债权投资是价投的入门考试

债权包括了任何带有固定收益和信用风险特征的资产,比如公司债、银团贷款、按揭贷款、MBS、CLO、租赁资产、P2P资产、小贷公司等。

债权投资非常适合实践基于基本面的价值投资,也是对一个投资者基本面分析判断能力的很好检验,是一个入门考试。

在股票投资上,即使对基本面判断得非常准确,股价几年内的表现(无论是涨还是跌)很难完全归功或归罪到投资者自己身上。比如,A股的白马股在2017年早期确实很便宜,但是如果把过去一年的涨幅和上涨时点都归功到自己“看准了基本面”上面,无疑是高估了自己的贡献的。

债权投资则不一样,如果我买一个三年期的债券,三年后不违约的话应该能回报多少(本金+利息)可以根据买入价格客观确定。违约风险有多高(或多低),违约后能收回多少抵押品,抵押品能卖多钱,需要我自己做出判断。

如果持有到期的话,我的买入价格高低,以及对借款者基本面、抵押物价值判断正确与否,决定了三年后的回报。如果到时亏了钱,我没法归罪于市场波动;如果挣了钱,我也确实可以归功于自己的英明眼光。

作为一个债权投资者,对一个企业的基本面做判断,是难度较小和安全边际较大的。股权投资者要搞清楚到底未来利润是增长10%、20%还是50%(从而匹配相应的出价高低),而且还要担忧管理层会否把企业利润与小股东分享。

作为一个债权投资者,我们只需要搞清楚企业未来的利润“至少有多少“,足不足够归还本金和利息,而不需要对“至少”以上的额外利润有预测能力。我们也不需要太担心企业利润最后能不能转化为小股东的利益,因为欠债还钱天经地义,都是写在合同里的,债权人没有小股东那么好欺负。

作为一个债权投资者,我们的命运也比股权投资者更少的掌握在”市场先生“的手里。债权和股权的二级市场价格都会有波动,短期内市场都是投票机,但是“债权市场先生”投票权的寿命明显没有那么长。

股票其实可以看成是一个无到期日的永续债券,在历史上持续低估的时间长度可以远远超过普通人能忍受的长度,而股息能提供的收入与本金波动相比是杯水车薪。相对比,债权因为有固定的到期日,到期本金归还(只要不违约)的强大拉动力量(英文叫Pull to Par,“向面值拉动”)会一步一步地把”市场先生“的影响力压缩,直至完全压垮。而在这期间定期持续收取的利息,真金白银垫在我们脚下,更是将“市场先生”的地位不断地矮化。

相对于想象空间比较大的股权类资产,债权类资产的回报预期主要来自于固定的利息或股息收入。债权投资中利息起到了一个“价值锚”的作用,稳定了投资回报,表现在两方面:一是通过利息将大部分回报强制归还给投资者,真金白银地实现价值;二是在价格下跌时,股息率和预期回报率很自然的相应上升,向市场上其他投资者发出明确的低估信号,加快价值回归的过程。

所以,无论是价值投资的鼻祖格莱厄姆,还是现在的领军人物巴菲特、克拉曼(Seth Klarman)、马斯克(Howard Marks),职业生涯都是起步于债权类投资(因为最能快速检验一个人对基本面的分析判断能力),而且一直非常重视对债权类投资工具的使用。即使是对科技企业不太感冒的巴菲特,早在2003年就投资了亚马逊的垃圾债券,正是因为他觉得作为亚马逊债权人的安全边际足够大。

--摘自$雷石平衡基金(P000412)$ 2018年1月投资人信

雪球转发:57回复:30喜欢:212

精彩评论

PoloYu 06-11 21:13

《证券分析》是我见过最好的关于股票投资的书 而他中间有70%的篇幅都在讲债券投资原理,这也是为什么这本书是非常好的股票投资的指引的原因。

徐佳杰Pierre 06-11 20:29

幸好是赌徒。

全部评论

进化20 09-09 11:33

债权

黑色面包 07-19 17:22

Another great article on Hercules Capital, a company that I also hold. https://xueqiu.com/4206051491/108697594

黑色面包 07-19 17:10

写得很棒,具体案例可参见该作者的另一篇文章:https://xueqiu.com/4206051491/108010065

沉默的喵 06-16 23:03

good

逆风飘扬 06-12 18:30

学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