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生策略:高增长还yyds么?


过去三年“赛道化”的投资、成长风格的极致显然与市场不断追求高增长的g有关,“唯增速论”在2022年将面临挑战:


(1)历史上看,我们其实无法事先进行准确地预测盈利增速g,且容易用过去的增速外推未来造成高估并在股价上提前反映,但历史看高增速的个股在未来继续保持高增速优势的难度会变大;


(2)历史上看,A股高增速个股和细分行业与相对业绩表现并不稳定,短期看,出现超预期但未被预期到和未被定价的高成长性才是股价弹性的来源,而不是业绩增速本身;


(3)从长期来看,公司为二级市场股东创造回报的来源是ROE而非g,实现长期领跑市场的板块往往是增长回归到ROE水平的抬升;


(4)从投资者配置偏好周期看,当期盈利增速g并非是唯一,当景气度出现扩散时,投资者对于当期盈利增速g的重视程度往往会下降:过去对于g的追逐正在“瓦解”,未来一段时间内基金持仓将进一步扩散。


展望2022年,高增速投资策略将面临分化(继续超预期或者回归ROE)。值得关注的是,历史上该阶段主动偏股基金的收益率中位数往往跑输中证800指数。

雪球转发:2回复:3喜欢:0

全部评论

九点半的钟声01-14 12:14

牟总很猛

谷樾01-14 12:14

“未被预期到和未被定价的高成长性才是股价弹性的来源,而不是业绩增速本身。”
这句话值得读十遍。

44次日落01-14 12:06

珍惜生命 远离赛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