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道眼下是寻常

原句是“被酒莫惊春睡重,赌书消得泼茶香,当时只道是寻常”,纳兰性德的词。很契合少年那种无端的感伤情绪,年轻时候很迷这种范儿。这当然是人生常犯的错误之一,不珍惜身边的幸福,事后追悔莫及。但在投资上,我们还会经常犯另一种错误:只道眼下是寻常。

把眼下发生的事情在逻辑上合理化,进而推演这种情况会天长地久地寻常下去。

其实一切现象都是所有现实约束下的偶然巧合,即便历史重演,也未必能得到同样的结果。更遑论现实约束本身也不可能长久地存在,忽视对现实约束的分析,被眼前的花开晃了眼,最后会发现烟花易冷。

记得冯柳以前说,他自己会经常翻一翻牛市巅峰期,卖方给市场龙头写的那些研报。他常常会看得后背一凉,其中逻辑推演的是严丝合缝,自己当时如果看到这样的分析,很有可能就会重仓买入,最后就要成为市场最后一个接棒的。

世界上所有的泡沫,在形成的初期,都会有不可证伪的合理预期。

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美国成立了一个金融危机调查委员会,复盘金融危机为何会形成。2010年5月26日,巴菲特接受了调查委员会的问询,这份纪要直到2016年才被披露,内容很有意思,我摘录一些核心内容:

巴菲特的老师格雷厄姆曾对他说:“合理的假设会比一个不合理的假设更容易让你陷入麻烦。”

如果你对一件事有了一些假设前提,比如月亮是由生干酪组成的,这是不是很可笑?如果你认为股票在长期来看表现要好于债券(历史确实是这么显示的,人们也依照这个逻辑投资),这就是促成1929股票泡沫的潜在原因之一。人们当时认为股票会越来越好,他们忘记了原来假设中的限制条件。所以,又过了一段时间,原本的假设前提变成了某种泡沫助推器,人们变得只关注价格本身的上涨。

我们在房地产市场也看到了一样的情景。房价随着时间的推移会越来越高,因为我们手中的美元越来越不值钱,这样的想法完全是一种前提假设。房价的上涨不是因为建筑成本上升,也不是因为设计精美,而是因为美元不值钱了,一套40年前买的房子会比当时卖更多钱。

根植在人们内心的一种观点就是,房产价格不会下跌,几乎每一个人,都屈从于这一观点。但当人口中大比例都在这种想法的驱动下购买了住房时,泡沫就产生了。

原来你觉得是不可能发生的事,结果随着时间发生扭曲,人们忘记了买房的初衷,只盯着价格波动。所以,投资者、银行家、美国大众,我,我的邻居,评级机构,国会,凡是你能说出的——绝大多数人们开始相信房价不会大幅下跌。因为房产是美国最大的一类资产也是最容易作为抵押物的资产,所以它可能创造了我们史上最大泡沫。

看过电影《大空头》的都知道,次贷危机不是因为房地产市场在2007年上涨形成了泡沫。而是步入二十一世纪后,美国房地产市场在不断的上涨中,衍生出了各种各样的次贷产品,凭借着房地产永远不会下跌的信仰,用各种时候看很夸张,但在那个时候看很合理的姿势冲进了房地产市场,最后形成了惊天泡沫。即便看出了这是个惊天的泡沫,如果过早地尝试去刺破这个泡沫,那么最后也有可能在泡沫破灭前,被泡沫挤死。

眼前发生的一切,可能是建立在过去十年、二十年那些理所当然的逻辑上,这些逻辑曾经有着扎实的基本面基础。但当基本面事实已经发生扭转的时候,很多人是视而不见的,因为眼前的现象已经十年二十年如一日地被那些口号式逻辑支撑着,人们已经忘记了整座大厦的基础是基本面。

最近一段时间,伍戈和徐高两位我非常尊重的宏观分析大佬都发文章谈了房地产问题,观点细节暂且不论,这本身就是巨大的信号。稳增长,房地产是绕不过去的一环,房地产是过去二十年发展的支柱产业,行业繁荣的逻辑实际上所有人都能讲出个1234,但我们有的时候需要想一想支撑这座大厦的基本面因素是什么。

我今天看了一部日本的轻喜剧电影《超时空泡泡机》又叫《重返泡沫时代》,讲的是广末凉子从2007年穿越回到1990年,去组织日本大藏省发布《关于控制土地相关融资的规定》。2007年的财政部相信,正是由于这部控制地产行业融资的法令,导致了泡沫经济的破灭,使得日本经济崩溃。这个逻辑当然是扯淡,但这部电影是轻松愉快的,广末凉子很好看,阿部宽也一如既往的呆呆的,据说有很多日本八十年代末的明星都客串了这部电影,但我并不认识。

我感触比较深刻的,是电影开头的画面,正是1990年3月27日大藏省公布《关于控制土地相关融资的规定》。发言人称:通过对不动产融资的限制,地价将会下跌,人们将轻松拥有自己的住房。额,日本版的三条红线?

雪球转发:2回复:4喜欢:7

全部评论

虬髯客岭南05-19 13:01

欲买桂花同载酒,终不似,少年游

某_U05-19 10:26

请问 巴菲特接受调查委员会问询纪要 在哪里能阅读?

迈向7205-19 07:02

合理的假设会比一个不合理的假设更容易让你陷入麻烦。

mask1705-19 00:24

写得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