚则向观察君表示,作为委托人,刘军起诉要求撤销与代理人罗一鸣的委托代理协议,并且要求恢复上述两家公司之前的股权结构,还是有很大胜算的。

刘军背后的三个女人

代理人反客为主的剧情已经十分精彩,更有意思的,则是罗一鸣的身份,以及“泰跃系”一连串的宫斗大戏。

据茂化实华8月22日公告,罗一鸣透露,自己和刘军曾为男女朋友关系,育有两个非婚生子女。

来源:上市公司公告

细心的读者应该也已经注意到,上文提及刘军的老婆名叫范洪岩......

实际上,罗一鸣并不是刘军入狱之后的第一个“托孤”对象。之前,他还把“泰跃系”与茂化实华交给他姐姐和他老婆打理过,不过结果都是不欢而散。

2006年,因涉及一系列案件,“泰跃系”资本大佬刘军因行贿等原因入狱,后被判刑14年。

2011年,刘军的亲姐姐刘华担任茂化实华董事长,并执掌上市公司五年多。

2015年9月,狱中的刘军突然委托朋友举报姐姐刘华涉嫌抢占“泰跃系”资产、操纵股价、内幕交易及职务侵占,并数次向茂化实华股东大会递交临时议案,要求罢免刘华的董事长职务。2016年8月3日,这场闹剧以刘华的辞职而告终。

来源:上市公司公告

自2017年起,刘军的老婆,就是前文提到的范洪岩开始掌权,并担任茂化实华董事长。随后两年多时间里,茂化实华经历了短暂的平静期。

2019年6月,情况又有了巨大的变化。6月3日晚间,茂化实华公告称,公司董事会于5月30日接到罗一鸣委托律师送达的《材料清单》及其列示的文件材料。

文件称,“范洪岩接受刘军委托后,屡次违背刘军的意思和指示,经刘军多次要求而未改正,严重损害刘军及刘军控制的上述公司的合法权利,且在刘军要求后仍拒不交出北京泰跃的公章及营业执照等证照。”

来源:上市公司公告

刘军与范洪岩之间的委托代理关系随后解除,罗一鸣上位。

能取得一个男人的信任,并且这种信任超过了对自己的老婆,罗一鸣也不是一个简单的女人。

2019年8月19日,罗一鸣向茂化实华董秘送达了一系列函件。在《告知函》中,罗一鸣表示,刘军对上市公司的实际控制关系已变更,罗一鸣在法理上已成为茂化实华的实际控制人。除此之外,罗一鸣还提议召开股东大会,要求罢免范洪岩、杨晓慧董事职务。

罗一鸣通过增资北京泰跃的两大股东,形式上“夺取”了“泰跃系”主要资产控制权。然后,就有了前文所述刘军与罗一鸣之间的一系列恩怨纠葛。

“泰跃系”走向何方?

作为“泰跃系”掌门人,刘军曾打造了资产超百亿的资本版图,在A股市场上狂揽了湖北金环(000615.SZ)、ST景谷(600265.SH)、茂化实华等多家公司,“泰跃系”的资产从房地产业延伸至手机销售、教育、金融、卫星定位、石化、机械等多个领域。

2004年,刘军入选福布斯中国富豪榜,名列174位。但仅仅时隔两年,其建立的资本大厦却因卷入行贿事件开始坍塌。此后,“泰跃系”开始走向下坡路。

刘军入狱后两周内,“泰跃系”所持湖北金环、景谷林业、茂化实华的股权遭到拍卖或转让。2008年,湖北金环实际控制人变为大股东湖北嘉信投资咨询有限公司的老板朱俊峰和蒋岚。2014年,ST景谷也被龚平洋拿下,彼时龚平洋实际控制了ST景谷的控股股东中泰担保。

如今,正如前文所述,茂华实华也面临着控制权丢失的风险。

频繁的内斗让茂化实华经营情况非常不稳定。截至今年前三季度,茂化实华营收30.5亿元,净利9123万元,虽然相比上年有了较大增幅,但总资产仅有12.68亿元。而在2015年,茂化实华的总资产就达到了17.23亿。

高层“宫斗”,公司股价也在承压。茂化实华11月15日收盘价为4.08元每股,来到公司股价9个月以来的最低处。

曾经的庞大版图如今只剩最后一个上市平台,却也陷入了纠纷,观察君注意到,刘军14年刑期将于2020年期满。你觉得留给他的会是什么,茂化实华“宫斗”后续又会如何发展?欢迎在评论区留言。

@今日话题 @徒步投资笔记 @不明真相的群众 @江涛 @君坤资本

雪球转发:0回复:0喜欢: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