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长的闲聊|六月见

在写今天内容的时候,我在标题上自我审查了很久,到最后想想算了,就简单一点吧。看到梁建章都被封了,实在是心有戚戚,什么也不必说,活下去才能见到明天的太阳。

今天市场的大跌,倒是在我的预期之内,虽然近期面对成长的反弹迷茫,但一直有一种莫名的感觉,就是疫情对于经济的影响,没有充分的暴露。当然,这大有可能是因为我人在上海,隔离中难免生出懈怠的情绪,被大环境感染得不够理性。

不管怎样,我们都面临着一个前所未有的复杂环境,我还是那句话,当下要在各类资产之间做均衡的配置,押注带来快感,但均衡才能实现财富的保值增值。

今天市场调整之后,对于5月的这波上涨是反弹还是反转的讨论可能将有定论了。我还是想起付娟的路演内容:

作为普通的基金经理,什么时候敢于大胆的买入?那就是我的研究员跟我笃定地说:这个公司二季度同比下滑多少多少,但现在我得不到这样的答案。现在研究员都说看不太清楚,上市公司自己也不知道,可预测的空间很大,这就使得决策非常困难。我知道现在是长期底部,但问题是不知道短期盈利情况是怎么样的,对幅度没有把握。现在虽然很多企业在复工复产了,但不知道会不会临时又出什么耽误的事,都还不可控。我们希望六月能有一个大概的结论,到时候再做决策。

付娟路演

之前也介绍过,付娟倾向于认为当前从估值情况看,更接近于08年而不是18年。一方面是长期不悲观,另一方面是短期盈利不确定。这种长期和短期之间的矛盾,还体现在很多方面,就不一一展开了。今天早上和牟一凌总聊天,牟总一句话还是给了我很大的启发:

长期趋势明确,看不清楚的是短期问题,那么在做组合判断的时候,就不要和长期趋势作对。

我个人理解,还是要在组合里,体现出足够的反脆弱性。最近达里奥一次路演里,讲到了在组合里配置黄金的作用,我觉得就挺有意思的:

黄金,在投资组合中,起着类似于保险的作用。黄金是一种没有活力的资产。它只是呆在那里,它的特点是有限的供应。最重要的事情之一是,它是中央银行持有的第三高的储备货币。而且它是国际化的,可以跨国的,是经过实践检验的。因此,在这方面,黄金并不局限于某一环境。作为一种对冲资产,当其他资产下跌时,黄金真的很像是一种很好的保险。

最后不得不讲讲房地产,我认为当前市场的主要矛盾,正在从疫情的管控政策走向对房地产休克的担忧。最近中信证券做了一个对外资客户的调查,其中就有这个选项:

对中国地产和地方债务问题的担忧,已然是外资的第二大权重了。相信不少国内的投资机构,也是这样的想法。敦和在最新的公众号文章里就写到:即使疫情冲击结束,私人部门的融资意愿能否恢复仍面临很大的不确定性,尤其是当下对居民购房意愿影响最大的恐怕并不是放贷条件便利与否,而是对未来的收入预期。

最近房贷利率的下调,一开始大家觉得超预期,但冷静下来,至少我觉得,这完全是端碗水去扑柴火堆着火,用处不大。2008年的时候,那是一次性房贷利率打7折啊,现在这是什么力度,新增lpr降20bp???

我身边不少人都表示,这波房价如果有上涨,那么会选择卖一些房子。这就很成问题了啊,大家都是这个预期的话,房子还会不会涨都成问题,因为想卖房子的太多了,大家都会不断抢跑,最后形成一个合成谬误。

关于资产负债表衰退,实在是个越来越靠近的事了,我今天还翻了翻那本《大衰退》:为什么借款人会消失,存在两个主要原因。第一,在本国,他们无法发现具有吸引力的投资机会;第二,他们的财务健康状况受损到一定的临界点,他们不能借钱,直到修复好资产负债表。

修复当前的信心,需要极大的勇气和智慧。孔子讲:君子莅民,不可以不知民之性而达诸民之情,既知其性,又习其情,然后民乃从其命矣。故世举则民亲之,政均则民无怨。

需要有基层智慧的领导,能够在螺蛳壳里做道场,为经济辗转腾挪出一线生机。五月的交易估计也就这个样子了,大家等着六月见吧。

雪球转发:6回复:7喜欢:6

全部评论

海客谈瀛05-25 09:56

“需要有基层智慧的领导,能够在螺蛳壳里做道场,为经济辗转腾挪出一线生机。”——意思是经济只有一线生机了,懂了

岁月无声9705-25 09:45

大家现在1-2个季度短期都无法看清,不要说长期1-3年,决策困难还是别决策了。躺平,等能决策的时候再说。

一号zrn05-25 08:52

作为普通的基金经理,什么时候敢于大胆的买入?任何时候都敢于大胆的买入,反正也不是我的钱,都是韭菜的钱,大家就别装了。

qzy6905-25 08:40

付娟的路演内容:
作为普通的基金经理,什么时候敢于大胆的买入?那就是我的研究员跟我笃定地说:这个公司二季度同比下滑多少多少,但现在我得不到这样的答案。现在研究员都说看不太清楚,上市公司自己也不知道,可预测的空间很大,这就使得决策非常困难。我知道现在是长期底部,但问题是不知道短期盈利情况是怎么样的,对幅度没有把握。现在虽然很多企业在复工复产了,但不知道会不会临时又出什么耽误的事,都还不可控。我们希望六月能有一个大概的结论,到时候再做决策。

阿信达人05-25 05:58

很有深度的文章,赞,负债表衰退很难避免或发生很久了。
土地财政刺激可能性很小。
所幸股市没有泡沫,且行且珍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