莎普爱思实控人套现8亿元离场!莆田系林氏兄弟入局,能否带来新增长点?

一个多月前,浙江莎普爱思药业股份有限公司(下称“莎普爱思”)以一纸公告提示广大投资者,公司或将“易主”。

而今,这场“易主”大戏的剧情已完整呈现在投资者面前。

2月27日,莎普爱思发布公告称,原实控人陈德康已签署《股份转让协议》,将其名下70096.67万股股份(占公司总股份的7.24%)转让给上海养和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养和投资”)的全资子公司上海谊和医疗管理有限公司(下称“谊和医疗”),并承诺拟将以不可撤销的方式放弃所持公司剩余21.73%股份的表决权。同时,陈德康还将于2021年,将其所持公司1752.42万股股份(占公司总股份的5.43%)转让给谊和医疗或其指定的受让方。

公告中还首次披露了股份转让价格。其中,此次转让的股份交易对价合计为4.1亿元,对应每股转让价格17.8元;2021年股份转让标的股份的交易对价为3.9亿元,对应每股转让价格约为22.63元。

也就是说,陈德康将累计套现8亿元离场。

上述转让完成后,莎普爱思的控股股东将变更为养和投资,而实控人将变更为出身于莆田系大家族的林弘立、林弘远兄弟。相较于2月28日收盘时的8.56元/股,林氏兄弟以溢价超200%入主莎普爱思。

图片来源:图虫创意

“莆二代”接手

天眼查信息显示,养和投资成立于2015年6月23日,注册资本5000万,法定代表人和大股东均为林弘立(持股70%),二股东是林弘远(持股30%)。

林氏兄弟的父亲林春光为养和投资原始出资人,也是莆田(中国)健康产业总会上海常务副会长。而莆田(中国)健康产业总会拥有6000多名会员,会长林志忠被称为“莆田系四大家族”中林氏的代表人物。

林春光在医疗行业深耕十余年,除莎普爱思外,还是另一家上市公司光正集团的二股东。光正集团同时以51%的持股控股林春光创办的上海新视界眼科医院投资有限公司,后者100%控股上海新视界眼科医院。此外,林春光还通过上海新视界眼科医院投资有限公司控股全国14家眼科医院,5家医疗器械公司,1家网络公司。

新浪财经首席评论员艾堂明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相较于莎普爱思的巅峰时期,现在其市值不到30亿,对于投资方来说,是个很合适的时机。再加上与原实控人陈德康之间的其他一些协议,溢价200%的收购,对于交易双方来说,还算合理。”

艾堂明进一步指出,莎普爱思的销售形式类似于保健品的销售方式,这又与莆田系一直以来的销售手段有相似之处。因此,对于莆田系来说,其可以通过莎普爱思完成上市梦。此外,林氏家族在眼科医院运营方面颇有经验,而眼科医院与莎普爱思的客户群体又有重合的部分,林氏家族入主莎普爱思后,可以获得该公司的销售网络、客户资源等,未来莎普爱思借鉴林氏家族运营眼科医院的经验,向眼科医院转移,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随后,《国际金融报》记者致电莎普爱思,向其询问未来公司是否会向眼科医院转型。相关人员表示,“该披露的信息均已在公告中披露,以公告为准。”

一致性评价迫在眉睫

公开资料显示,莎普爱思于2014年登陆资本市场,其拥有有两大拳头产品,一是抗白内障的药物滴眼液,另一个是公司通过收购强身药业而获得的四子填精胶囊。

2017年,丁香医生的一篇《一年狂卖7.5亿的洗脑神药,请放过中国老人》,使莎普爱思陷入舆论漩涡,当年的业绩出现了上市以来的首次下滑。

2018年,莎普爱思业绩继续恶化,出现了上市后的首次亏损,金额为1.26亿元。

在2019年业绩预告中,尽管莎普爱思预计将实现归母净利润2100万元到3000万元,但其扣非后归母净利润仍为负。

受“神药”事件影响,2017年,国家相关部门要求莎普爱思在3年内完成“莎普爱思滴眼液”一致性评价。如果公司未能按要求完成,莎普爱思眼液将可能不予再注册,不能继续生产和销售。

对于滴眼液一致性评价的进展,莎普爱思曾在2019年半年报中提到,“正在有序推进,但存在未通过的风险”,

艾堂明表示,“如果无法顺利过评,莎普爱思又将面临一次严峻的挑战,其股价会继续下跌。因此,陈德康选择在这个时期退出,也是一种‘见好就收’的态度。”

值得一提的是,莎普爱思通过收购强身药业而获得的另一拳头产品“四子填精胶囊”的销量在2017年也出现了下滑。

据莎普爱思表示,因为遭到媒体的质疑,公司品牌美誉度受到了一定影响,进而影响到四子填精胶囊和复方高山红景天口服液的销售,其销量同比大幅下降,从而影响了经营业绩。

当初莎普爱思收购强身药业时,东风药业曾承诺强身药业2016年度至2018年度净利润分别不低于1000万元、3000万元和5000万元。如今,强身药业未完成业绩承诺额,东风药业将做出5802.31万元的业绩补偿。目前,东风药业仍有2571.91万元尚未支付。

莎普爱思相关人士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已将强身药业的商誉计提至0,因强身药业产能利用率较低,存在固定资产减值迹象,拟计提固定资产减值损失。”

记者 金旻

—— / 疫情专题推荐 / ——

在武汉,这支民间队伍为医护人员提供11857间房,如今他们要撑不住了……

伊朗卫生部副部长确诊感染新冠肺炎!

斯洛伐克总理得了新冠肺炎?独家回应来了!

新冠病毒发源地在何方?专家认为还是要接着找证据

集中隔离者亲述14天经历:疫情过后,“我想再去无锡”

日最大产能2000万只,我们到底为什么还缺口罩?

来,跟记者看河南开封的“硬核”防疫

“我们小区被封了……”疫情当下,“蜗居”不易,返程也难

不能去洗浴中心“文艺复兴”了,还有主播“喊麦”陪你过年

襄阳火车站关闭,湖北省最后一个地级市“封城”

信阳,一个武汉周边城市的疫情防控实景

湖北荆门火车站于大年初一12时封站

4096名武汉游客仍在境外,他们在哪里,又该如何归乡?

全员上线!疫情笼罩下的春节,OTA平台客服进入鏖战时刻

本文经「原本」原创认证,作者国际金融报,点击“阅读原文”或访问yuanben.io查询【NOUQOMCY】获取授权

雪球转发:0回复:0喜欢: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