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复@0笨笨0: 是的。
-当下状况是不是被足够/过于Price in,会不会继续坏,不太好判断,钟摆偏移之后可能会继续惯性,只能大概有个位置感。
- 做短、做长,可能都要建立在一个“可恢复,可重建”有韧性的投资体系下,有能力去应付/平衡短期的小波动,或长期的大波动,避免大的伤害。
- 信心比黄金贵,当下每个人感同身受,芒格说的“宏观是我们必须接受的,微观才是我们可以有所作为的”,其实前提也是得有宏观的庇护。再思考一步就是一个“这个世界会好吗”的问题。
 梁济问儿子梁漱溟一句:“这个世界会好吗?”

梁漱溟答道:“我相信世界是一天一天往好里去的。”

“能好就好啊!”//@0笨笨0:回复@Vidantus:估值并不是很有底气,经济状况10年来最差,向着29年大萧条的方向去了,10年就这成绩还要那啥,信心恐怕是92年来最低的时候。
雪球转发:0回复:1喜欢:0
引用:
The most important thing is having a sense for WHERE WE STAND.
We may never know where we're going, but we'd better have a good idea WHERE WE ARE.
We cannot know how far a trend will go, when it will turn, what will make it turn or how far things will then go ...

全部评论

0笨笨005-10 10:38

长期看人类的确是不断进步的,但在纠错能力、容错能力差的大环境里,一个错误就是几代人的命运完了。去年我就认为AH以后不要考虑牛市了,要不断评估最坏会怎样,策略要转为防御。我真希望我是错的! cia局长昨天说,中国目睹俄乌感到不安,但解决ww决心没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