晶泰为何不开发自家新药|AI与新药(四)

AI与新药”系列往期文章

还在拼算法和算力?数据才是那张制胜的王牌

技术公司、药企、互联网,谁是主力军?

英矽智能:AI全程参与研发的样本

在AI应用于新药开发的领域中,晶泰科技一直是备受资本和药企合作青睐的活跃分子,其3.188亿美元的C轮融资,彼时刷新了AI新药领域融资的记录。

而定位在服务和孵化两个方向的晶泰,构建了AI开发新药的综合服务平台和能力,在技术之外,更关注从市场需求出发,让AI真正落地解决新药研发不同环节中的实际问题。

从晶型到AI新药的延展之路

2014年,晶泰的三位联合创始人——马健、温书豪和赖力鹏正在麻省理工学院(MIT)读博士后,三个人的研究方向均偏向基础科学,包括计算物理、量子化学、物理学和数学等。

彼时,他们正在思考继续走学术道路还是进入工业界。MIT距离波士顿很近,波士顿是美国生物医药企业的重要聚集地之一。受这一环境的影响,他们逐渐关注医药行业。

在他们看来,生物医药行业具有一个非常庞大、复杂的工业体系,其中既有生物学的挑战也有工程技术的挑战。工程技术的挑战是面向过程的一些环节,包括怎么发现符合标准的候选分子、快速推进CMC过程、开发工业结晶等等。这也正好与他们当时的技术背景和基础研究方向有很多关联。

以此为契机,晶泰科技在当年即宣告成立。晶型的开发是晶泰的切入点,向AI新药的扩展则是公司发展中重要的脉络。

晶泰联合创始人、CEO马健表示:一个学科的研究往往分几个层次逐渐发展,第一范式是基于经验和实验;第二范式基于理论;第三范式是结合计算的模拟;到第四范式,是结合数据,也就是面向研究对象的大数据处理。

马健

很多行业领域在发展中都将走向第四范式,就是结合数据,结合计算模拟,结合理论、经验和实验在内的一个更加完整的研究体系。药物研发也符合这样的规律。在这个体系当中,AI的角色是技术工具也是方法论,基于数据的训练、学习,最终获得对于研究对象的一种更加完整的认知。

晶泰在开展晶型相关工作时,运用了很多机器学习方面的内容,核心团队也在这方面有比较多的积累。随着公司的发展,业务的范围逐渐从垂直细分的晶型领域扩展到整个药物研发行业中,而业务的拓展离不开公司的核心技术要素,包括人工智能、计算化学和各种IT工程技术等。这些技术打造的平台,很好地应用到了人工智能药物设计和发现中。

AI在新药开发领域中有多样的应用方向。有关晶泰的主要关注方向,马健进一步解释,AI在数据相对比较容易获取和富集的地方,发挥作用的效果最明显。从微观角度讲,早期发现阶段是如何设计分子、构造分子蛋白之间的相互作用等,实际上是AI药物研发落地最重要的、最快的方向,也因此成为晶泰在AI用于新药开发中最早的布局方向。

综合能力的落地实践

如前所述,晶泰很早就开始应用到AI相关的技术,进行了这方面的布局。目前,公司涉猎深度学习、量子力学、计算化学、计算物理和云计算的技术,构建了多个平台,如可用于结合位点分析、苗头/先导化合物发现、先导化合物优化等的Renova平台和ID4平台。

晶泰AI药物设计流程

不过,谈到AI新药行业竞争的要素时,马健更看重的是综合和落地能力。

“我通常用一句话跟大家表述:我们这叫想得远、走得近。”

马健表示,晶泰比较早即进行了AI方面布局,有一些前瞻性的研究,这是“想得远”的代表。 

“走得近”则是从行业角度来讲。在马健看来,不能抛开市场谈商业,抛开商业谈公司。拥有别人没有的黑技术,并不意味着能在竞争中突围和获得商业上的成功,在工业行业中尤其如此。作为一项新兴技术,在行业中的落地,一定要与这个行业的问题紧密相关,公司是一个商业实体,是以市场为导向、问题为导向。

“所以,晶泰不只是开发一些AI算法和工具,然后投放到市场,让企业自己应用。行业面临非常多具体的问题,应该针对这些具体问题和痛点开发一些相应的工具,而不是拿着锤子找钉子。”马健说。

据了解,晶泰本身围绕AI、基础物理学和各种算法构成一个技术内核,在技术内核的基础上,打造完整的业务能力、商业化能力。

“商业化的要素当中既要有差异化,也有标准化,还包括客户交付,考验的是综合能力。好比打仗想赢,要有武器装备,还得有综合的训练,后勤的补给。药物研发其实更多的时候要解决复杂问题,需要好多要素一起上,AI只是其中一个因素。只有组成一个具有完整能力的综合体,才能进行商业交付。”马健告诉研发客。

而构建这种综合能力,一个重要方面在于团队建设。晶泰的团队中,除了占据较大比重的算法团队、综合的物理化学基础研究团队,还有药物化学家、生物学家和医药工业方面的人才,实验室规模也在不断地高速扩张。团队中的“药味”也是与行业走得近的表现。

在算法、算力布局的基础上,结合药物研发专家和实验,构成晶泰“AI+药物研发专家经验+实验”三位一体的综合实力。

战略协同的孵化布局

在2021年,截止到发稿日期,晶泰已经公布了十余项合作,合作对象包括国内外众多不同方向的生物技术公司,比如加科思生物、希格生科、新格元等。

合作大多是以提供基于AI的计算实验一体化服务为主,其中格外值得留意的是,晶泰已经启动了一些孵化的布局。

早在2020年,晶泰与靶点发现生物公司PhoreMost开展了针对“不可成药”全新肿瘤靶点的新药发现合作,项目目前已经处于先导化合物优化阶段。今年3月,晶泰又参投PhoreMost 4600万美元B轮融资。类似模式的还有与希格生科的战略合作,这家新兴生物技术公司成立在2020年底,晶泰也是先与其合作开发针对弥散性胃癌的创新靶向药,最后参投其6000万人民币的天使轮融资,支持其未来后期的药物开发和商业化。

这涉及到一个很重要的话题——在AI用于新药开发的领域中,晶泰是如何定位的。

据马健介绍,晶泰并没有开展自主的药物开发,主要还是基于“人工智能技术+服务和孵化”平台,以服务和孵化两条腿走路。

谈到这样布局的原因时,马健说:“这与问题的分类有关,药物研发的生物学挑战和工程技术挑战构成一个二维坐标系,我们要去看在这个坐标系当中,自己的核心能力更多的在哪个地方。这个行业内我们知道的绝大部分AI公司包括晶泰,认知和能力是在工程技术这个方向,解决的是药物研发过程当中一些端到端的问题。药企承担生物学挑战,晶泰帮他解决这个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的‘器’的问题,从布局上讲的话,其实就是服务加孵化。”

孵化的模式也带来更深入和更具有战略意义的纵横布局。

马健表示,选择孵化方向最重要的标准是产业链上下游的布局,以及跟晶泰发展的战略协同性,包括技术延拓、项目的发展等。

比如其投资孵化了剂泰医药,晶泰专注早期发现,剂泰正如公司名,是往下游走,关注的是后续剂型和递送系统这方面的工程技术挑战,这实际上是晶泰技术外延上的一类投资。参与投资PhoreMost,看中的是PhoreMost靶点发现、靶点验证能力,这针对的其实是药物发现更源头的部分,构成晶泰往基础研究方向的布局。

对希格生物的投资则代表的是管线资产的孵化。这类公司管线开发过程中面临一些生物学挑战,晶泰利用AI的工具能够更好帮助其度过迷茫期,更快地从早期的生物学研究迈出一步,获得一些好的候选分子。这是生物学挑战和工程技术结合,体现了布局上的战略协同性。

“AI与新药”系列至此暂告一段落,研发客还将持续跟踪该领域,挖掘行业发展逻辑及公司价值,敬请关注。

编辑|姚嘉   版式|张跃

总第1476期

访问研发客网站可浏览更多文章

网页链接

雪球转发:0回复:0喜欢: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