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亿美元,PE巨头KKR接盘雷士中国,创始人仍在狱中

来源 l 投资家网

作者 l 三雨

中国照明行业的龙头企业雷士照明终于投入了 PE巨头KKR的怀抱。

12月12日,全球PE巨头KKR与雷士国际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称“雷士照明”)宣布KKR已完成雷士照明中国照明业务(以下简称“雷士中国”)多数股权的收购。交割完成后,KKR持有雷士中国70%的股份,雷士国际持有剩余30%的股份。KKR是一家全球历史最悠久、经验最为丰富的私募股权投资机构之一,总是走在风口浪尖上的雷士照明总算抱上了一棵“大树”。

投资家网获悉,KKR通过其旗舰亚洲三期基金完成了此次投资。实际上,早在今年8月份,雷士照明就已经发布公告称,拟向KKR出售其中国照明业务70%股权,这一消息还一度让公司股价大涨57.14%。如今收购尘埃落定,而根据此前签订的协议,KKR与雷士照明达成战略合作并以约7.94亿美元股权对价收购雷士中国多数股权。雷士中国将会在KKR的帮助下,完成一次新的蜕变。

KKR全球合伙人兼大中华区总裁杨文钧认为:“中国照明市场正在发展壮大,雷士中国依靠其知名的品牌影响力和世界级的运营能力,是这一市场中当之无愧的领导者。KKR将支持雷士中国管理团队,协助雷士中国加速扩张,寻找在前沿设计、数字优化与环境可持续性等领域的新增长机会。”

相信消费者对雷士照明都非常了解,这家从上世界90年代末发展壮大起来的企业,历经诸多起起伏伏,仍然顽强的存活下来,最终成为中国照明行业的龙头之一。在雷士照明几易其主的过程里,出现了很多精彩的故事。作为消费者心中最早的照明产品,凭借强大的销售网络,雷士照明的产品不但走进了千家万户,还获得了国际私募巨头们的青睐。

从吴长江,到王冬雷,可以说雷士照明经历了一场异常激烈的资本战争。此次雷士中国被KKR收购同样也具有深意。

雷士照明资本战

成立于1998年的雷士照明,到现在为止走过了20多年的历程,而它最初的创始人是吴长江和他的两位合伙人胡永宏、杜刚。三人曾是高中同学,同时也是老乡。彼时他们辞去公职,成为那一代第一批“不安分的下海人”。

雷士照明在惠州成立,三人分工十分明确,吴长江负责工厂管理,胡永宏负责市场营销,杜刚来负责财务和政府相关的事情。因为吴长江出资比例较高,是公司的单一大股东,另外两人合计持股,又超过了吴长江的股份,所以三人可以互相制约。

雷士照明成立的第一年,销售额就达到了3000万,后面几年陆续以接近100%的速度增长。一举登上照明行业的明星企业。

公司越赚越多,自然也会出现很多矛盾。吴长江天性有野心,而其他两位创始人又很保守。在赚到的钱该如何处理的问题上,三人产生了分歧,吴长江不同意其他两位创始人分红的想法,想把赚到的钱用于扩张公司。

这种分歧越来越大,最后竟然造成了雷士照明的第一次分崩离析。三个合伙人谁也不听谁的,公司决策上形成了“一山坐三虎”的现象,吴长江还私自在外创立了一家与雷士照明生产不同灯具的企业,公开与两位合伙人对着干。

随着雷士照明销售额屡屡破亿,公司前景越来越好,增速飞快,三位合伙人之间的矛盾也日益激化。为了能够尽快解决这次危机,2005年,吴长江想出了一招险棋,背后操作经销商投票选择控股权,最后让胡永宏和杜刚各自拿8000万元现金,离开了雷士照明。

第一次分家,雷士照明就遭遇了资金链险些断裂的危机。账上仅有几十万的时候,吴长江日日夜夜出去拉投资,深陷资金困难的状态。

就在这时,雷士照明最重要的合伙人阎焱出现了,阎焱和吴长江的“恩爱情仇”也正是自此开始。软银赛富陆续投入了几笔资金进来,让雷士照明走上稳健道路的同时,软银赛富占股比例也越来越高,达到了35%的股份,也让吴长江失去了公司控股权。对于有着强烈控制欲望的吴长江来说,这无异于受罪。

为了能够制衡赛富,吴长江竟然想到了引入新的资本——高盛,以此来稀释阎焱的股权。这种做法彻底让阎焱与他反目成仇,两人展开了一系列的股权争夺大战。

吴长江是一个十分爱好赌博的人,他将大笔的钱都输在了澳门赌场。投资吴长江,阎焱也十分后悔,甚至曾一度想要让吴长江主动离开雷士照明。

没想到的是,吴长江在媒体面前上演了一出“被人逼宫”的大戏,并将自己称为受害者,曝光了雷士照明所有的内部矛盾,甚至还带领各大经销商举行了声势浩大的罢工,威胁阎焱。无奈之下,阎焱只能做出退让,留下了吴长江。

吴长江的第二次资本战争也顺利告赢,在这期间,他还认识了一位“白衣骑士”,并将其视为救命稻草,这人便是王冬雷。

王冬雷以生产西式小家电的德豪润达起家,受到金融危机的影响,急需寻找转型之路,而雷士照明刚好能够与他的企业合作壮大,这不但让王冬雷看到了机会,也让吴长江看到了机会。

只是这次相遇竟然成为吴长江走向灭亡的前兆。

令吴长江没有想到的是,看上去极为普通的科研实业家王冬雷,还是一位资本高手。在与吴长江合作之前,王冬雷便设计了一套将自己与其深度绑定的股权机制,通过德豪润达买下吴长江持有的雷士照明18.6%的股份,再加上二级市场收购股权的股份,累计持有量超过了20%,迅速变成雷士的第一大股东,彼时赛富亚洲及法国施耐德电气分别为雷士照明第二、第三大股东。吴长江却只剩下6.79%的股权。但王冬雷还是向吴长江增发德豪润达的1.31亿股权,让吴长江成为德豪的第二大股东。

通过与一系列资本的腾挪,在王冬雷的帮助下,吴长江终成雷士照明的执行董事。

好景不长,吴长江误以为一切安好之时,王冬雷给了他致命的一击。

2014年,吴长江被公司联合驱逐,这次权力之争的背后,双方甚至爆发了肢体冲突,僵持了很久的股权争夺大战激烈上演。在一次次股权转移中,吴长江丧失了雷士照明的话语权。同年十月,吴长江因涉嫌挪用资金被惠州警方立案侦查。

吴长江最终入狱,失去了这个他一手创立的雷士照明。

出售雷士中国,意欲何为?

经历了风风雨雨,雷士照明最终回归平静。纷争结束后,作为雷士照明的掌舵人,王冬雷虽然没有了内忧,但仍然少不了外患。

王冬雷手上有两家公司,一家是芯片企业德豪润达,另一家便是雷士照明,两家公司早已开始整合。但在新兴企业崛起后,诸如小米等互联网思维下的“智能照明”品牌纷纷崛起,照明行业遇到了“百年变局”。对王冬雷来说,这个转变足以颠覆传统照明,成为基于互联网的IT产业。

作为曾经的照明行业巨头,雷士照明也正在遭遇这些挑战。而唯有快速转型才能抢占市场先机,这些都需要大量的资本支撑。

为此选择一个足够有实力的资本,帮助雷士照明走向未来的成功是至关重要的。

此次KKR收购雷士中国,即双方成立一个新的公司,将雷士照明的中国照明业务装入其中。收购完成后,KKR持有合资公司70%股权,雷士照明持有30%股权。此处需要强调的是,雷士照明将剩下国际业务以及国内的非照明业务。

王冬雷非常看重此次的合作,他认为借助KKR的资本和国际化视野,也能帮助公司带来更高速的发展。尽管如此,雷士中国仍然面临合资后的管理问题,在这方面如果处理不好,必然是存在一定隐忧。

除此之外,对于雷士照明此前长期股价低迷的现状,通过此次引入KKR,这种状况或有改观,更有望盘活王冬雷这两家上市公司。尤其对雷士照明来说,交割完成后,雷士照明将持有剩余30%股权,雷士照明的股东将实现股权价值,获得可观的现金对价。

据照明周刊报道,王冬雷曾解释,“雷士照明此前的港股价格一直低迷,市值长期只有二三十亿港元。做企业的目的是给股东回报,但是自己没有办法在港股市场去解决业绩增长与股价下跌之间的矛盾。现在有投资者愿意报个很好的价钱,实现股东利益的最大化,所以就选择了出售。”

对王冬雷、KKR来说,这大概是一场优势互补、互惠互赢的“收购”,在KKR的帮助下,雷士中国是否能够再获新生,需要时间来考证。

雪球转发:1回复:1喜欢:0

全部评论

中森明菜爱喂熊2019-12-14 21:54

KKR又出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