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暗时刻,一名成长股的基金经理有话想说

图片上传中......

尊敬的各位持有人,

相信最近您对市场有诸多疑问和迷茫,所以借这个机会我跟大家分享下最近我的所思所感,希望跟大家携手度过市场的“至暗时刻”。

进入4月以来,尤其是最近几个交易日,市场情绪极度恐慌,特别是中小市值风格,以中证500中证1000国证2000为代表的中小盘风格指数惨不忍睹,年初来跌幅均超过30%。对于我们做成长股的基金经理来说,最近一个月就是梦魇。最近一个月应该是我正式管理组合以来(2015.8.20以来)最难受的一个月,比2016年年初熔断还难受,市场进入了非理性的负循环,所谓的阿尔法策略其实已经失效。但是目前我们也不应该单纯地沉浸在悲伤的氛围中,而是要深度反思未来究竟该怎么面对。

为什么会跌成这样?近期我们通过文章、电话会议等多种形式,向市场频繁传递了我们的声音,前期我们也交流过市场的主要矛盾由分母端(加息担心流动性、战争担心风险溢价提升)转移到了分子层面(疫情导致上市公司业绩的担忧),疫情担忧的同时又传达到分母端风险溢价的提升。近期因为疫情迟迟得不到清零,更多方面的担忧被放大,从而导致股票进入了短期分子和分母的双杀。流动性方面,最近几年私募类的“固收+”等绝对收益类产品发展较快,规模也比较大。这几个交易日,这些产品也遭遇了平仓线的压力,因为它们一旦触发回撤标准就要被迫减仓,这也带来了市场的负循环。近期以上证50沪深300为代表的大盘蓝筹显著跑赢,核心是前期跌的多,加上这些权重股在市场需要稳定时优先会得到资金的流入,形成了现阶段大盘蓝筹和中小盘成长之间的剪刀差。

未来要怎么办?我近期思考非常多,反省也很多。首先,历史重演一次,我们是否能规避这样的回撤。我反省了2020年最后两个月的情形,当时也是大盘蓝筹和中小盘成长之间形成了剪刀差(核心资产猛涨,中小值甚至跌,牛头熊身),当时来自持有人的压力以及自身的压力让我现在都记忆犹新。2021年年初春节,我在新浪平台直播时也总结:让我再次回到2020年11月,我会做什么样的决定?会为了盲目地适应市场、适应持有人去追核心资产而放弃自己长期看好的成长吗?不,我依然不会这么做,需要重视持有人的体验,但也是不能忽略资本市场均值回归的常识,不然就是追涨杀跌。现在来看,当时我的坚守是正确的。

现在又是这样的问题,回到四月初,我们能不能规避这样的成长股暴跌?我自己这几天也在反复问自己,得到的答案仍然是不能。我们的投资体系偏成长,追求相对长一点周期的确定性,追求组合更高的阿尔法属性。前期核心资产和抱团资产调整的时候,我们很抗跌,而现在的情况是阿尔法策略失效,我们重仓的股票遭遇到了大幅补跌。但这些股票本身有没有问题呢?我们所选公司均是细分赛道的绝对龙头,业绩足够好,在3-5年的周期赚取1倍以上的收益是比较确定的,估值在调整之前也已经很低了。所以我前期认为,在一季报的业绩期我们的组合应该可以跑赢市场。但现实是割裂的,一方面我们的重仓股一季报业绩确实都比较优秀,但业绩预告大增却成为股票高开低走、大幅调整的开始,我们的组合中至少一半的持仓都经历了业绩预告报喜但调整30%的情况。面对这样的局面,我们也是很无奈的,股价调整前我们就已经很看好了,现在跌了30%,公司的基本面并没有变化,难道现在我们该卖出吗?近期权重股相对占优,一方面是前期调整的深度更大,另一方面护盘资金会优先流向权重股,而中小盘成长面临资金的负循环,现阶段相对收益不佳。如果不考虑基本面而盲目换掉,从稍长角度看,大概率会“两边打脸”。试想一下,如果我们2020年年底扛不住压力,抛弃长期看好的成长股,追逐短期好的核心资产,那么2021年我们的组合就不是20%以上正收益,而是负20%,而且会因为风格漂移彻底失去持有人的信任。

每一个风格都有对应的优缺点,我们偏好成长追求确定性,在市场非理性时是非常难受的,比如2020年四季度、比如4月以来的成长股下跌。我们也在不停思考,不断提升投资体系,希望给持有人更好的体验,因为短期成长股的调整,给持有人带来的回撤和亏损,我们也深感抱歉。但我仍然坚信,越难,越要向前,遇到投资困难,我们更多的是要充分调研沟通,验证是不是真的买错了,公司的行业地位是否稳固、公司业绩是否兑现,如果错了我们会果断调整,但如果上述要素都没有改变,盲目因为市场短期风格而调整对持有人而言也是不负责任的。我们一直说相信常识,相信均值回归是基本常识(股票常识包括产业常识和金融常识,产业常识就是行业空间、竞争格局和行业趋势;金融常识是商业模式决定资产定价中枢、ROE高低以及ROE和现金流的稳定性。股票市值的天花板是中长期利润中枢乘以估值中枢,中长期估值很重要,不看估值的投资本身是博弈,怎么赚钱的也会怎么亏回去,盈亏同源)。

现阶段资本市场肯定是非理性的下跌,此时此刻我们还是之前给持有人反复沟通时表达的观点:我们的优势在于长期选股,阶段性大幅跑输时往往对应买入机会,因为这些优质成长股现在是极度的便宜。从大盘来看,股债比(沪深300股息率/十年期国债收益率)已经到达0.85,监管呵护股市的政策也从未停止,一旦疫情得到控制,国内有序复工,那么市场逐步修复是大概率事件,2020年年初疫情之后我们也是这么过来的。从成长风格的角度来看,当前中证500中证1000的估值仅15.6倍和24倍,中证500指数已经到达2010年以来最低的位置,中证1000指数也已经处于2010年以来6%的估值分位,所以我们认为当前成长风格是显著低估的。

还是以彼得林奇那句话结尾:“每当股市大跌,我对未来忧虑之时,我就会回忆过去历史上发生过的40次股市大跌这一事实,来安抚自己那颗有些恐惧的心,我告诉自己,股市大跌其实是好事,让我们又有一次好的机会,以很低的价格买入那些很优秀的公司。”

风险提示

基金经理观点仅供参考,会因市场环境的变化而变化,不构成投资建议或承诺。

雪球转发:0回复:0喜欢: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