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是个神奇的地方

文  任泽平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虽然在中央国家机关里人不算多,但在过去几十年却为中国经济社会发展和改革开放事业作出了杰出贡献,在学界、政界、商界人才辈出,群星璀璨。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是80年代由国务院农村发展研究中心、国务院技术经济研究中心等几家机构合并而成。早年的国务院农村发展研究中心在杜润生的带领下,对于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在中国农村推广和巩固起到了巨大作用,并连续主持起草了著名的五个“中央一号文件”,是公认的80年代中国农村改革政策制定的核心机构。期间,王副主席曾经在国务院农村发展研究中心工作过很长一段时间。陈锡文、韩俊、林毅夫、周其仁等都曾在国务院农村发展研究中心工作过,后来成为我国三农、制度经济、发展经济等领域的领军人物,陈锡文担任过中农办主任,韩俊先后在中农办、中财办、农业农村部、吉林省担任领导工作。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有一位泰斗——吴敬琏老师,因长期倡导市场经济改革而被亲切地称呼为“吴市场”。国研中心的家国情怀、直言敢谏和建设性立场,在吴老师身上体现的非常充分。

马洪、孙尚清、陈清泰、谢伏瞻、马建堂、刘世锦、冯飞、李剑阁、隆国强等都曾是中心的领导和学术带头人,后来很多在国家部门、各省等担任要职。各领域的青年才俊各有所长。我在中心工作期间,听韩俊讲三农、隆国强讲对外经济、冯飞讲产业完全是一种精神享受。有一次陈锡文回中心给大家讲三农,当时我很惊叹陈主任的大脑像大型数据库,对三农的数据、情况和历史沿革了如指掌。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培养了很多著名企业家,泰康的陈东升、物美的张文中分别在《管理世界》和市场所工作过。

我是2009年从清华大学公考进入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宏观经济研究部,几百名报名候选人中笔试前10,面试第2。宏观部号称中心第一部,就是一个字,累,活巨多,经济形势分析、文件起草、领导讲话稿、重大课题,等等,因为在领导的心目中宏观部的人啥都会,所以啥都得参与。因为热爱公共政策和经济形势研究事业,在领导的关心和指导下,2011年我开始在中心崭露头角,2011、2012年量化绩效考核全中心排名第4、6名。

2010-2014年是中心的一个黄金时期,重大成果不断。2010年前后刘世锦副主任带领一批年轻人研究“跨越中等收入陷阱”国际经验的重大课题,提出了“增长阶段转换”的重大判断,我也有幸参与其中并且率先支持,后来又参与德日韩台增长阶段转换期的经济史研究,当时着实下了不少功夫,读了几十本文献,受益匪浅。当时这一重大判断在社会上引起轩然大波,反对声音不少,当时的主流观点是中国经济还可以依靠旧模式高速增长。作为学术带头人——刘主任的压力着实不小,但刘主任顶住压力、坚持科学、坚持真理的精神令人尊敬,对我们青年研究员更是一种深刻教育。后来这一判断被中央采纳,成为“三期叠加”的“增速换挡期”。2013年上半年,十八届三中全会前期,刘主任组织大家研究综合性改革方案,就是后来著名的“383改革方案”。2013年下半年,参加完这些工作,我被借调封闭去搞大文件。

回头来看,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之所以成果卓著,社会影响力广泛,可能跟以下因素有关:

一是站位高,使命担当。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是直属国务院的政策研究和咨询机构。主要职责是研究国民经济、社会发展和改革开放中的全局性、综合性、战略性、长期性、前瞻性以及热点、难点问题,为党中央、国务院提供政策建议和咨询意见。

二是开放包容的研究气氛。中心一直倡导对外发言有禁区,对内研究无禁区。各种观点都可以在中心交流和碰撞,不以官位来评价观点对错和水平高低,谁也不掌握绝对真理。以理服人,以德服人。

三是一批富有家国情怀和深厚学术造诣的老师传帮带。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是一个有浓厚学术传统的机构,注重培养年轻人,注重调查研究,递折子有直通车。

白驹过隙,我在中心工作了5年,遇到了好的领导和老师,当时的直接领导余斌、李建伟等都是特别好的人。

后来我在2014年5月下海,提出“5000点不是梦”“对熊市的最后一战”“改革牛”,并在2015年股灾前预警“海拔已高风大慢走”“我理性了市场疯了”,一战成名。下海仅用一年获得资本市场大满贯冠军分析师,新财富四项大奖,横扫所有评选的第一名,拿奖拿到手软,据说创造了历史记录。这些成绩的取得,跟在中心的工作学习积累有很大关系,尤其感恩中心领导和师友们的培养。

年届不惑,在国家机关、金融机构和企业都工作过,做过学者,做过业务,做过管理,这些工作看事情的角度不太一样。

虽然一别经年,但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仍然是我们的精神家园。人走着走着很容易忘了初心,我经常反思我们这一代学者的使命是什么。一个人的价值不是用名利来衡量的,而是取决于对社会的贡献,一个人拥有名气或财富是社会赋予了你更多的信任和责任,以推动社会进步,人文关怀。我这些年提出“新5%比旧8%好”、“经济L型”、“新周期(出清)”,呼吁新一轮改革开放、新基建、城市群和放开生育,尽力做一个有情怀、有温度、有格调的人。岂能尽如人意,但求无愧我心。

发上等愿,享下等福,择高处立,向宽处行。人生有七个阶段:嗷嗷待哺的婴儿,满面红光的学童,哀歌的恋人,长胡子的士兵,身经百战的将军,戴眼镜的政治家,返璞归真的贤者。带着梦想去旅行,我们很幸运赶上时代发展的大潮,感恩时代,贡献社会。感恩节,由衷祝愿老东家。

雪球转发:17回复:0喜欢: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