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方代销机构给基金行业带来了什么?

2011年10月发布实施的《证券投资基金销售管理办法》,在推动基金销售机构多元化、专业化发展上发挥了积极作用,明确了独立基金销售机构能和银行、证券公司一道,参与拓展证券投资基金这一广阔市场。

2012年初,好买、诺亚、众禄、天天基金等4家基金独立销售机构正式获批,拉开了基金独立销售的序幕。

2015年4月,蚂蚁获取第三方基金销售牌照,同年8月推出蚂蚁聚宝,2017年6月,蚂蚁聚宝升级为蚂蚁财富。

2018年1月,腾讯取得第三方基金销售牌照。

……

那么,这么多年过去了,第三方代销机构究竟给市场带来了什么样的变化?


1、把蛋糕做大

据二季报数据,公募基金规模已突破23万亿。回首2016年,时年18岁的公募基金市场规模不足10万亿,而近两年半增长的规模就有10万亿。

近年来公募行业的快速发展,和第三方代销机构的崛起有很大关系。第三方代销机构借助流量优势、数字化运营和服务的手段,触达了更广大的群体,给基金行业带来了更多资金和活力。根据基金业协会公布的保有规模前100强基金代销排名中,蚂蚁基金、天天基金、腾安基金、盈米基金、同花顺基金、雪球旗下蛋卷基金、京东肯瑞特基金、陆金所基金、好买基金、诺亚正行基金等大量第三方代销平台入围。

有少部分人认为,第三方代销平台瓜分了银行等传统渠道的蛋糕。这种说法是站不住脚的。

不久前招行才表示“AUM时点规模突破10万亿大关“,其中金葵花及以上客户AUM余额7.35万亿,占比全行的82.15%。招行零售客户总数超1.6亿户,我们按1.6亿算,人均AUM约为6.25万元。而根据蚂蚁曾披露的招股书,截至2020年6月底,支付宝人均AUM仅为5765元,用户净值还是有差异的。

银行和第三方代销平台的目标客群明显不一致。

高净值人士才是银行的主流客群。据招贝恩发布的《2021中国私人财富报告》,中国高净值人群(资产净值在1000万人民币资产以上的个人)规模及其持有的可投资资产,增速较往年均持续上涨。2020年,高净值人群数量达到262万人,年均复合增长率由2016-2018年的12%升至2018-2020年的15%。此外,报告还指出,大型银行私行依然是高净值人群首选,占比62%。由此可见,很长一段时间内,银行都仍将占据基金代销的主导地位。

图片来源:《2021中国私人财富报告》

相比之下,第三方代销平台的客群净值较低,但用户量更大。这是因为第三方代销平台借助互联网思维和数字化运营手段,触达了那些没有被服务到、但同时也具备理财需求的中低净值客户,让他们也参与分享资本市场成长红利,这十分符合普惠金融的理念。

最具代表性的,就是蚂蚁推出的余额宝。在2013年余额宝诞生之前,公募基金、理财产品的起投金额基本都是5万元,挡住了大多数有财富管理需求的老百姓。余额宝的诞生让公募基金起投金额降至1元,普通大众参与基金投资的门槛得到极大降低。大量长尾投资者进入,公募基金市场规模迅速增加。

第三份代销平台不仅没有瓜分银行的蛋糕,反倒是作为重要参与者一起把蛋糕做大。

在行业处于高增速时,每一个参与者都会因此受益。

 

2、加速行业发展

1978-2000 年,美国财富管理业务迎来大爆发,在这 20 多年时间里,美国居民的风险金融资产从不足3万亿增长到28万亿美元。如此翻天覆地的变化源于收费模式的改变。 

首先,我们要先弄清楚一个点。为什么“基金赚钱基民不赚钱”是行业痼疾?因为基金公司收的是管理、销售费用,哪怕行情不好,它依然可能选择发新基,这便是基金行业“赎旧买新”等恶疾存在的原因。

但另一种收费模式却将基金公司、渠道方和客户的利益深度绑定,那就是投顾收费。收取固定金额或固定资金比例的投顾费用,投顾的收入与绩效无关,他们自然不会给客户过激的建议,反而为了客户的续费,提供保守稳健的投资建议。

美国那二十多年基金行业的爆发式发展,核心原因正是收费模式从渠道收费、管理收费转变为了投顾收费。

而中国也正在经历这样的过程,如今的降低申购费率、布局 C 类基金收取“销售服务费”,这与美国当年申购费率层层降低之后、收取 12b-1 费用如出一辙,商业模式上均从赚取基民交易费率,逐步转变为“陪伴式”服务。

不得不说的是,无论是对降低费率,还是投顾的发展,部分第三方代销平台都起到了极大的助推作用。

图片来源:零壹智库

费率方面,蚂蚁财富的基金申购费用,相当于市场主流收费标准的1/10,其实相当于降低了居民基金投资的成本。

投顾方面,2020年4月,蚂蚁与Vanguard合作,率先推出“帮你投”;此后亦有且慢推出“四笔钱”,腾安推出“一起投”等。今年4月,“帮你投”客户已经突破了100万。

不得不提的是,Vanguard不仅是“全球头号公募”、投顾巨头。同时还是美国基金业发展的重要推手,正是因其率先推出了免佣基金,而引发了美国基金业的降费潮。对于Vanguard的创始人约翰伯格先生,巴菲特曾如此评价:“如果要树立一座雕像,用来纪念为美国投资者做出最大贡献的人,那么毫无疑问应该选择约翰·伯格。” @先锋领航Vanguard   @望京博格  

除了低费率和投顾,第三方代销平台在为基金公司技术助力方面亦是成绩斐然。据媒体报道,2017年支付宝财富号上线,成为了基金公司发力数字化运营的阵地和“标配”,借助财富号后台的开放AI能力,金融机构运营效果大幅提升80%,综合服务成本下降50%。

 

3、推动金融普惠

近年来,基金户均持有份额持续减小。2016年—2020年,股票型基金户均持有份额从28918元下降到了17009元,混合型基金户均持有份额从25888元;混合型基金户均持有份额从43650元下降到了32270元。

与之相对应的是基金持有人户数的增加,以股票型基金为例,2016年—2020年,逐年为:7777户、8186户、7960户、6845户、9205户。

近两年基金行情较好,用户本应加大投入,基金户均持有份额却明显下降。这说明有越来越多的中低净值用户入场,普惠金融成绩斐然。

在这个过程中,第三方基金代销机构起了不可忽视的作用。

凭借互联网思维、数字化运营能力、流量基础,第三方代销机构能够触达更多长尾投资者。据基金业协会数据,截至2019年12月底,中国公募基金场外自然人投资者账户数为6.0675亿个。而据此前蚂蚁的招股书,截至2020年6月30日,支付宝理财平台年活跃投资者超过5亿,平台上的资管规模4万亿,相当于人均持有8000元。。

当然用户长尾化只是表象,公募基金普惠的真正意义在于让更多学历、收入不太高的投资者,能够参与分享资本市场红利:

据基金业协会发布的《2019年度全国公募基金投资者状况调查报告》,蚂蚁集团平台上的基民中,金融资产在 10 万以下的投资者共计67.6%,而全体基民此部分的占比仅为 25%。

 

4、更重视投资者教育

基金代销,不是简单的卖产品,而是一整套的包括投教、陪伴在内的用户服务。

互联网思维核心之一就是用户思维,常见到互联网思维提的几个词:留存、ARPU、LTV…第三方代销机构继承了这种基因。相比传统代销渠道,第三方代销机构用户净值较低、但用户量大,这使得他们更重视用户的粘性和生命周期价值。头部的第三方代销机构往往寻求投资者利益最大化。

支付宝理财智库做了一系列的投资者信。在2021年1月1日发布投资者新年信,提醒投资者“有必要降低2021年权益市场的收益预期”,3月31日,正值市场大幅震荡,支付宝理财智库发布季度信呼吁投资者冷静思考、理性决策,拉长投资周期。在“致投资者的2021半年信”中,建议投资者采用定投、配置持有期一年或以上的基金来降低冲动的频繁操作,以静制动。

(截取自支付宝·理财智库“致投资者的2021半年信”)

基金公司也一直有做投教的愿望,毕竟这是提升自身品牌和把行业蛋糕做大的好事,但依靠传统的线下网点和渠道经理所能触达的用户实在有限,且多为存量。如今,第三方机构提供了新的契机,理财直播、基金讨论区、财富号等成为基金公司的新阵地,试水更多投教内容。

总结来说,过去数年,第三方代销机构通过自身的触达能力及线上运营能力,使得基金产品和服务触达到更广大的群体,让更多基民参与分享资本市场红利,为基金行业及普惠金融的发展起到了助推作用。

雪球转发:17回复:88喜欢:24

全部评论

满仓先空仓11-04 21:03

@吴吞I:最近在看《坚守》,越了解越佩服约翰伯格

满仓先空仓11-04 15:58

1978-2000 年,美国财富管理业务迎来大爆发,在这 20 多年时间里,美国居民的风险金融资产从不足3万亿增长到28万亿美元。如此翻天覆地的变化源于收费模式的改变。
首先,我们要先弄清楚一个点。为什么“基金赚钱基民不赚钱”是行业痼疾?因为基金公司收的是管理、销售费用,哪怕行情不好,它依然可能选择发新基,这便是基金行业“赎旧买新”等恶疾存在的原因。
但另一种收费模式却将基金公司、渠道方和客户的利益深度绑定,那就是投顾收费。收取固定金额或固定资金比例的投顾费用,投顾的收入与绩效无关,他们自然不会给客户过激的建议,反而为了客户的续费,提供保守稳健的投资建议。
美国那二十多年基金行业的爆发式发展,核心原因正是收费模式从渠道收费、管理收费转变为了投顾收费。
而中国也正在经历这样的过程,如今的降低申购费率、布局 C 类基金收取“销售服务费”,这与美国当年申购费率层层降低之后、收取 12b-1 费用如出一辙,商业模式上均从赚取基民交易费率,逐步转变为“陪伴式”服务。

满仓先空仓11-04 15:58

群体,给基金行业带来了更多资金和活力。根据基金业协会公布的保有规模前100强基金代销排名中,蚂蚁基金、天天基金、腾安基金、盈米基金、同花顺基金、雪球旗下蛋卷基金、京东肯瑞特基金、陆金所基金、好买基金、诺亚正行基金等大量第三方代销平台入围。
有少部分人认为,第三方代销平台瓜分了银行等传统渠道的蛋糕。这种说法是站不住脚的。
不久前招行才表示“AUM时点规模突破10万亿大关“,其中金葵花及以上客户AUM余额7.35万亿,占比全行的82.15%。招行零售客户总数超1.6亿户,我们按1.6亿算,人均AUM约为6.25万元。而根据蚂蚁曾披露的招股书,截至2020年6月底,支付宝人均AUM仅为5765元,用户净值还是有差异的。

满仓先空仓11-04 15:56

@望京博格:大声喊! 约翰博格!!
《坚守》不是一般人能看懂懂的!

吴吞I08-28 23:43

你俩来北京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