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募主动基金到底“黑不黑”?

没想到第一篇长文是写这个,确实是有些话想表达。随着一月大跌,越来越多的“公募主动基金黑化论”开始流行在各个投资圈子里,甚至有某大V怒割谢治宇以示粉丝,喊出“永不相信公募主动基金”,盲从的粉丝连忙分分割掉自己的主动基金。那么,公募主动基金到底“黑不黑”?

先说点跟基金无关的话。世间万物,都不是单一性质的。比如同一水果摊今天买的挺甜,明天买的就很酸。再比如同一家店里的饭菜,今天还可以,明天就差点意思。你看,世间万物都有多面性和多样性,而一旦这种多样性与你的利益或者期望形成反差,往往就会激发情绪。比如今天中国队赢了强敌,球迷就会“牛x,重起”,如果输了,球迷就会“完蛋了,废物,烂到骨子里”,其实两场球可能就隔了很短时间。

说这些的目的是想表达,对一个事物贴单一性质的标签,本身就不符合事物客观的存在。大家都是玩投资的,既然我们要形容一个事物,那要么有统计上的证据,要么有客观的逻辑与分析。在“公募主动基金黑不黑”这个问题上,显然不可能有统计证据,那我就试着客观的从逻辑上和来讨论分析一下最近遍布乡野的几个话题。

1 关于“赵蓓与葛兰”:

确实,医疗这一年来就一个“惨”字,我自己也是抄在半山腰。在大家巨亏之下,骂几句基金经理情有可原。但是面对最近频频升温的“基金经理鼓吹长期投资,背地里偷偷低吸高抛”。对此,我想说两点:

第一,她俩的医疗基金都是行业主题基金,行业主题基金的收益,到底取决于基金经理还是行业板块趋势?如果有人认为就算板块趋势不好基金经理也有赚钱的义务,那请重新翻出基金合同看一下看看基准是什么。说白了,行业这种暴跌式下行,就算基金经理有天大的本事也是徒劳的。当然,市场里还是有盈利的医疗基金,那是怎么回事呢?不细说,提示一下,注意看这些基金的规模和持仓。所以我们在选择行业主题基金的时候,首先判断点应该是行业而不是基金经理。而行业主题基金的“长期持有”主要也是要基于投资者对行业的判断而不是基金经理。事实上赵蓓一年来一直是跑赢基准的,所以说赵蓓的工作很糟糕,我认为没有依据。

第二,关于“偷偷低吸高抛”,我就觉得很没理了。基金管理人的买卖,不都在季报里写的清清楚楚吗?拿赵蓓为例,翻看一下工银医疗的2020年季报,写的很清楚啊,看下图是2020年1季报,后面减持的就不一一贴了,感兴趣的可以自己去看。


我还粗略里算了一下,如果按照季报披露的时间和比例购买,那么从建仓到清仓工银医疗,收益是大约60.7%,对,比赵蓓自己买卖的收益率还要高。所以这个事情奇葩就奇葩在,人家把自己的买卖都按时合法的公布了,然后时隔一年之后,突然就变成“偷偷低吸高抛”了?这说法不合逻辑吧。我不明白的是,基金经理买卖自己管理的基金,本身就是常见的合法赚钱方式,也没有因为自己的买卖直接导致基民的损失,这怎么就成了可以黑的点呢?我认为赵蓓没什么可被指责的点,但是葛兰,我想说两句。我觉得最大的问题在中欧,葛兰的中欧医疗规模之大,加上行业限制,实际上已经成了一个被动基金了。在规模飞速扩大的过程里,中欧完全是放任,这个锅要背起来。外人没办法知道中欧和葛兰的关系是怎样的,但要说看不到规模大了之后的制约那我是不信的。所以对中欧我有点失去信任,这个有一说一。

2 公募基金到底有没有见不得光的“蝇营狗苟”?

先说结论,有,过去有,现在有,未来还会有。但是,正如开头所说的,任何事物都不是单一性质的。随便问个问题,你所工作的单位有没有“蝇营狗苟”?不用回答,一定有。不管是上万人的企业还是几十人的小微,一定都有。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就有黑有白,何况是25万亿管理规模的超大级别行业,可想而知,“蝇营狗苟”一定少不了。但是有“蝇营狗苟”就能去否定一个集体,甚至一个行业吗?这种思维未免太缺乏客观认知的能力了。举个例子,一个班级有50个孩子,其中有5个孩子干了坏事,所以这个班级就很坏吗?当然不是了。

3 公募基金整体“黑不黑”?

还是先说结论,不黑,而且相对还挺白的。为什么?最简单的逻辑:一个涉及金额25万亿,涉及过亿老百姓资金利益,社会影响力飞速上升的行业,国家管不管?中国不是完全化市场经济,市场的上面永远有监管的大手。曾经很多人担心中国会不会发生曾在美国日本发生的房地产泡沫破裂,千万百姓一夜破产。不可能,原因就是我们的经济也罢、金融市场也罢、社会生活也罢,都是有国家用各种工具在监管的。试想一下,如果存在一个万亿级别的行业,昏暗不堪,肆意窃取老百姓真金白银,在中国可能吗?用常识,或者脚趾头想想。大多投资者很习惯将股票看作是一个客观存在的事务,涨跌都是市场行为的结果,但为什么到了基金就变了,就有那么多投资者不能用客观的眼光看待它呢?我觉得就是因为基金有明确的管理者,一切都在相对明面的平台上,所以投资者在利息受损时就有了可“谴责”的对象,从而也加剧了公募基金在社会生活中的参与度。我预计,在今明两年,会有越来越多的针对性的监管措施或者指导会出台。比如刚刚发生的各基金公司纷纷自购,背后一定是“窗口指导”。其实基金公司自购不是什么新鲜事,是基民太忙从,不去仔细的读基金季报年报(包括我以前也没有意识到读季报的重要性)。其实只要认真的花时间去看基金过去的季报年报,就很容易整理出基金公司到底把钱投在哪些赛道里。就比如赵蓓葛兰2020年自购这事,时隔一年今天突然就莫名其妙变成一件“不齿”的事,可人家的买卖都在季报里老老实实躺着,一年前是那份文件,今天还是那份文件,凭什么一年前昭告天下的事今天反而要拿出来鞭尸?回头想想如果两年前仔细看她们的季报,只要跟操就可以赚和她们一样的收益,拍不拍大腿?

4 “长期投资”是不是骗术?

继续先说结论,当然不是。但不是所有基金都适合长期投资。什么基金适合长期投资?分两种,一种是行业基金,比如etf比如赵蓓葛兰的医疗。行业基金要长期投资,必须建立在投资人自己对行业的判断基础上,而不是对基金经理的判断基础上。比如你看好新能源,要持有5年。逻辑是在看好行业这个基础上再去挑选基金经理,比如崔辰龙。而不是你先看好崔辰龙,然后再去选择他的新能源主题基金。第二种适合长期投资的基金是“质量派、价值派、均衡派”这三类主动基金,比如均衡派代言人谢治宇,你别想着他有多大的爆发力,他就是赚均衡配置各行各业的优质股票的超额收益,这种就是适合拿着当理财就完了。那什么基金不适合长期投资?首先对行业前景不看好就免谈长期投资,其次“赛道派、自上而下派、小规模小盘派”基金,都不适合长期投资,比如去年大火的交银杨金金,去年做了一年的小盘股,今年规模大了要转低估值了,起码目前来看这种基金不具备让投资人长期持有的理由。所以说,有些基金适合长期,有些基金不适合。而适不适合是基民自己要去做判断的。

5 基金公司要盈利的本质途径是什么?

结论简单明了,就是净值的提升。每每市场大跌,阴谋论的观点就会特别喧嚣。“基金公司为了规模不顾投资人死活”之声不绝于耳。我想说,为了规模用些不齿之术的行为,有,但不多。绝大多数基金还是充分履行了自己的职责,因为只有净值提升才是基金能够长红,基金公司能够长盈的唯一动力。我觉得对公募基金的怀疑论其实有点像西方的博彩业。一说博彩业我们好像特别自然的想到假球、操控比赛这些“蝇营狗苟”。因为逻辑很简单啊,作弊能带来丰厚回报啊。可是事实是博彩公司每年有大量资金在于打击假球,因为这个账很简单,只有维护博彩业的公信力才能让源源不断的资金涌入,公司才可以生存和长红。你看,站在短期的客户视角,和站在长期的企业视角,看出来的东西有时候是截然相反的。那怎么识别哪些基金公司是愿意努力提升品质换取公司的长久利益的呢?我没有找到捷径,只能慢慢自己体会。只能说大公司大品牌我认为会相对更“爱护羽毛”一些,小公司往往更容易做出些“蝇营狗苟”,当然也不绝对。说一个就是最近让我不爽的事,就是崔莹的离职。首先员工离职很正常,总不可能要求基金经理都必须在一个岗位干到退休,这是无理取闹。但是崔莹离职,肯定不是突发,肯定是有一段时间的交涉啊、挽留啊、交接啊等等。这段时间华安做了什么?什么也没做,这让我有点不爽,我认为起码应当在不稳定期间实施基金的限购,这才是对投资人的负责。相比之下,董承非的离职,兴全要做的比华安好很多,早早的公布消息,三个老将接班,降低仓位,限购等等。所以我觉得基金公司之间的差距就体现出来了。

最后总结,基金经理自己买卖自己的基金,甭管长线短线,只要依法公布在季报里,就是合规的。公募主动基金和世间万事一定有“蝇营狗苟”,但远不足以影响这个行业的本质,并且随着公募基金在社会中的参与度越来越高,国家的监管、指导也会随之而来。没有道理相信公募基金是一个“很黑”的投资途径,起码目前的这些负面言论所拿出来的观点和论据,大多是站不住脚的,基本都是在市场大跌之下的牢骚。我并没有在维护什么,如果说我看到了统计学证据,超过一定比例的公募基金都在损害基民利益,那我也会毫不犹豫的放弃这个投资渠道。为什么公募主动基金好像一夜之间变成千夫所指的对象?我的观点,导火索就是股市的大跌,让投资人的心态崩了。而股票的下跌,投资者不知道该骂谁只能骂骂传说中虚无缥缈的“主力”,但是基金有明确的公司、经理,骂一个具体的人当然解恨的多。

就说这么多,还是觉得投资路上要有独立思考的能力,千万别盲从看到的内容,别盲听一些所谓的“投资指导”的声音,当然,从市场情绪崩裂的那一刻,其实也就暴露了很多人的思维局限,比如那位骂骂咧咧清空所有持仓主动基金的大V。

雪球转发:0回复:0喜欢:0